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言情小说中的亲热片段,小东西你终于长大了

2020-11-10 21:34:25美文铺子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言情小说中的亲热片段,小东西你终于长大了
五年,他错爱了苏迎美五年!而且,未婚生子?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难道那个孩子,是他的骨肉?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造化弄人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言情小说中的亲热片段,小东西你终于长大了
 

五年,他错爱了苏迎美五年!

而且,未婚生子?

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那个孩子,是他的骨肉?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啊!

等萧天默回过神来的时候,苏佑希正站起身,准备往门外走去。

本来她就是被硬拉过来的。

刚才苏迎美不仅揭她伤疤,还让她滚蛋,她也懒得多管闲事了。

“佑希,你先别走!”

萧天默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怎么?你要跟她一起滚?”

苏迎美嗤笑道。

“让我滚?别到时候哭着喊着求我留下。”

萧天默冷笑一声。

苏迎美不屑道:“求你留下?别天真了!”

“等我参加了龙帅的解甲大典,整个云城的阔少都任我挑选,你一个没用的备胎,还入得了我的眼?”

开玩笑,那可是龙帅的解甲大典。

没看连陈家大少陈浩飞,都开始讨好她了吗?

萧天默这样的穷兵蛋子,能当她的舔狗,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万万没想到,萧天默突然转身,举着手中的木牌,对苏佑希单膝下跪,郑重道:“佑希,你愿意嫁给我吗?”

轰!

苏迎美和陈浩飞全都傻眼了。

上一刻还在苦苦哀求苏迎美嫁给他的人,竟然转而向小姨子求婚?

当初苏迎美只是个三流家族的x j,都心甘情愿当舔狗。

如今苏迎美拿到了龙帅邀请函,却不愿意继续跪舔了?

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脑回路怎么跟寻常人不一样?

苏佑希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天默满眼真挚,重复道:“苏佑希x j,请你嫁给我,好吗?”

“我萧天默对天起誓,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如果你愿意接过我手中的龙符,我便许你一世荣耀。”

苏迎美暴跳如雷:“萧天默,苏家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备胎。”

“现在你向苏佑希这只破鞋求婚,是故意打我的脸吗?”

“滚!否则别怪我真打你的脸!”

萧天默一声怒吼。

胆敢骂苏佑希是破鞋,找死!

“妈的!”

苏迎美气得牙痒痒,“本来我还对你有那么一丁点愧疚,现在我宣布,你我之间两不相欠!”

“等我参加完龙帅的解甲大典,立刻让人毙了你!”

苏佑希看着萧天默递过来的j ing美木牌,有些晃神。

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整天吵着要爸爸,又想起了n ain ai和大伯,正谋划着把她嫁给那个好色的王家大少…

“我愿意!”

苏佑希深吸一口气,突然伸手,接过了萧天默手中的木牌。

萧天默心中狂喜。

而苏迎美却疯了,捋起袖子就要上来揪苏佑希的头发,“说你是破鞋都抬举你了!”

“老娘不要的东西,你还当个宝,苏佑希,你真是贱到家了…”

啪!

萧天默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响亮地甩在苏迎美的脸上。

刚才他已经警示过苏迎美了,结果对方不知悔改,还敢骂苏佑希是破鞋,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苏迎美一脸的不可思议。

舔了自己五年的男人,竟然为了苏佑希这只破鞋,打她耳光?

萧天默冷冷扫了苏迎美一眼,开口道:“从现在开始,苏佑希就是我萧天默的女人。”

“犯她者,我必杀之。如不悔改,全家遭罪!”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从今往后,苏佑希,就是他的逆鳞。

苏迎美心脏猛地一颤。

这还是她心目中的舔狗萧天默吗?

