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病君的小邪后最新章节,她不再是医研所最出色的“邪医”

2020-11-09 23:33:53美文铺子
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病君的小邪后最新章节,她不再是医研所最出色的“邪医”
长长的针头带着瘆人的冷锐,朝明若邪的屁股极为粗暴地扎了下去。“明若邪,这就是你
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病君的小邪后最新章节,她不再是医研所最出色的“邪医”
 

长长的针头带着瘆人的冷锐,朝明若邪的pg极为粗暴地扎了下去。

“明若邪,这就是你的命。”

床上的人欺身而起,一只素白纤长的手倏地掐住了男人的咽喉。

“那么,给我陪葬,也是你们所有人的命。”

明若邪右手直接咔嚓一声拧断了男人的脖子,左手同时按下引爆器。

“嘭!”

一声爆炸,火光冲天。

……

尖锐的痛瞬间让明若邪清醒了起来。

“啪嗒,啪嗒,啪嗒。”

是液体一滴一滴滴落下来的声音。

那些液体黏糊,正是滴落在她的脸上。

眼皮极重,明若邪努力睁开眼睛。

月光惨白,亮度正好能让她看得见眼前的画面。

一棵横倒的小树,上面趴着一少女,四肢垂落僵硬,脸正对着她,血正是从她伤口滴下来的,一滴一滴。

若是别人,在这么一个场景中醒过来,只怕会直接被吓得再死过去。

而明若邪只是倒吸了口凉气,想起身,却感觉到自己的腿被人压住了,压得她冰冷发麻。

她伸手要去推,入手又是一片黏糊。

上下左右,全是死人。

她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但是浑身的疼痛和这些瘆人的触感都在提醒她,她没死,没有死在亲手引爆的炸弹里,没有与研究所的所有渣渣同归于尽。

就在明若邪要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压在她身上的死人被推开了,然后一只手朝着她伸了过来,手指欲探向她的鼻息。

明若邪心中一凛,倏地扣住了那只手,yong li一拽,同时奋力翻身跃起,将对方摔下,欺身骑于对方身上,手肘制住了对方的咽喉。

惨白月色下,印入眼帘是一张男人的脸,俊美无双,皎若月华。

眉若远山初黛划向鬓边,眼睛如星光坠落深海,鼻梁高挺完美,一张薄chun宛如画就,chun峰分明。

墨发高挽束着白玉发带,皮肤带着一丝虚弱苍白,却更让他多了几分惊人绝美。

在这样满是血腥的死人堆里,在这样诡异醒来的黑夜,突然看到这么一个绝世美男,而她还骑在对方身上。

明若邪觉得自己做了个邪门的梦。

“你是谁?”她沙哑着声音问道。

“缙王,司空疾。”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全是讶然,但却没有半点慌张,沉稳深邃。

缙王?

王爷?司空疾?

“来这里干什么?”她手下使劲。

“选妃。”

选…选妃?

明若邪下意识地环视了一眼四周。

深浓的夜,惨白的月色,远ch u浓黑的一片山影,近ch u荒凉Y森的山坡,不知道染了多少血,已经发黑的土坑。坑里,横七竖八全是尸体,而且以女子居多。她和司空疾就在这坑里。

这个男人却说他要来此选妃?

选他的王妃?

是他疯了,还是她疯了?

在死人堆里选妃!

