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网络小说精彩片段摘抄;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2020-11-09 23:39:43美文铺子
网络小说精彩片段摘抄;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免费阅读章节第3章 绝对是个狠人司空疾又咳了两声。“王爷身体这么弱,在这里多待一会都可能会死,”明若邪也很是虚弱,但依然看
网络小说j ing彩片段摘抄;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司空疾又咳了两声。

“王爷身体这么弱,在这里多待一会都可能会死,”明若邪也很是虚弱,但依然看着他挑chun一笑,“我原来是快死了的,现在有这么俊美的王爷陪我一起死,好像还是我赚了?”

赚了?

这种事情有还能说是赚了?

司空疾第一次从女人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她这会儿的笑容实在是放肆得很。

但是此ch u寒气直钻骨子里,他的身体也的确是承受不住。

明若邪眼睛何其毒辣,他这么一个细微的瑟缩便让她抓到了。她顿时便不紧张,反而放松地将手臂当枕头,浑身放松地躺平了,就像他并没有压在她身上。

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情况下,她这姿态是当真放松,完全不像作假。

司空疾只觉得额角黑线直垂,都被她给刺激到了。

“其实想想我为了一颗药丸卖己为妃也是吃亏了,”明若邪叹了口气,“听说王爷随时会病死,我不想守寡。”

不想守寡……

司空疾牙根磨了磨。

“你难道不觉得本王玉树临风,俊美若仙,皎玉无双?”

明若邪嘲讽地来了一句,“空有一张脸能做什么?王爷病弱如此,榻上尚能硬否?”

“咳咳咳咳!”

司空疾一阵猛咳。

无奈他翻遍这死人堆,只有她一人活着。

不等他们再说话,有火光亮起,渐渐近来,一道带着颤抖的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

“缙王,没有时间了,您选中了缙王妃没有啊?再有一个时辰就要上朝了,皇上还等着您带着缙王妃前去领旨完婚呢。”

这声音,听着便像是太监的声音。

司空疾伸手将明若邪拽了起来。

明若邪晕晕沉沉,脚下也不是平地,根本无法站稳,身形一倾,便倒进了他的怀里。

一丝清冽松香钻入鼻息,冲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和恶臭味。

“本王选中了。”他说。

火光照了过来,崔公公看清了被缙王扶着的人,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女…鬼啊!”

崔公公扑通一声,一pg跌坐在地上,后面有两名宫人赶紧去扶他,但是在看到坑里的那一幕时,那两名宫人也都吓得一声尖叫,摔成一团。

一身白袍的病弱缙王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他脸白得无血色,她却糊了一脸血红,两人形成恐怖的鲜明对比,却紧依着站在死人堆里。

画面太惊悚。

坑上,宫人们骇得尖叫颤抖,几乎niao崩。

坑里,司空疾手臂扣紧明若邪的腰,只觉得这腰分外细,分外软。

“本王允许你自荐为妃了。”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明若邪一手也抓紧了他的腰带。没办法,站不稳了。

司空疾低头看着那紧抓着自己腰带的满是血污的手,长叹口气,认命地半抱半扶着她,朝着崔公公等人走去。

刚走了两步,司空疾脚下一顿,低眸一看,他正踩在一人手背上。他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脚,然后就看见明若邪视若无睹地从那尸体上踩了过去……

他嘴角微一抽。

这绝对是一个狠人。

崔公公等人刚刚被吓得腿软,好不容易相搀着爬了起来,见司空疾搂着那浑身是血的女子走近来,又都骇得脸色发白,手脚冰冷。

半夜荒山,深坑死人堆,惨白月色下,那女子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突然露齿一笑。

眸子亮得慑人,一脸血污,又衬得牙齿又齐又白。

莫名恐怖。

崔公公眼白一翻,差一点就吓死过去。

“鬼……”

“她是本王挑中的缙王妃。”

司空疾觉得明若邪是在故意吓他们。

“天啦,崔、崔公公,缙王他、他当真在这死人堆里选了个王妃!”宫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这、这里真还有活着的……”

“谁家折腾死的奴婢啊……”

几个宫人瑟瑟发抖相搀着爬了起来,又颤抖着捡了火把,却不敢去照那踏着死人堆而来的两人。

皇后欲辱缙王,使计*得他于这沉仙岭乱葬岗里选妃,本以为只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羞辱,哪里知道,缙王当真在这里选了缙王妃!