“佑希,我们走。”

萧天默拉起苏佑希的手,柔声说道。

苏迎美突然冷笑:“苏佑希,别忘了我爸和n ain ai已经替你找好了婆家。”

“你要是真的跟这个男人走,n ain ai一定会把你们一家都赶出苏家产业。”

“到时候,你爸受得了你那刻薄的后妈吗?而且,没有了苏家,你拿什么养那个小野种?”

闻言,苏佑希浑身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知道苏迎美没有吓唬她。

尤其是苏迎美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在苏家风头正盛。

她的话,老太太一定会听。

看到苏佑希迟疑了,苏迎美立刻得意了起来,“苏佑希,看在昔日姐妹情分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个男人,你是不要呢,还是不要呢?”

“佑希,跟我走。”

“有我在,没人欺负得了你!”

萧天默霸气天默地说道。

苏佑希芳心一颤,鬼使神差地就跟着萧天默走出了包间。

苏迎美歇斯底里地怒吼道:“舔狗和破鞋,真是绝代双贱!”

“没关系,很快我就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跪下来求我饶命的!”

出了咖啡馆,苏佑希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

“萧天默,我知道你刚才向我求婚,只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

“我不是!”

萧天默连忙否认。

苏佑希摆摆手,“你用不着安慰我,我早就不是爱幻想的小姑娘了,现实什么样,还是分得清楚的。”

萧天默急了:“佑希,我真的不是那种为了颜面,就见异思迁的人。”

苏佑希沉默。

一个能守住五年承诺的男人,还真不能用见异思迁来形容。

“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我未婚先孕,带着一个四岁半的女儿…”

苏佑希突然开口道。

说到女儿,萧天默的神情有些激动,“佑希,你有女儿了,我太高兴了….呃,不,我的意思是,我一点都不介意。”

苏佑希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现在还没认清形势吗?”

“苏迎美可是拿到龙帅大典邀请函的人,她马上要带着苏家飞hu ang腾达了,而我不仅带着个拖油瓶,还是苏家最不待见的孙女。”

萧天默无所谓地笑道:“什么大典邀请函,我要是开口,想要多少都可以。”

“没想到苏迎美拿它当圣旨,狐假虎威。”

“再敢惹毛我,我让她和她父亲在大典上出糗。”

苏佑希白了他一眼,“以前听苏迎美说起,我都觉得你是个痴情的好男人。”

“现在才发现,你还怪会吹牛的。”

萧天默正色道:“佑希,我没骗你,你要是想去那个解甲大典,我带你进去。”

苏佑希觉得他是受了刺激,不想再听这些大话,干脆直接问道:“所以,你真的想做我女儿的爸爸?”

“当然!”

萧天默赶紧点头。

那是他的亲骨肉,能不想吗?

苏佑希眉毛一挑:“那你跟我去幼儿园接她放学吧!”

“刚才我说的愿意不算数,得过了她那关才行。”

 

“走,谁怕谁啊!”

萧天默自信满满地说道。

既然是自己的亲骨肉,他就不信这点默契都没有。

上车后。

苏佑希一边开车,一边叮嘱道:“从灵儿懂事起,我就跟她说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当兵,要完成一个很厉害的任务才能回来。”

“正好跟你的经历符合,一会儿见到她你就这么说吧。”

萧天默心里一暖。

尽管嘴上不承认,但苏佑希潜意识里其实已经认可了他。

随后苏佑希又给他说了一些苏灵儿平时的喜好,萧天默全程都听得很认真。

到了幼儿园门口后,苏佑希让萧天默先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接苏灵儿。

五分钟后。

一身淡hu ang色长裙的苏佑希,牵着一个同样穿着淡hu ang色裙子的小女孩,出现在萧天默的面前。

小女孩的头发微卷,肌肤胜雪,目若朗星,j ing致得像西方神话里的小天使。

一时间,萧天默僵在了原地。

这就是他的女儿!

他的骨肉!

