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名;王爷扣腰撞入体内,王爷不要啊

2020-11-09 23:53:09美文铺子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名;王爷扣腰撞入体内,王爷不要啊
第7章 你早该死了啊陶大夫是真不想明若邪死去。既然王爷现在已经选了她为妃,那她当然得好好地活着。他想把明若邪救回来,但是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名;王爷扣腰撞入体内,王爷不要啊
 

陶大夫是真不想明若邪死去。既然王爷现在已经选了她为妃,那她当然得好好地活着。

他想把明若邪救回来,但是这越诊,越是心凉。

司空疾看着他额角渗出了细密汗珠,心也是一沉。

“如何?”他沉声问道。

这女人受这么重的伤,被抛在那死人堆里不知道多久了都没有死,那样的惊马在即将坠崖之前还能拉回来,明明已经虚软无力,在他说要灭口晕倒之后却还把他搬上马车往皇城送。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陶大夫颤抖着声音,手也颤抖着,但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王爷,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她身上的毒已经发作,药石无医……

照他的诊断,本来就该死绝的了。

司空疾怔怔然看着毫无生气的明若邪。

她之前明明还跟他说,她不想当守寡……

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死了?

“所以,她活不过来了吗?”

司空疾又看向明若邪。

至今他还看不出她到底是何模样。

陶大夫重重叹了口气。

依他的诊断,这姑娘的确是活不过来了,伤得太重,中毒太深,紫极丹服用得太迟,根本救不过来。

“王爷恕罪,老朽无能,这姑娘气若游丝,只怕连再睁开眼睛说一句话都不成了。”

只能就这么去了。

就在陶大夫的话音刚落时,“咳咳咳。”明若邪突然身子一震,一阵猛咳,然后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诶哟老天爷!”

陶大夫被狠狠地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跌坐下去,惊惧地看着她。

明明是活不过来了的,怎么又醒过来了?

在这一刻,陶大夫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

他虽然不是什么神医,可也不至于连病人是不是要死了都看不出来吧?

但是明若邪真的是让陶大夫欲哭无泪地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司空疾心深ch u却是一松。

果然,她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醒来了就好。”

明若邪听到了他的声音,挣扎着坐了起来。

见她不仅醒了,还能够坐起来,陶大夫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

“诶哟老天爷……”他喃喃出声。

司空疾至今都看不出明若邪的模样,她糊了一脸通红的血,遮住了她的相貌,只看得出来明眸如星,灼灼其华。

“你怎么还没死?”

明若邪见司空疾还好好地坐在旁边,脱口便说了这么一句,眼神全是意外。

噗!

陶大夫瞠目结舌。

明明要死的人,爬了起来还问别人怎么还没死……

“不可能啊。”

难道是她的探脉断命失灵了?

明若邪可没管陶大夫的震惊,只是讶异地看着司空疾,又再次伸手探上他的脉搏。

司空疾手微僵,忍了忍没有甩开她。

探到了他的脉,明若邪更是讶然。

奇怪了。

之前他动手杀了那些杀手,命已经快没了,怎么现在再探,他却又有了三天的命可活?

这一次,他会等到三天后的夜里才死。

“你吃了什么药?”明若邪抬眸看着司空疾。有这样的好药,她也需要啊。

司空疾咳了两声,淡淡说道:“龙涎,一瓶可续命三天。”

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只剩下三天可活?

澜国至宝龙涎草,加入八种药材熬成龙涎,无论大病还是重伤,喝了都可续命三天。

“你三天后都要死了,还要我当你的王妃,”明若邪毫不客气说道:“这岂不是说,三天后我便要当守寡了?”

明若邪的话音刚落,坐在外面赶车的星坠便实在憋不住了,转身一撩车帘,冲着明若邪便吼了起来。

“你才要死了!大胆罪婢,竟然敢诅咒我们王爷!”

“你说谁是罪婢?”

明若邪淡淡一眼风扫了过去。

星坠还要再骂出口的话,竟然被她这一扫,给噎了回去。

星坠反应过来,还未开口,司空疾已经出声。

“够了。”

他一开口,星坠便不敢再吵,只得放下车帘。而在他刚刚掀开车帘的时候,明若邪已经望见了巍峨的城楼。

在极淡月色下,雄伟威严,投出了巨大的一片黑影。岁月沧桑感扑面而来,古代的城池,以这样一种带着压抑感的厚重,终于真正地闯进了明若邪的眼帘。

她就这么突兀地来到了这里,一睁开眼醒来便踏上了这么一条路,看着并不是很好走的路。

但是未来纵使多艰,也不能使她胆怯退步。

“本王与皇帝有约定,若能在十日内选到合适的王妃,他便得给本王一把龙涎草籽。”司空疾与她坦言,“若能有取之不尽的龙涎草,本王就可以无尽地续命下去。”

“而你也暂时不用守寡。”

明若邪看向他。

如此说来,他选妃是为了救自己的命啊。

那龙涎看来药效惊人,不仅能够令他续命三天,还让他原本已经苍白如纸的脸色恢复了一点血色。

额上美上尖,长眉入鬓,星坠为眸,皎如玉树,神仙落笔都描画不出来的明雅俊朗。

自古,不论男人女人,长得太过招人总是会惹来祸端的。

她也需要那龙涎草!

在这一刻,明若邪做了决定。

她看着司空疾,问道:“那怎样才是合适的缙王妃?”

澜国皇帝欲*缙王选妃,既定了十日之限,又定了苛刻的条件。

民家女不可,商户女不可,官家千金不可,皇亲贵胄不可。

非民非商非官非权贵,分明就要让缙王娶奴籍或是花楼的女子。

堂堂缙王,好歹也是大贞国六皇子,身份尊贵,却要遭如此侮辱。

“那你何不在皇城中挑一官家婢女,有许多世家千金身边的一等丫鬟也都姿色过人,跟在贵女身边更是耳濡目染学了琴棋书画,女红仪礼,说不定还真能跟王爷琴瑟和鸣到白头呢。”

明若邪斜倚在车厢上,语气轻快,甚至听着还有那么几分幸灾乐祸。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