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网络十大都市情感小说;雄霸天下萧天默又名:雄爸天下 TXT

2020-11-10 21:24:09美文铺子
网络十大都市情感小说;雄霸天下萧天默又名:雄爸天下 TXT
昏暗的光线,燥热的空气。汗一滴又一滴,落到身下女人泛着潮红的脖颈上。“不…不要…”羞愤,而又
网络十大都市情感小说;雄霸天下萧天默又名:雄爸天下 TXT
 

昏暗的光线,燥热的空气。

汗一滴又一滴,落到身下女人泛着潮红的脖颈上。

“不…不要…”

羞愤,而又带着几分悸动的呼叫声破空而来。

呼!

萧天默猛地睁开眼睛。

看到空姐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这才彻底清醒。

刚才,他竟是又做了那个旖旎的梦。

确切地说,这不是梦,而是一段真实的记忆。

五年前,萧天默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的时候,遭人暗算,喝下了让他浴火焚身的药。

为了不祸害无辜女子,他凭着最后一股信念,远离人群,最终晕倒在一栋别墅后院的灌木丛里。

也许是造化弄人,原本撑过当夜就会没事的他,却被别墅内的女子发现,将他救了回去。

一楼客房内,被意外唤醒的萧天默失去了理智,当场扑倒女子,与之强行发生了关系。

事后萧天默惊觉敌人还没有解决,担心自己的停留会给女子全家带来祸端,什么都没说就火速离开了。

任务完成后,又恰逢北境战事告急,外族百万大军压境。

萧天默连夜奔赴战场,披肝沥胆守国门。

悲风沙扬,天地萧瑟。

茹毛饮血的生活,萧天默没皱一下眉头。

可记忆里,床单上的落红点点,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

咽不下,也忘不了。

考虑到龙军不可一日无首,他派一名副官找到别墅内的女子,许下承诺。

待他功成名就,便回来给女子一世荣耀。

跟这句话一起带给女子的,还有一张银行卡。

这张卡,是他当时的全部。

虽比不上他如今所拥有的万分之一,但源源不断的军中俸禄,也足够女子在一个三线小城,过上富足的生活。

女子收下银行卡后,不仅表示会等他凯旋归来,还回赠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女子,虽称不上倾城之色,但也娇俏可人。

五年间,萧天默对着这张照片,无数次幻想着回到云城,与女子过着平淡而又温馨的生活。

所以,在横扫北境八国,签下和平盟约之后,他毅然选择了解甲归田,退隐俗世。

除了想报答养父母,更是为了向女子求婚,兑现当年的承诺…

云城,国际机场。

“快!”

“快,快列队!”

一个盘着发髻的戎装美女,带着几十名男子,神色紧张地冲向出口通道。

这群人着装并不统一,有西装革履,也有制服短靴。

但每一位,竟然都是跺一跺脚,云城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周围的乘客急忙让开,不知道是什么人物,竟然有如此阵仗。

下一刻,剑眉星目的萧天默走了出来。

“老大,上峰为您安排的解甲大典,定在两天之后举行。”

“按照约定,大典之日,您所有的权势和财富都将被解封,另上峰亲赐南陵,陇东,以及中州三省,由您统帅。”

戎装美女上前,双手呈上一份文件,“这是三省封地资料,请您过目。”

萧天默扫了一眼,开口道:“给我未婚妻苏迎美的大典邀请函送到了吗?”

“昨天就安排人送到了叟子手中。”

戎装美女恭敬说道。

萧天默点点头:“两天后,我要让她知道,她的男人,不是大家眼中的普通士兵,而是权倾天下、富可敌国的九州第一战神!”

“老大,我查到叟子现在正在一家咖啡馆,跟一个富二代相亲。”

戎装美女有些忐忑地汇报道。

刚才还意气奋发的萧天默,在听到手下朱雀的话后,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什么?相亲?是不是有人*她?立刻送我去那家咖啡馆!”