看着眼前的母女俩,萧天默心里的愧疚顿时又加深了几分。

这五年,苏佑希一定受了很多委屈。

如果他那晚没有犯下错误。

又或者后来没有认错人。

拥有倾城之色的苏佑希,绝不会沦落到被苏家人欺负的地步。

俯仰天地间,他对得起天下苍生,守得住万里北境,却独独欠了这对母女。

一时间,萧天默心潮澎湃,眼眶都要湿润了。

而对面的苏灵儿,也是愣愣地看着萧天默。

似乎天生的血脉亲缘,在四面相对的瞬间,把他们父女俩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妈妈,他就是爸爸吗?”

苏灵儿抬起头,n ai声n ai气地问苏佑希。

苏佑希蹲下身子,把她抱进怀里,走到萧天默的跟前,道:“嗯,他就是我们灵儿的爸爸!”

“灵儿!”

萧天默心潮涌动,对着苏灵儿伸出了双臂。

谁知道原本还高兴着的苏灵儿,突然就警惕地抱紧了苏佑希的脖子。

“我们lao shi说外面的坏人可多了,怎么证明你就是我爸爸?”

呃…

萧天默哑然失笑,说好的与生俱来的默契呢?

“灵儿,他真的是你爸爸,刚从很远的地方回来…”

苏佑希赶紧替萧天默解围。

“可是他没有穿军装,也没有电视里的叔叔帅…”

小jia huo扁扁嘴,她想象中的爸爸,不是这样的。

呃…

萧天默满头黑线.

这要是被北境的将士们知道,他女儿说他还没有电视上的文艺兵帅,还不知道得笑成啥样呢。

“要不,我问你两个问题,你要是回答正确,我就相信你是我爸爸!”苏灵儿眨眨眼说道。

“好,你问吧!”

“灵儿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颜色?”

“hu ang色!”萧天默脱口而出。

抱着苏灵儿的苏佑希脸色一变。

刚才在车上,她明明告诉过萧天默,苏灵儿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不能因为她们母女俩今天都穿的hu ang色,就说是hu ang色啊。

亏他还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结果第一个问题就错了!

还说自己不是为了颜面逢场作戏!

骗子!

大骗子!

看到苏佑希的脸色,萧天默心里咯噔一下.

只是不等他挽回,苏灵儿又n ai声n ai气地问道:“那灵儿最喜欢吃的蛋糕是什么蛋糕?”

“草莓蛋糕?”

萧天默想了一下才说道。

这下苏佑希的脸直接就垮了。

刚才在车上,她明明强调过,苏灵儿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喜欢吃抹茶味的蛋糕。

萧天默怎么搞的,尽跟她唱反调。

“那个…灵儿,要不你再给爸爸一次机会?”

萧天默眨眨眼睛,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那…好吧,超级飞侠里灵儿最喜欢的是谁?”苏灵儿又问道。

呃…

萧天默傻眼了。

这题,连苏佑希也没教过他啊!

而且,超级飞侠是什么鬼,他听都没听过,还要说出小jia huo喜欢谁,更是不可能了。

这可是苏灵儿给他最后的机会,难道真的要完蛋了?

“超级飞侠是一部好莱坞大片?”

萧天默向苏佑希求救道。

“萧天默,你…”

苏佑希真的要爆炸了。

要说萧天默不知道超级飞侠里的角色也就算了,竟然问一个四岁的小朋友看的是不是好莱坞大片…

她都怀疑这jia huo是不是故意的了!

只是还没等她抒发心中的不满,苏灵儿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爸爸,你怎么那么笨呀!超级飞侠是灵儿最喜欢的动画片了。”

呃…

第一次见面,就被四岁的女儿嘲笑,这真是九州战神,人生最大滑铁卢…

不对…等等!

刚才苏灵儿叫他什么?

“爸爸,你真的是爸爸,灵儿要抱抱!”

