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病君的小邪后正版;明若邪司空疾全文大结局,王爷别乱来

2020-11-09 23:54:15美文铺子
病君的小邪后正版;明若邪司空疾全文大结局,王爷别乱来
“本王确实准备去权贵世家府里选一等丫鬟的。”司空疾一看她便只能看到她那双明亮光彩的眼睛,宝石一般。&ldq
病君的小邪后正版;明若邪司空疾全文大结局,王爷别乱来
 

“本王确实准备去权贵世家府里选一等丫鬟的。”

司空疾一看她便只能看到她那双明亮光彩的眼睛,宝石一般。

“不过,皇后有意羞辱,命人换了本王的车夫,把本王带到了沉仙岭。这是最后一天,回城再挑他人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你就在死人堆里翻了起来?”

明若邪也是服了。

这缙王也当真是不按常理出牌,还挺能随遇而……择妃。

“本王这不是选中了吗?”司空疾看着她。“只是本王倒是相当好奇,哪家府上能教出你这样的丫鬟来?”

明若邪眸光微闪。

看来,他是真认定她是哪一家府上的罪婢了。

那个死人堆应该大部分是哪个府上打杀了的下人吧。

缙王也不会想到,她竟然是静阳侯府三x j。不过,她这个三x j从不曾在侯府长大,现在出了事,能不能回到侯府还很难说。

但她也得进皇城,治好自己的伤,解了毒,再去查探清楚侯府的事情。

她向来有仇必报。

“若是世家府上x j……”明若邪试探着问道。

“本王娶不了。”司空疾直接说道。

“喔。”

看来,此时暴露身份不妥。

明若邪相信,只要她此刻一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便会被司空疾丢弃。

“你原是哪个府上的?”司空疾又问道。

“静阳侯府。”

明若邪十分淡定。

她这可不算是说谎了。“没有卖-身契。”

嗯,这么说更明显了吧?

但是司空疾怎么都不会想到堂堂一位侯府x j会被伤成这样丢弃在那乱葬岗,所以根本就没有多想。

“府里打杀了的奴婢家仆们,卖-身契一般也会烧了,所以你在乱葬岗里死而重生倒是塞翁失马,至少你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不再是谁的丫鬟了。”

又因为暂时没有身份,也非平民。

所以倒是符合了皇上给他定下的那个苛刻的选妃条件。

“王爷,崔公公在城门那里候着,这老jia huo是不是一遇事又把您丢下了?”星坠的声音自外面传来。

“又……”

明若邪看着司空疾,嘴角勾起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意来。

看来缙王被丢下的经验不少。

“王爷,您真的决定了吗?这一进了城便无法更改了。”陶大夫颇为担心地看了明若邪一眼。

“嗯。”司空疾也看向了明若邪,“就她了,也算缘分。”

陶大夫颤抖着,鼓起勇气对明若邪道:“姑娘可容老朽再诊一次脉?”

还是得再次诊诊脉,这马上就要进宫面见皇上了,万一当真死在金銮殿上,他们王爷依然会被赐婚,那可就得抬着一死人进王府了,大喜之日受辱娶一死人王妃,这可太侮辱了。

“好啊。”明若邪大大方方地把手伸到了陶大夫面前。

熠熠双眸清亮无比。

陶大夫手颤抖着,心慌地搭向了她的脉。

司空疾也看着。

这脉象虚到几乎摸不到了!

分明还是重伤难治,毒侵脏腑,药石无医的脉象!

陶大夫再次扑通一下摔坐了下去。

这姑娘邪门得很啊!

“陶大夫,如何?”明若邪上身朝着陶大夫微倾过去,凑到他面前,笑吟吟地问道。

“老朽出外头坐着!”

陶大夫骇得脸色青白,连滚带爬,猛地钻出了车厢,坐到了星坠身边,一颗心差点儿就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不行不行,这姑娘太邪门了。

“你吓到了陶大夫。”司空疾微睨着明若邪。

他是真的好奇了,她的脉象到底如何,竟然会令陶大夫吓得落荒而逃,看来也不管他带她进宫时会怎么样了。

明若邪双手一摊,“我如此温柔婉约,你家大夫胆子太小了。”

呵呵。

静阳侯府里,哪个主子纵出来这样的丫鬟?

“你被侯府打杀丢到乱葬岗里,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怎么可能?世人要打我杀我,必然只是因为嫉妒我。”

“如此牙尖嘴利,主子们都不会喜欢。”司空疾嘴角微一抽。

不过一个丫鬟,谁会嫉妒她?

“如果我当上了缙王妃,也是你缙王府里半个主子了吧?”明若邪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

司空疾淡淡瞥过来一眼,就像当她说了个笑话。

丫的,这个眼神伤人。

外面突然就传来了崔公公带着哭腔的叫声,声音尖细。

“哎哟缙王诶,幸好您没事!奴才可吓死了,这小心肝怦怦地跳到现在都没停歇。”

星坠哼了一声,“崔公公,要是你心肝停了跳动,那就死翘翘了。”

“咱家不与你计较。”崔公公哼了一声,瞄了一眼马车里,“缙王,咱们得赶紧进宫了吧?误了时辰,咱家只怕皇上要责备。”

“嗯。崔公公带路吧,咳咳。”

司空疾又咳了两声,这句话都说得像是要喘不过气一样。

“那个,王爷您选的王妃,也、也在马车里?”崔公公想到了明若邪那模样,小心肝又怦怦地跳着,手都是软的。

他都不敢掀开车帘去看。

“刷”地一声,明若邪自己猛地掀开了车帘。

“公公找我?”

一脸已经干涸暗红血污的小脸倏地又映入眼帘,那双眼睛又黑亮无比。

“啊娘诶!”

崔公公又是一声尖叫,往后退了好几步。

司空疾抓住了明若邪的手腕,将她拉回来,放下车帘。

“莫闹。”

“缙、缙王,咱、咱们快入宫去.

崔公公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赶紧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逃也似地朝着皇宫而去。

“星坠,经过云裳坊的时候去弄两套衣裳来,再打盆水。”司空疾看了明若一眼,松开了手。

“是。”

马蹄声疾了起来,驶进了皇城。

过了一会,星坠让陶大夫驾了马车,自己跃了下去,片刻背了一只包袱过来,手里也端了一盆清水。

他把东西放到马车里,又看了明若邪一眼。

这样子,换了衣服洗了脸,只怕也成不了凤凰。

他们王爷当真是太委屈了。

“哼!”

星坠哼了一声,转身出去。“驾!”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