“车就在门口。”

朱雀飞快地扫了一眼身后的两支队伍,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那我让他们回去,晚上的欢迎仪式取消?”

“跟了我三年,还没了解我的行事风格吗?”

萧天默皱眉,丢下这句话,直接坐上了门口的吉普车。

朱雀连忙对那几十名男子摆手道:“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早跟你们说过,老大不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仪式。”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为首的中年男子,对朱雀满是歉意地说道。

半个小时后。

咖啡馆,某包间内。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苏迎美,和对面座位上的青年男子相谈甚欢。

男子名叫陈浩飞,是云城一个二流家族的继承人。

其实在这之前,苏迎美就在很多场合向他示过好。

但一想到苏迎美只不过出身于一个吊车尾的三流家族,陈浩飞就提不起兴致。

不过昨天,却发生了一件让他彻底改观的大事。

一名肩扛两杠四星的大校,突然出现在苏家,给苏迎美呈上两张邀请函。

竟然是北境之王,九州第一战神,龙帅的解甲大典邀请函!

薄薄的两张邀请函,却犹如一块巨石,在苏家,乃至整个云城,激起千层巨浪。

苏老太老泪纵横,连呼“龙帅权势滔天,万民敬仰,能得他宠幸,天佑我苏家啊!”

一时间,苏家成了人人都想巴结的新贵。

此刻的陈浩飞,正对苏迎美极尽讨好。

而苏迎美,显然也很享受这种被追捧的感觉。

唯有坐在她身边的堂妹苏佑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苏佑希,关于龙帅解甲大典,你也说两句呗?”

苏迎美挑挑眉,说道。

“我没什么想法。”

苏佑希摇摇头。

自己的堂姐收到萧帅的邀请函,说不羡慕是假的。

像龙帅那样的人上人,就算是忄生子孤傲的苏佑希,心中也倾慕不已。

可想想自己的情况…

龙帅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星辰。

苏迎美刚想开口,包间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风尘仆仆的萧天默闯了进来。

 

静了一瞬!

萧天默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苏迎美。

“迎美,我是天默,为了兑现当年的承诺,我回来娶你了!”

带着三分愧疚,和七分责任,萧天默拉住苏迎美的手,有些激动地说道。

“是你?”

苏迎美这才反应过来,脸色顿时一变,“我正忙着呢,你先出去,有什么话晚点再说。”

“我知道你在跟这个男的相亲!是不是苏家人*你的,你告诉我,我立刻替你撑腰!”

萧天默扫了一眼对面的陈浩飞,很是霸气地说道。

“小子,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陈浩飞面前耀武扬威?”

感受到萧天默的轻视,陈浩飞立刻不乐意了。

“什么叫苏家人*她的?明明是我跟迎美惺惺相惜。”

“啊,我想起来了,你叫萧天默,是那个跪舔迎美五年的穷兵蛋子!”

“穷兵蛋子?”

萧天默剑眉微蹙。

陈浩飞冷哼一声:“不是吗?你以为把工资卡交给迎美,迎美就会死心塌地等你回来?”

“不是我打击你,就你那点军饷,连给迎美办个体面的生日会都不够,还妄想娶到她?做梦!”

萧天默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把银行卡交给苏迎美的事,外人是怎么知道的?

“迎美,他说没人*你来相亲,你们俩惺惺相惜,是真的吗?”

萧天默把目光转向了苏迎美。

苏迎美见避不过去了,索忄生目光一冷,开口道:“是!没人*我,是我主动来见陈少的。”

萧天默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他摘下脖子上一个木制的吊坠,单膝跪地,满眼真挚地说道:“迎美,我知道这五年你受尽了委屈,无论你有什么想法,我都可以理解。”

“为了守护国门,身不能至,现在我回来了,嫁给我好吗,让我弥补你失去的一切!”

“噗嗤!”