苏灵儿突然放开苏佑希的脖子,探着上身,对萧天默伸出白嫩的小手臂。

萧天默来不及思考,赶紧把她抱进了怀里。

双手刚触碰到小jia huo柔软馨香的身体,萧天默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这一刻,什么北境之王,以及九洲战神的名头,都比不上怀中女孩儿的一根汗毛。

从今以后,他也有了一份,永远都割舍不掉的,血脉亲情!

看到萧天默跟苏灵儿一副父女情深的模样,苏佑希傻眼了。

“灵儿,你问的问题他都没答对,怎么就认定他就是你爸爸呢?”

苏佑希实在是太诧异了。

苏灵儿趴在萧天默宽阔的肩膀上,特别认真地说道:“我看到爸爸喜欢眨眼间,灵儿也喜欢…他就是灵儿的爸爸…”

这下,轮到苏佑希满脸黑线了。

敢情这萧天默随便眨了几下眼睛就被认可了,那还问这些问题干什么?

害她白白紧张了半天!

不过,才四岁的小朋友,注意力确实容易被某个点吸引。

萧天默抱着苏灵儿,得意地看了苏佑希一眼。

只有他心里最清楚,让苏灵儿觉得亲切的,绝对不止是眨几下眼睛那么简单。

仔细观察,苏灵儿的眉眼,跟他极其地相似。

这就是基因的强大,只是苏佑希完全没往那方面想罢了。

苏佑希瞪了萧天默一眼,心想这回算是侥幸过关,有什么好得意的!

待会儿找个时机必须提醒一下,以后她说什么都得认真记着。

整个临场发挥,害她紧张也就算了,要是露馅了,那灵儿该多伤心!

同一时间。

得月楼,某包间内。

王家大少,王文远做东,宴请苏家老太太和老大苏国威。

这两位,是如今苏家最有话语权的人。

“n ain ai,大伯,谢谢你们同意把佑希嫁给我。”

王文远眯着绿豆般的小眼睛,很是亲热地说道。

“文远客气了!是我们要感谢你,不嫌弃佑希的过去才对。”

苏老太笑得脸上的褶子都深了几分。

“那佑希什么时候到?”

一想到苏佑希曼妙的身材,王文远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放心吧,今早我已经跟她说过了,这个点她应该在接灵儿放学,再等一会儿就到了。”

苏老太笑道。

王文远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对苏国威说道:“大伯,我听说你们家迎美,拿到龙帅解甲大典的邀请函了?”

“没错!到时候我会跟迎美一起去参加大典,一睹龙帅的风采。”

说话间,苏国威立刻多了几分傲然之色。

“其实,我们王家托关系,也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

“到时候,不仅是你们苏家跃上一个台阶,我们王家,怕是要跻身一线家族了。”

王文远得意地说道。

“什么?你们王家也拿到了邀请函?”

苏老太和苏国威同时惊呼一声。

王文远点点头。

“我的好孙女婿!佑希能嫁到你们王家,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老太满眼的激动之色。

仿佛已经看到苏家和王家,携手共创辉煌的景象了。

王文远大笑:“n ain ai,咱们王家和苏家,未来可期啊!”

苏国威刚想开口,畅聊一下王苏两家的未来,包间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气急败坏的苏迎美闯了进来。

“n ain ai,爸,苏佑希那个贱货,简直气死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

苏老太和苏国威心里同时一惊。

“苏佑希跟萧天默那个舔狗好上了!”

“两个人当着我的面,手拉手去民政局领证了!”

苏迎美添油加醋道。

“什么!”

苏老太顿时血气上涌,差点没晕过去。

“这个孽障,明知道我跟妈给她定好了婚事,竟敢自作主张,跟萧天默那个穷鬼好上了!”

苏国威气得直拍桌子。

而王文远,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苏老太生怕他动怒,赶紧说道:“王少,你别急,我现在就给那个孽障打电话,我就不信她真敢反了这个天!”