天啦。

这要传进宫里,宫里还不得炸了!

“咳咳咳。”明若邪耳边听到司空疾一顿咳嗽,然后他便一身重量压向了她的肩膀,“本王重病在身,没力气了……”

“砰!”

明若邪被他重重地压在地上,五脏六腑几乎都要被压碎了。

靠!

脸要不要了?

她才是那个没力气的人啊!

他想要的是一个死得凄惨的缙王妃吧!

明若邪本来以为很快有人会过来扶他,顺便也把她扶起来。

怎料,等了好一会,司空疾依然死死地压在她身上。

这是他今晚第几次压在她身上了?她当真是倒了血霉。

明若邪咬牙,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可能活不成了。

“崔公公,缙、缙王晕倒了。”有一个宫人颤抖着声音说着。

对啊,你们的王爷晕倒了,还不过来扶?

她原以为司空疾是装的,但是她感受到的压力没有半点虚,他是真的整个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而且气息微弱到她几乎听不到了。

缙王该不会在这死人堆里跟她折腾了一通,临到最后却死了吧?

身子骨弱成这样了,还选什么王妃!

若他当真就这么死了,皇上会不会下旨让她殉葬?

“时辰快到了,快、快去抬缙王上马车。”崔公公害怕得脸色发白,双腿打摆,几乎自己都需要有人来扶。

在这、这么个地方,谁不害怕?

“那,那个女……”

本来是要说那个女鬼的,但是想到缙王说她是人非鬼,是他选中的缙王妃,宫人的话又不敢接下去了。

“一并抬上马车,”崔公公说道:“缙王真在这死人堆里选了个王妃,他回去怎么跟皇上交……交待是他的事,要是咱们不把人弄回去,缙王就得把罪推……推到咱们几个身上,到时候说是我们没把他的王妃带回去,你们有几个脑袋可掉的?”

那几个宫人这才巍颤颤地过来抬人。

“真是晦气,咱们一路避着跟缙王同一马车,现在竟还得来抬他,万一让他染了病气可怎么办?”一个宫人又怕又气。

背上陡然一松,司空疾终于被抬走了。

 

紧接着,她也被抬了起来。

明若邪都能感觉抬着她的宫人吓得瑟瑟发抖,有种随时可能把她摔下去的感觉。

“小松子,她、她的身上全是伤,全是血,怎么可能还活、活着?她身上都是冰凉的了……”

“听说死人都是僵硬的,她还是软的,应、应该还活着吧?”那个叫小松子的宫人也说得颤抖。

“可这一身的伤,又不知道丢在这里多久了,就是活着也就剩下一口气,咱们就这么把她抬回去,她该不会在金銮殿上断了气吧?”

崔公公吓了一跳,说着:“她如果真在金銮殿上咽了气,皇上正好有理由ch u治了缙王,治他一个大不敬、冲撞了龙体的罪!咱们只保证她不在半路上咽气就成!”

听到了这里,明若邪再次为司空疾ch u境忧伤起来。

什么狗屁王爷,连自己的忄生命都难以保住……

“砰”地一声,她听到司空疾被毫不留情抛上马车的声音。

轮到她,这些人反倒小心翼翼了。

把她小心地抬上马车,他们被鬼撵一样地赶紧跳了下去,车帘盖了下来,挡住了外面惨白的月色,眼前一片昏暗。

马车里比外面暖和一点点,但依然冷。还有一丝似有若无的寒松气息。

似乎是司空疾的味道。

“小松子,要不然给他们点个炭炉?别叫那女…人真死在半道了。”崔公公的声音传了进来。

然后很快便有一团光亮被塞了进来,暖意立即增添了几分。在死人堆里撑了太久,明若邪冻得几乎僵硬,因为冰冷,身上的伤更加刺痛,痛到极致。

马车晃动了起来,马蹄声车轱辘声也响了起来。

明若邪知道他们朝皇城出发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

接下来她还得靠着缙王,他可不能就这么死了。明若邪低头看向旁边的男人。

借着暖炉的一点光,见他竟然脸色蜡hu ang,嘴chun惨白,她心里咯噔一声,手指便搭上了他的脉。

这一探,明若邪不由咬牙切齿。

她从来没有见过身子骨虚耗到这种程度的!可以说,司空疾就没有一ch u是好的!