明若邪还要再问,眼前倏地一黑,脑袋一阵眩晕。

一段陌生的记忆涌进她的脑海里。

她不再是医研所最出色的“邪医”,她是静阳侯府三x j明若邪。

就在明若邪愣神的瞬间,天旋地转,男人已经扣住她的手臂将她反身压下,两人瞬间换了位置,换了攻守。

明若邪身上一阵剧痛,觉得身体都要散了。

她这才发现自己一身是伤,脑子晕晕沉沉,刚才制住司空疾已经是她最后的力气。

现在被他压在身下,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要晕厥过去。

浓烈的血腥味,腐烂的恶臭味,蛆蝇的气味,交织着冲进鼻腔。

明若邪立即闭气,压下了汹涌的胃水。

她还活着。

不管如何,这些剧痛和作呕的感觉,都在提醒她这个事实,她还活着。

司空疾看着身下一片血污,完全看不出模样的女子。

明明已经到了濒死边缘,她还倔强勇猛得如一头小豹子,眼神依然锐利冷酷。

在这个死人堆里,还能捡到一个活着的,已经是意外。

这个活着的女人竟然如此特别,更是惊喜。

“你又是何人?”司空疾缓声问道。

明若邪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膝盖一屈,猛地顶向了男人最脆弱的要害。

这一击,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口撕裂开来,又涌出了温热的血。

司空疾没有料到她重伤至此,被制于身下,还能强悍反击,而且出的还是这种招数。

他双腿夹住她作乱的膝盖,幽深眸底隐有流光。

明若邪却不管他,伸手探向了自己的脉搏,闭上了眼睛。

她这淡定为自己诊脉的举动,让司空疾一时间没有动作,两人维持着这样亲密到羞耻的姿势重叠着躺在死人堆里。

诡异的静默。

明若邪给自己诊完脉,心重重一沉。

要死了。

失血过多,营养不良,气血两亏,身体里有至少五种以上的毒,脏腑损伤严重,根本就是活不了的破败身体,早该死得透透的了。

一刻钟内不止血,没有服下疗伤的药,只剩下半个时辰的命。

她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这诡异莫测的“鬼手”还能跟了过来。

但在医研所是不得不死,重活一趟,她却没打算只活这么半个时辰。

再度睁眼,对上司空疾带着无尽探究的眼神,明若邪声音微哑,“王爷,有药吗?”

不等司空疾出声,明若邪一手以诡异的速度,闪电般摸进了他的胸膛。

司空疾飞速从她身上退开。

定睛一看,明若邪手里却已经握着一只小玉瓶。

手这么快!

“那药你不能吃。”

司空疾明朗的眉微攒,倾身来抢,明若邪腿一踹,直接踹中他的腹部,让他一阵猛咳。

“咳咳咳……”

这么一咳,他的脸色似乎又苍白了几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想起记忆里关于缙王的信息。

缙王司空疾,天生体弱多病,从小到大,数不清有多少回被大夫险险地从鬼门关拉回来,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

所以他的身上应该时常备着药。

不过,她需要的是疗伤,而不是治病,所以缙王身上的药的确未必适合她。

“能不能吃我说了算。”

明若邪动作极快地把瓶塞拔掉,把药倒到手心里。

 

一颗赤朱色的药丸。

明若邪斜扫了司空疾一眼,他的目光落在她掌心那颗药丸上,薄chun抿紧,下巴紧绷,明显很是看重这颗药丸。

明若邪以指腹轻轻搓了一下那颗药丸。

药丸在她的指尖上滴溜溜地转了一转,让司空疾的眸光也跟着一闪。

生怕她把药弄掉了。

这一地的血,要是药丸在血污里滚上一滚,以后他只怕吞不下去。

但明若邪的手指却是灵活得很,指尖纤纤,那药丸在指尖上转了一转,竟然没有掉落。

此刻,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串的药材名字,以及这颗丹药的效用。

炼制这丹药的配方,竟然足足有七七四十九种药材,包括了百年人参,百年雪莲,百年灵芝这些珍稀好药材。

可想而知这么小小一颗药丸有多贵重。

止血止痛,化淤消肿,活骨生肌。

司空疾以为明若邪还在纠结着此药能不能吃,却不知她有指尖识药的本事,早就已经把这药分析得清清楚楚。

“这是断肠丹,剧毒,不能吃。”司空疾目光从她的指尖移到了她的脸上。

明若邪眼底溢出笑意来。

缙王,您在胡说八道呀。

她在他的目光中快速地把那颗药丸丢进了嘴里,一仰头,咕咚。

把药丸给咽下去了。

“你!放肆!”

司空疾见她竟然不惧,当真把药吃了,还用这样挑衅的态度,立即就朝她扑了过来。

在她要再次抬脚踹来的时候一手抓住她的脚踝,重重地压上去,另一手快速以两指探向她的嘴巴,要去抠她的喉。

这颗药丸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岂能让她这么吃了!

明若邪被他欺倒,再次被压住,身上的伤口又爆了两道,痛得她眼前一阵阵发黑。

药是吃了,但不可能那么快见效。

两根手指探进她的嘴里,明若邪张嘴,咬!