说着苏老太就掏出手机,要给苏佑希打电话。

就在这时,包间门再次被推开。

苏佑希带着萧天默和苏灵儿走了进来。

“苏佑希,你还有脸把这个男人带到n ain ai面前来?”

苏迎美立刻叫嚣了起来。

苏佑希没搭理她,直接对苏老太和苏国威宣布道:“n ain ai,大伯,我来跟你们说一声。”

“从现在开始,萧天默就是我女儿的爸爸,我苏佑希,不会再嫁给任何人。”

这话在王文远听来,简直就是啪啪打他的脸。

“苏佑希,我给你一次悔过的机会,立刻让这个野男人滚蛋,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王文远站起身,满眼Y鸷地说道。

萧天默冷笑:“不客气?你想怎么不客气?”

“我手机里有很j ing彩的小视频,只要苏佑希敢跟别的男人扯上关系,我就立刻把它发到网上,让整个云城的人都知道她有多骚浪贱!”

王文远yin笑道。

“小视频?王文远,你太不要脸了,我从来都没跟你单独见过面,你竟然找人伪造恶心的视频!”

“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一个会用下三滥手段的人,绝对不能成为我女儿的爸爸!”

苏佑希捏着粉拳,愤怒地说道。

“呵,说到你女儿,那我更有把握了!”

“苏佑希,我现在明确告诉你,今晚你要是不上我的床,明天一早你女儿,以及她幼儿园的同学,家长,lao shi全都会看到这个视频!”

“他们可看不出来视频的真假,而且还会相互传阅,到时候,不仅是你,你女儿也会在幼儿园受到歧视,我看你怎么面对!”

王文远得意地看着苏佑希。

在他眼里,苏佑希就跟到手的猎物差不多了。

“你…”

苏佑希气得满脸涨红,说不出话来。

如果王文远只是针对她,她还可以咬牙扛着,但一旦牵扯到苏灵儿,她是一点险也不敢冒。

就在王文远准备趁机把苏佑希拉过来的时候,一个凛冽的声音响起。

“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删除视频,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此刻的萧天默,浑身笼罩着一层冰冷的杀机。

王文远刚伸出的手一顿, “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抢老子的女人?”

“我管你是谁?你敢动佑希一根汗毛,我就要了你的命!”

萧天默冷冷说道。

“要我的命?我倒要看看,是谁要谁的命!”

王文远撸起袖子就要揍萧天默。

只是话音还没落,嘭地一声,他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砸在靠墙的沙发上。

沙发顿时发出擦卡擦卡的声响。

粗壮的木龙骨竟然齐刷刷被折断了。

轰!

整个沙发坍塌了!

王文远口吐血沫,躺在一片废墟之中。

而萧天默,却轻松得如同踢了个空易拉罐般,淡然道:“十秒到了。”

“你…你竟敢…”

王文远强撑着坐起身,想放两句狠话,但他哆嗦得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

“别脏了佑希的眼,滚!”

萧天默冷喝道。

看到萧天默眼睛里,那利剑般的寒芒,王文远心神俱颤,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挣扎着爬起来,就要往门口逃蹿。

“等等!”

萧天默突然爆喝一声。

王文远吓得浑身一抖,双腿打颤。

“不是你…你让我滚的吗?”

“手机。”萧天默走到他面前,伸出手说道。

王文远哪敢违逆,赶紧把自己的手机交了出来。

萧天默就这么看着王文远,高高举起手机,单手发力。

下一刻,这只号称军工材料打造,防水防弹的手机,直接被他捏成了粉末!

王文远冷汗直流,感觉自己快吓niao了。

“滚!”

萧天默的手一扬,粉末顿时溅了王文远一脸。

王文远连擦都没敢擦一下,跌跌撞撞地逃了出去。

“你…你,你,苏佑希,你找的好男人,竟然敢对王家大少动手!”

