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明若邪司空疾是什么小说;王妃两腿离地跨在王爷腰上,连在一起还走路

2020-11-09 23:46:03美文铺子
明若邪司空疾是什么小说;王妃两腿离地跨在王爷腰上,连在一起还走路
第6章 她不配“陶大夫,你快点,王爷的马车在前面!”圆脸少年扭头过来叫了一声。老大夫苦笑都苦笑不
明若邪司空疾是什么小说;王妃两腿离地跨在王爷腰上,连在一起还走路
 

“陶大夫,你快点,王爷的马车在前面!”圆脸少年扭头过来叫了一声。

老大夫苦笑都苦笑不出来。

他的骑术,原本只限于坐在老马上,被慢慢牵着走。现在能够坚持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圆脸少年策马奔近,稳了马,挟着寒风跃上马车,猛地掀开了车帘,看到了并排躺在车里的两人,骇得脸色都青了。

“王爷!”看到脸色苍白如纸的司空疾,少年眼睛一下子泛起了红,嘴chun也颤抖了起来。

他根本就无暇顾及晕迷在司空疾身边的少女,只猛地扭头冲着陶大夫大叫,“陶大夫快来!”

陶大夫险险地赶到了马车旁,圆脸少年跃下马车替他勒停了马,他背着药箱巍颤颤地从马上滑了下来,差点扑在地上。

圆脸少年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推着他爬上马车。他带着哭音:“陶大夫,您快救王爷!”

陶大夫心一沉,钻上车厢来,却看到王爷身边躺着一浑身是伤满脸是血的少女,顿时惊得往后跌坐下去。

“这这这……”

“陶大夫先别管她了,快救王爷!”

“好好好。”陶大夫看到了司空疾的样子脸色大变,也当真顾不上明若邪了,赶紧就跪在司空疾身边,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只黑色的小瓷瓶揭了盖子,扶起司空疾给他灌了下去。

这是最后一瓶龙涎,王爷再晕迷一次可就真的无药可治了。

灌了这药,陶大夫才把司空疾放下,又拿出一个针包,打开,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稳住颤抖的手,一连给他扎了十一针。

不行了,他是越老越不中用了,策马赶了这么一段路,再扎十一针,对他来说都极勉强,最后两针手都不稳了。

“陶大夫,怎么样?”圆年少年用劲地以袖子擦去了眼泪。

陶大夫收了针,长出一口气,但又觉得心很沉重。

“差一点点,王爷就回天乏术了。”

只差一点点,他们要是晚到一刻钟,如此珍贵的龙涎也救不了王爷了。

“咳咳。”

司空疾虚弱地咳了两声,醒了过来。

陶大夫赶紧把他扶了起来,“王爷,您是不是又跟人动手了?”

“嗯。”

司空疾又咳了两声。

陶大夫心情沉重得很,王爷这身子骨根本不能轻易动武,每次动武都是在烧耗他的生机。

圆脸少年yong li擦着眼泪,“星坠来迟,请王爷责罚。”

“此事怪不了你。”司空疾看到了躺在身边的明若邪,他眸光顿暗,对陶大夫说道:“陶大夫,给她看看。”

陶大夫和星坠的注意力这才重新回到明若邪身上,这一看,一老一少两人同时又抖了一下,脸色变了又变。

这一身的伤,还有救吗?

“王爷,她……”

“本王选中的王妃,务必救她。”司空疾的脸色已经缓了过来。

“王、王妃?”陶大夫骇得差点儿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但是司空疾下了令,他不敢有半点耽搁,赶紧爬过去替明若邪诊治。

“星坠,驾车回城。”司空疾抬眸看了一眼外面天色。

天际已经泛起了极微弱的白。

此时澜国文武百官已经要上朝了。

过一会,他们还有很难的一关要过,很难的一仗要打。

司空疾看着一身是伤的明若邪,她有本事与他闯一闯澜国金銮殿吗?

“王爷,她是从哪里来的?”星坠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沉仙岭。”

星坠倒吸了口凉气。

王爷当真从死人堆里选了个王妃?

“王爷,她该不会是哪个府上ch u死丢弃的罪婢吧?这种身份,怎么能当您的王妃?”

他们王爷俊雅无双,连公主都为他倾倒,怎能娶这么一个快要死掉的罪婢!这个女人带回去,肯定会令王爷成为整个澜国,不,整个天下的笑话的。

“本王如今能有别的选择吗?”

司空疾的话让星坠一滞,顿时哑口无言。

王爷真是太难了……

“可是这个女人能活得了吗?”星坠看向明若邪,“而且上了金銮殿,皇上和百官肯定还会刁难,她万一说错话连累王爷怎么办?”

“咳咳咳……”

司空疾手抵着chun咳了起来。

“把她救醒。”司空疾淡淡地瞥了星坠一眼。

这一眼,让星坠心头一跳,把后面相劝的话都咽了下去。

王爷不悦,他哪里还敢再说下去?

“陶大夫,她的伤如何?”司空疾眸光低垂,落在明若邪脸上。

陶大夫额角渗出冷汗,“禀王爷,这位姑娘伤得太重了,而且,她不仅是外伤严重,似乎还中了毒。”

“中毒?”司空疾愣了一下,而后便攒起眉,问道:“可知是哪种毒?”

他的心也是一沉。

本来以为明若邪只是重伤,那颗紫极丹疗伤有奇效,应该能救回她的命。

但是她竟然还中了毒。

现在那些权贵世家ch u置罪婢手段都如此残酷了吗?

陶大夫很是羞愧,“老朽学艺不j ing啊,竟然诊不出来她所中的是什么毒药,但是她应该是很难熬过去了,毒已深渗血脉,伤又这么重,还失血过多……”

“本王把紫极丹给了她,想必还能助她撑一段时间。”司空疾说道。

“什么?王爷把紫极丹给了她?”

陶大夫和星坠同时惊叫了起来,两人都差点崩溃了。

“王爷,能为您续命三天的龙涎只剩最后一瓶,刚刚已经被您喝了,您就只剩一颗紫极丹,危急之时可能保命,怎么能随随便便把它给了别人?”

“所以,救她。否则本王的紫极丹便白白浪费了。”司空疾淡淡地说道。

陶大夫和星坠竟无言以对。

“老朽尽力一试。”陶大夫叹了口气。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