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最新章节;鬼手遮眼,邪医的看家本领!

2020-11-09 23:44:04美文铺子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最新章节;鬼手遮眼,邪医的看家本领!第5章 鬼手控马来不及推开他,两人同时抱住对方往前面滚去,下一秒,哒的又一声,第四支箭射穿进来,险险刺到了他们刚刚扑下的位置。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最新章节;鬼手遮眼,邪医的看家本领!

来不及推开他,两人同时抱住对方往前面滚去,下一秒,哒的又一声,第四支箭s he穿进来,险险刺到了他们刚刚扑下的位置。

那些人的臂力太可怕了!

这样的木壁竟然被轻易地s he穿,他们在马车里也不见得安全。

风刮起车帘,他们同时朝外面望去,前面一片迷蒙苍茫,荒地仿似被蓦地切断,竟是一ch u断崖!

他们的马车正朝着断崖疾驰而去!

“跳车。”司空疾当机立断,将她拽了起来,“跳下去的时候注意护着头尽快起来往右方跑,本王会拖住他们。”

司空疾说完已经先一步冲出去,跃下马车。

“司空疾!”

明若邪立即就出了马车,探头看去,正好看到司空疾自地上爬起,然后朝着那些杀手奔了过去。

这是想死?

就他那快死了的病弱身体,还想冲过去迎战?

明若邪看到那些人已经策马冲向了司空疾。

马嘶鸣,已经快到断崖边。

她一身是伤,这时候跳车估计也凶多吉少。而且有这马车他们兴许还有一线机会逃脱,靠她自己,这会儿走不出十步就得倒下。

明若邪眸底沉静,爬到了车辕,再爬到了马背上。

骏马狂奔,几乎要将她震下来。

要是她摔下去,肯定会被马蹄踩成稀巴烂。

明若邪一手死死地抱着马脖子,右手探到了马头。

断崖眼看着就要到了……

十米。八米。

风在耳畔呼呼响,她全身剧痛,伤口几乎全部崩开,血又流了出来。

五米。

明若邪的右手已经探到了马的眼睛,伸手遮住了马眼,闭上眼睛。

她的手心一片暗红。

红如火。

红如血。

鬼手遮眼,邪医的看家本领!

“右转!”

三米。两米。

“嘶!”

那失控的骏马突然高高地抬起前蹄,仰天嘶鸣,然后骤地急急转向了右边,马匹几乎扭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吱的一声急响,马车被一甩,一边车轮几乎是擦着断崖边缘,滑下了一片沙土,只差一点点就会陷下崖去。

马车擦着边缘,转了方向。

“掉头!”

随着明若邪的指令,马匹诡异地听从了,掉头朝着来ch u驰去。

明若邪伏在马上,却见司空疾与那几名杀手已经打在一起。

他不知何时抢了一支箭,以箭为剑,身形极快,出手如闪电,刺向了最近的马匹。

马吃痛,抬蹄痛鸣,把马上的人狠狠甩了下来。

这病痨子竟然会武功!

他虽有武功,但是明若邪确信自己探脉断命没出差错,他已经一脚步入了鬼门关,这样病弱之躯,活不过明早。

可饶是如此,明若邪还是看到他一脚蹬于马腹,身形跃起腾空,一脚扫落了那名杀手,跃下之时,膝盖重重地跪压在那人咽喉间。

利落,狠戾。

明若邪几乎能听到那杀手咽喉嚓一声碎断的声音。

此刻的司空疾,如同俊美阎君。

“缙王竟然是高手!”一名杀手失声叫了起来,“要通知主子!”

他们都被缙王骗了。

缙王不止有武功,修为还极高!

“你们有命去报信?”

风中传来司空疾风雅温和的声音。

他墨发飘扬,俊美如仙。

出声那人话音刚落,便见他手一掷,手里的箭疾s he而来,噗地一声,直c ha咽喉。

那杀手身形一僵,突着眼睛,从马上摔了下去,再无生息。

等他杀完这几名杀手,缓缓转身,便看到不远ch u的马车。

原本失控的马儿现在站在那里安静无比,马背上伏着的女人正抬着头看着他。

马车竟然没有冲下断崖?

是她控制住了发狂的马?

司空疾走了过去,对上她的眼睛。

“你比本王想象的厉害。”

“彼此彼此,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杀了那些杀手。”

病痨子王爷,是位高手。

气质清雅,出手狠戾,这两种特质实在是太冲突了。

司空疾看着她,笑得温和,就像在跟她谈风花雪月,“知道本王这个秘密的人都死了。”

“我是缙王妃。你也要杀吗?”

她的声音刚落,就见司空疾吐了一口血,缓缓倒了下去。

明若邪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司空疾,艰难地滑下马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伸手再探向他的脉搏。

这一探,她脸色就j ing彩了。

之前探脉,他明早必死。

现在再探,他的命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

“病痨子哪怕武功高强,也还是快要死了的病痨子啊。”明若邪叹了口气。

刚才那场恶战,直接就让他的命少了一个时辰!

如此高手,有何用?明若邪继续鄙视。

他的命只剩下半个时辰了,她要怎么办?

明若邪蹲在晕迷过去的司空疾旁边,想到了那颗珍贵无比的药丸,轻轻叹了口气。

“也罢。咱们还是合作关系呢,看在那颗药丸的份上,我送你回去。”

把他搬上马车耗尽了她所有力气。等她自己也爬了上去,差点连给马儿下指令都没力气了。

“回皇城去。”

老马识途,她只是给下了指令,马儿便拉着马车哒哒哒地疾驰而去,不需要车夫。

明若邪躺在司空疾身旁,又累又痛又饿又晕,觉得穷途末路不过如此。

也不知道司空疾能不能撑到回城。

也不知道回城之后有没有人可救治他。

更不知道接下来她会遭遇什么。

她只知道再没有水没有吃的,她也很快要完蛋了。

就在明若邪晕晕沉沉快要陷入晕迷时,风中传来了焦急呼唤。

“王爷,您在哪里?”

“王爷!”

明若邪一震,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有人来找司空疾了?

听声音焦急万分,应该不是仇敌。

“去吧,找人去。”

老马动了动耳朵,鼻子喷了喷气,然后便拉着车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了过去。

有二人骑马奔了过来。

前方马上一是圆脸少年,此刻双目发红,不时有泪水掉落,被风吹去。

在他的脸上明显看到了焦急担忧,扬鞭把马赶得飞快,恨不得马儿能c ha上翅膀。

在后面,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大夫被马颠得脸色苍白,身子伏在马背上,双手紧紧地搂着马脖子,坐得有些倾斜了,看着像随时会被险险地颠下马背一样,险象环生。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