反应过来的苏国威,恨不得把苏佑希给掐死。

“n ain ai,要是王少一怒之下,把这笔账记到我们苏家的头上,公司就全完了!”

苏迎美在一旁煽风点火。

苏老太对着苏佑希咬牙切齿道:“既然你不顾苏家的死活,执意要跟这个穷鬼在一起,那我就收回别墅,让你们一家睡桥洞去!”

话音刚落,苏老太就掏出手机给老三,也就是苏佑希的亲爹苏国林打电话。

“n ain ai…”

苏佑希有点慌了。

明明是王文远无耻在先。

她没想到老太太为了家族利益,真的可以这么绝情。

“先带灵儿去吃饭吧,天塌下来,都有我给你们娘儿俩顶着。”

萧天默抱着苏灵儿,拉起苏佑希的手,走出了包间。

苏佑希没有拒绝。

倒不是因为她相信萧天默可以搞定王文远,而是考虑到苏灵儿在场。她不想让女儿这么小,就看到人忄生丑恶的一面。

不过,一家三口刚坐下吃饭,苏佑希就接到了后妈刘蓓的电话。

“苏佑希,你这个赔钱货,苏国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全都是你害的!”

苏佑希心里一惊,“我爸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刘蓓气急败坏道:“你还有脸问怎么了?你跟萧天默那个穷兵蛋子好上了,得罪了王家大少。”

“老太太打电话来,要跟我们一家断绝关系,把我们赶出苏家别墅。”

轰!

苏佑希顿时俏脸一白,灵魂都被抽走了一般。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造成了这一连串的后果。

“快走,我爸心脏病复发了,马上到同济医院!”

苏佑希抱起苏灵儿就往门口走去。

“钥匙给我,我来开车!”

萧天默赶紧说道。

路上,他给朱雀打了个电话,直接吩咐道:“把我的羊皮卷送到同济医院。”

心脏病听上去很常见,但复发起来,如果得不到有效治疗,病人会十分凶险。

为了以防万一,萧天默准备在必要的时候,亲自出手。

没错,除了擅长排兵布阵,决胜千里之外,他的医术,也冠绝天下。

羊皮卷内,不仅有二十四根银针,还暗藏针法图鉴。

针法名为天龙二十四时。

是萧天默深入北境荒漠,机缘所得。

二十四时,代表着一个周天的轮回。

意寓此针法,拥有能让人起死回生之功效。

凭着这套针法,他在北境救人无数。

不管是军中将士,还是荒漠牧民,无数疑难杂症被他攻克。

像心脏病这样的常疾,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老大,离开北境之时,您不是说封针了吗?”

电话那头的朱雀眼神一亮。

不知道哪位重要人物,竟然能让他们的龙帅破例。

“yue父大人心脏病复发了。”

萧天默说道,接着吩咐一声,“两天后的解甲大典上,安排苏迎美和苏国威父女俩当服务员!”

“是,老大!”

朱雀答应一声。

萧天默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后座上的苏灵儿n ai声n ai气地问道:“爸爸,yue父大人是谁呀?”

萧天默耐心解释道:“爸爸的yue父大人,就是我们灵儿的外公。”

“外公心脏病复发了,爸爸要想办法救他呀。”

“哇,爸爸好厉害,可以自己救外公!”

小jia huo拍着小手夸赞道。

旁边的苏佑希深深地叹了口气,眼神里尽是失望的神色。

这个萧天默,模样周正,身手也不错,可怎么这么爱吹牛呢。

且不说他会不会医术,恐怕他连龙帅解甲大典的入场资格都没有。

还安排苏迎美和苏国威当服务员?

哪来的底气?

怎么不上天呢!

十几分钟后,一家三口来到同济医院。

院长办公室门口的一幕,让苏佑希大吃一惊。

后妈刘蓓正低声下气哀求着王文远。

苏国威和苏老太站在一旁讪讪地看着。

苏迎美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萧天默皱了皱眉头:“王文远怎么在这里?”