苏迎美还没发话,对面的陈浩飞直接笑喷了。

“萧天默,你穷疯了吗?”

“拿一块破木牌,就想娶到迎美?你这是想去苏家吃软饭,当上门女婿呢?”

“破木牌?这是龙符,它比你们陈家所有人的命都要金贵!”

萧天默目光一凛,冷冷扫了一眼陈浩飞。

这枚龙符,可是调动北境百万龙军的唯一信物。

它的价值,岂止是一座城池?

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国之重器。

用它来求婚,还不够分量?

“哈哈哈,迎美,你说你就算找备胎,也挑个脑筋正常点的吧?什么年代了,还龙符,古装片看多了吧?真当你是花季少女,一骗就上钩呢!”

陈浩飞又是一通爆笑。

苏迎美顿时觉得丢人丢到家了,很是恼怒地说道:“萧天默,陈少说得没错,我就是拿你当备胎!”

“当初你让人转达对我的倾慕之情,还说等你功成名就,会回来给我一世荣耀。”

“可这五年间,每个月打到卡上的工资,才两万多块,连给我买个包都不够,你凭一张嘴,给我一世荣耀?”

“看看你身上廉价的迷彩服,还有这只破木牌,连个求婚的钻戒都买不起,什么功成名就,都是骗人的鬼话!”

“迎美,你…”

萧天默心里猛地一沉。

旁人说什么他都不在意,但是自己认定,并且愧疚了五年的女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你什么你!说吧,你在军中到了什么位置?没有少校级别,或者千万退伍费,就别开口了!”

苏迎美直接就打断了萧天默的话。

萧天默无言以对。

虽然在他眼里,少校算不得什么,千万更是九牛一毛。

但如此势利的苏迎美,与他心目中的女孩,相去甚远。

“怎么?开不了口了?哼,要是两天前,你跑过来跟我求婚,也许我还会感动一下。”

“但如今,我可是拿到龙帅邀请函的人。”

“苏家就要因为我一飞冲天了。”

“你一个穷兵蛋子,光凭五年前的空头支票,就想娶我,被外面的人知道了,岂不是笑掉大牙!”

萧天默更是无语。

怎么着,以为拿到龙帅邀请函,就能攀高枝了?

可他就是那个最高的高枝啊!

不过,想到是自己当年有错在先,萧天默就准备告诉苏迎美,自己就是那位龙帅。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苏佑希看不下去了。

“迎美姐,虽然我不知道萧天默为什么会喜欢你。”

“但他念了你五年,把在部队的工资都给了你,一回来就向你求婚,这样的男人,就算没有很多钱,至少诚意满满。”

“要不你先接过他手里的木牌,至于嫁不嫁,可以慢慢考虑。”

萧天默这才注意到苏佑希的存在,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只化着淡妆,但苏佑希天生丽质,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胜过苏迎美太多。

苏佑希开口,是不想付出五年真心的萧天默,当着其他男人的面被秒得渣都不剩。

不过没想到的是,苏迎美花了萧天默五年的钱,这点面子都不给,

当场就翻脸了。

苏迎美硬拉着苏佑希一起来见陈浩飞,就是因为之前陈浩飞看不上她,反而垂涎苏佑希的美色。

但今时不同往日,她可是能参加龙帅大典的人,陈浩飞自然把心思全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刚好借此机会,准备狠狠踩苏佑希一脚。

“苏佑希,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要求那么低啊?”

“未婚生子不说,连女儿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五年前那个冬天的夜晚,你到底跟哪个野男人睡了?第二天你爸就上门求我们一家,非得跟我们换别墅住,我爸一时心软就答应了…”

“早知道你现在吃里扒外,当初就不应该…”

苏迎美还在喋喋不休,萧天默大脑一阵轰鸣。

五年前那晚的女孩,不是苏迎美!

而是面前这个替他打抱不平,名叫苏佑希的大美女?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