手指传来疼痛,司空疾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牙齿的细密,以及她这么咬下来的狠意。

要是他不缩手,他毫不怀疑她会将他两根手指生生咬断!

司空疾快速地缩回手,低头一看,手指上果然已经印上了深深的齿印,有两ch u还咬出血来了。

“王爷,药我吃了,要夺回去只怕得将我剖了扒胃。”

“你当本王不敢?”

“你就算敢,也得有本事啊!”

明若邪一咬舌头,疼痛让自己反应更快一些,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另一腿反缠住他的腿,同时发力,抱着他一个翻滚,反下为上。

司空疾在翻滚中听到了“咔嚓”一声,也不知道是压断了哪具尸的手骨。

他后背一阵发寒。

浑身是伤还强悍无比的少女骑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看着他,露齿一笑,牙细而齐,白如玉。

“王爷,要不你大方点?那颗药就送了我吧,我们省点力气,不用再打了。”

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无耻到这般程度的。

她知道那颗药价值多少吗?

“你是本王的谁,本王要送你那般贵重的药?”

司空疾暗暗磨着后牙槽,瞥了她的姿势一眼,一个姑娘家如此跨骑在陌生男子身上,竟还能笑得出来。

明若邪已经感觉到胃里隐隐暖了起来,身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了,甚至连痛感都减轻了许多。

那颗药丸果真有奇效。

她估计暂时不用死了。

明若邪向来恩怨分明,抢了人家这么贵重的一颗药确实有些理亏。

听到司空疾这么问,她坐在他身上微微偏头,想起了什么。

“你不是来选妃的吗?”

虽然她实在是不明白他怎么会来这种地方选妃。

“是又如何?”

“为报一药之恩,我让你选。”

“嗯?”

“我当你的王妃,如何?”明若邪颇有耐心地再次说道。

虽吃了药,但身上的伤太重,体内又还有剧毒未解,她身无分文,凭着自己难以离开此ch u,离开了也没钱治伤解毒,倒不如做一做缙王妃,还有机会活命。

司空疾眸底闪过一丝不明的光。

他咳了两声,说道:“本王的王妃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天亮前便要上金銮殿求得皇上赐婚圣旨。要是应付不了皇上与百官的刁难,极有可能人头落地。”

明若邪皱了皱眉,“那还是算了,我不想找死。被我抢了药你还是自认倒霉吧。反正,霉着霉着你就习惯了。”

这句话刚落,一阵天旋地转,司空疾抓住她后衣领一拽,同时一个翻身。

形势再度扭转。

明若邪又被反压。

这一次,轮到她听到“咔嚓”一声骨折响。

她侧头,对上了正靠在她脸畔的一张布满皱纹的老妪的脸。那脸是黑灰的,都起了尸斑了。

这张脸离她的脸极近。

腐臭味冲鼻直呛。

司空疾捏住了她的脸,将她脸扭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女人啊!

离那老妪的脸那么近,她竟然还看,竟然还瞪大眼睛看得那么仔细!

“本王还是剖开你的肚子扒开胃找回那颗药吧,此时药应该还在。”轮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手掐在她的咽喉上。

“扒拉出来你还敢吃?”

“本王宁愿把药扒出来喂狗,也不便宜了你。“

司空疾手在腰间一摸,竟然真的抽出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来,尖锋抵住了明若邪的胸口。

明若邪能够感觉到那匕首的冰凉和锐利。

这个缙王与传说中的不一样,不是弱得只会咳嗽。

至少这一瞬间,明若邪能够感觉到他是真的有可能一yong li把匕首刺进她心脏,然后把她剖了。

她身受重伤,又中剧毒,实在也已经没有力气。

再缠斗下去只能死。

“咳咳咳,王爷,我想了想,一药之恩还是要报的。”明若邪毫无节co地改了口。

司空疾的眼底笑意隐隐,很快掩了下去。

抵着她的刀尖退了退,他咳了两声,“你怎么准备报恩?”

“陪您上金銮殿,拿到赐婚圣旨。”

“就凭你?”司空疾神情怀疑。

“王爷现在有其它选择吗?”明若邪扫了他一眼,都被*到死人堆选妃了,他的ch u境能好到哪里去?

就这还敢嫌弃她。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