苏佑希走到刘蓓旁边,“阿姨,你求他做什么?”

刘蓓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把她拽到了王文远的面前。

“这家医院是文远叔叔开的,你爸现在的情况,已经来不及转院了。”

“你赶紧求文远,让他安排专家,立刻给你爸动手术!”

“王文远,是不是你故意从中作梗,不让医生给我爸动手术?”

苏佑希有些狐疑地问道。

王文远摸了摸头上刚包扎好的纱布,冷笑一声,“不怕告诉你,我叔叔就是心脏病学方面的权威。”

“但现在不是他上班时间,凭什么给你爸做手术?天大的事,也等到明天再说!”

苏佑希:“难道就没有其他值班医生了?”

“不好意思,就算有,他们也不敢给你爸这种危重患者做手术。”

王文远冷笑道。

刚才被萧天默打伤,他就直接来了医院,不一会儿苏迎美就打电话告诉他,苏佑希把苏国林气得心脏病复发。

接着苏国林就被送到了这里。

他是院长的亲侄子,医院的医生全都认识他。

这个时候,他自然要抓住机会,好好拿捏苏佑希一番。

苏佑希心急如焚,想救父亲,只得放下尊严,哀求王文远道:“王文远,人命关天,你我有什么恩怨都先放到一边。”

“求你给院长打电话,救救我爸吧!”

王文远得意道:“现在知道求我了,早干嘛去了?”

“让你不管不顾的男人不也来了吗?他那么牛*,让他帮你啊!”

刘蓓这才知道,跟苏佑希一起赶来的人是萧天默。

她立刻咆哮道:“苏佑希,不把你爸害死,你不罢休是不是?竟然把这个穷鬼带来了!”

“你是眼瞎还是心瞎,竟然看上他?你知不知道,他不仅没钱,还当了苏迎美五年的舔狗!”

“萧天默,你趁早滚单,我和苏佑希他爸,绝对不会让你进家门!”

“文远,你放心,我们只认你这个女婿。今天的事是佑希一时糊涂,等他爸醒了之后,我一定好好收拾她。”

听到这话,王文远心里稍微畅快了些:“行吧,看在阿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把我叔叔请来。”

“但今晚,苏佑希必须跟我走。”

“你…”

苏佑希又惊又怒。

没想到王文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一旁的苏迎美突然嗤笑道:“苏佑希,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装什么贞洁少女?”

“五年前你可以跟一个野男人上床,今天就不能为了救你爸,牺牲一点点吗?”

苏迎美的话,像侵染着剧毒的刀子,狠狠地扎在苏佑希的心上。

啪!

萧天默伸手,甩了苏迎美一个重重的耳光。

苏迎美嘴里一甜,吐出一大口血沫。

“我说过,苏佑希是我萧天默的女人,谁都不可欺!”

“白天你没记住,现在我再强调一遍。”

啪!

又是一个重重的耳光。

这次落在王文远的大饼脸上。

“还有你,敢辱我萧天默的女人,该死!”

萧天默的话,如惊雷一般,轰隆作响。

刘蓓顿时两眼一黑,差点没气晕过去。

混账东西,她求了人家半天,好不容易要松口了,这个混蛋竟然甩了人家一个大嘴巴子。

这下真的要完蛋了!

苏国林要是死了,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旁边的苏老太,恨不得拿拐杖戳死萧天默。

苏佑希也是心神俱颤,连退数步。

她痛心疾首地看着萧天默。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狂躁症?

王文远是很过分,所以先前在饭店,萧天默打伤了王文远,她都没说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

事关她父亲的死活啊!

这一刻,苏佑希失望!

后悔!

后悔先前在咖啡馆,她为什么要接过那块木牌。

“萧天默…为什么一言不合你就要动手?”

苏佑希颤声问道。

萧天默郑重道:“我说过,我萧天默的女人,谁都不可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