一个病痨子,还是被*得到死人堆里选妃的破落王爷,能靠得住?

被她扣着的手突然动了,反将她的手抓住。

司空疾缓缓睁开眼睛。

马车在疾驰。

他微松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自叹息,“本王又醒过来了啊。”跟捡回一条命般的语气。

明若邪声音幽幽,“是醒过来了,但是,很快就要死了。”

司空疾慢慢坐了起来。

这么个动作,也让他有些微喘。

司空疾看着她,一脸血污,浑身是伤,气息虚弱,但双眼依然沉静。

“放心,本王还能撑个半年一载。”

明若邪摇头,相当肯定,“撑不了,明早就得死。你体弱多病,生元耗尽,偏偏现在着凉了,过一会就该发热,这场感冒会要了你的命。”

司空疾一怔。

“你是大夫?”

大夫?明若邪也有些恍神,“我不是。大夫救死扶伤,而我冷血毒肠,不是好人。”

不是大夫,又怎么如此断言他明早就得死了?

还评判自己冷血毒肠,不是好人?

“王爷,你坦白回答我,若是我当了缙王妃,你死了我用不用殉葬?”

明若邪一开口,又让司空疾后牙槽忍不住磨了磨。

开口闭口就说他要死了,嘴真毒。

“你……”司空疾的话还没有说完,“咻”地一道破空声响起,外面车夫一声惨叫,然后便听得重物摔落地上的声音。

马儿嘶鸣起来,继而便发狂一般疾奔。

马车震荡得厉害,明若邪身子一倾,肩膀重重地撞到了车壁上,撞到了伤口,疼得嘶了一声。

未等她稳住身子,司空疾也已经朝她这边倒了过来,在要结结实实压在明若邪身上时,他蓦地伸手支撑在车壁上,稳住了自己。

她这一身的伤,再被他压一下估计又得出血。

“有刺客!”外头,宫人的尖叫划破夜空。

“快逃,快逃,他们肯定是冲着缙王来的!”崔公公尖细的声音带着害怕惊惶。

司空疾一把掀开车帘,他们都看到前头崔公公与另外几名宫人的马车慌不择路地疾驰而去。

而他们的这一驾马车,车夫已经中箭身亡,马也受了惊,现在正驾着马车冲出了山路,黑夜之中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狂奔。

斜前方,有数人骑着马正朝着他们驰来。

其中有一人在马上再次拉弓搭箭,对准了马车里的他们。

“果然是冲你来的!”

明若邪简直是不敢置信。

就这么个被迫死人堆里选妃的破落王爷,竟然还有人追杀!

好歹也是个王爷,那些宫人竟然一遇到刺杀就自个逃命去了。

还有,这堂堂一位王爷,一个自己的侍卫都没有!

“咻”!

第二支箭,挟着杀意破空s he来。

司空疾刷地放下车帘,抱住明若邪往车厢里一滚。

笃地一声,那支箭重重地s he破了车帘,s he中了车内壁,末端的羽翎还因力道轻颤着。

这要是被s he中,肯定得直接s he穿。

来人是抱着必杀之心!

“就你这样的,还有本事招惹来杀手?”

明若邪话里的嘲讽让司空疾不由笑出声来。

“嗯,是不是很意外?”

“不仅意外,还很惊喜!”明若邪咬牙切齿道:“这说明,你并非真正低入尘埃,还能威胁到某些人!”

自刚才这两箭,她能够判断出来,来人不是饭桶,绝对是一流杀手。

能够引来一流杀手的人,就算是废物,应该也是有价值的废物!

但是现在他们ch u境极度危险!

她中了毒,一身是伤,还饿到无力。

他一个随时晕倒的病痨子,手无寸铁的……

拉车的马嘶鸣着,在没有路的荒野失控狂奔,他们在马车里被晃得几乎要甩出去。

后面,马蹄声疾疾,如同催命。

“咻”!

第三道破空声。

这一回,箭从马车后面疾s he而来,铛地一声s he穿了车壁,尖锐箭头直刺进来,差点就s he中了正被甩到这边的司空疾,好在明若邪快速将他一拽。

她往后一倒,他跟着摔到了她身上,压得严严实实。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