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小雪又嫩又紧的,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再做我会坏掉的

2020-10-11 00:05:02美文铺子
小雪又嫩又紧的,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再做我会坏掉的
赵故作难受,颤抖的眼睛睁开一条线,手指着涨红顶端的小孔,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说道:“小雪,叔就是这里被咬了,你再不把毒
小雪又嫩又紧的,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再做我会坏掉的
 

赵故作难受,颤抖的眼睛睁开一条线,手指着涨红顶端的小孔,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说道:“小雪,叔就是这里被咬了,你再不把毒吸出来……叔快不行了。”

老赵感觉自己不上不下,浑身的渴望达到了顶点,但就在快要爆发的时候,王雪突然吐了出来,让他难受的厉害。

王雪看着老赵难受的样子,心中更加害怕了,但是又看到老赵下面涨大的一跳一跳,心中忽然有些过意不去。

如果不是自己洗澡被蛇咬了,赵叔也不会碰到这条蛇,也就不会被咬。

越想王雪心中就越是愧疚,忽然老赵一声惨叫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赵叔,我这次一定帮你吸出来!”王雪红着脸,将头埋在了老赵两腿之间。

老赵脸色涨红,喉咙发出低吼声,这是一股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快感,差点让老赵直接爆发出来,还好他快速按捺了下去。

“小雪,你这样是吸不出来的,让赵叔按着你,你跟着赵叔来。”

等到王雪在下面闷哼一声答应,老赵压着心中的兴奋,伸出双手,一手托着王雪的头,一手按着,慢慢的开始上下弄……

随着老赵按的越来越深,从王雪的喉咙中开始发出一些不舒服的闷哼,但是一想到赵叔是因为自己才那么痛苦,王雪就忍着不舒服让自己坚持了下来。

慢慢,王雪开始自己加快这个速度,一种诱人的娇喘从她口中闷声传出。

老赵心中兴奋,他知道差不多了,两只手颤抖的抓住王雪的雪白,用熟练的手法揉捏按压,王雪的身体也开始轻轻的扭动起来,双脚并拢缓缓磨蹭……

王雪扭动小柳腰的频率加快,她感觉自己的那里有了点滑腻,奇痒无比,仿佛骨头上有蚂蚁在攀爬般,喉咙里发出了娇媚的声音,整个人都变得柔软无力了!

老赵一股欲火早已经快要爆发,见王雪迷离的模样,哪还忍得住。

于是,老赵一低头,将王雪的头抬起,找到那期待已久的樱桃小嘴,重重的就亲了上去,同时腾出一只魔手,肆无忌惮的开始在王雪曼妙的身躯上下游走。

“嗯……”

王雪没有拒绝,反而一把将老赵抱住,胸口上下起伏,呼吸急促,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两条腿情不自禁的夹住老赵的腿,尽力磨蹭着。

“赵叔,我好热……”

老赵那双游荡的魔手,不甘心隔着衣服搔弄,直接掀起王雪的白色连衣裙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那一手掌握不了的柔软,随后就开始肆意的抚弄起来。

“唔……不要……”王雪双眼迷离,她感觉自己的圆润,被一只滚烫的大手紧紧的抓住,烫的心都要碎了。

这一刻,老赵再也按捺不住,脱掉王雪的底裤,找准位置,猛得冲了上去!

 

但不知怎么的,老赵把他的大武器从自己大腿根移开的时候,王雪竟然感到有些空虚,真不知道那个大jia huojr到自己身体里,会是一个什么感觉。

“小雪,叔没事了,蛇毒已经被你吸出来了。”做情事被打断的老赵,明白今天没有机会了。

看着老赵肿胀的地方逐渐变小,王雪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那么好的赵叔可不能因为自己出事了。

“对了,小雪,我们中蛇毒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告诉你爷爷,不然你爷爷会担心的。”老赵一边帮小雪拉好底裤,一边嘱咐到小雪。

“嗯,叔,我知道的。”王雪想起刚才吸蛇毒的场面,顿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要是能一直继续下去该多好啊。

正当老赵还想继续嘱咐小雪两句,便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声音逐渐变大,隐约还能听见脚步声传来。

“雪丫头,你在吗?”

“爷爷,我在的。”王雪急忙拿上自己那沾满老赵身下味道的粉色底裤,将它藏进盆里,随后羞答答的撇了一眼老赵后,便连忙向外跑去。

“雪丫头,咋这么慢啊,快跟爷爷回家吃饭了。”

“我东西掉赵叔这了,爷爷,我这就回去吃饭呢。”

看着老王带着王雪回家,老赵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可以品尝到王雪的滋味了。

又继续乘了会凉,老赵刚准备起身去做午饭,便看到一个女人慢吞吞的从大门走了进来。

来人是何茂村有名的寡妇郑薇薇,刚嫁到这个村的时候,她的老公李二柱就直接在洞房花烛夜后暴毙了,怀上的小孩也夭折了,因此乡里乡亲的都在传她是个白虎,专门克自己的男人。

但老赵可不太信这个,况且这个寡妇长的是真的很美,一米六几的个子,穿着宽松的花色长裙,前凸后翘,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似的。

正当老赵眯着眼打量眼前这个寡妇时,郑薇薇一手揉着腰,一边表情痛苦的走到老赵面前。

“赵叔,昨天我不小心扭到了腰,夜里疼的厉害,你是咋村远近闻名的医生,您看,能不能帮我治治。”

听到这话,老赵这才把眼神落在了郑薇薇的腰上,真是好一个细腰,看着没有一丝赘肉,要是能摸一把,该得多爽。

老赵心里胡乱想着,但是表面还是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笑道:

“小事一件,待会我给你拿点我的特制药,用不了三天就能好了。”

“三天?!要这么久啊,那可怎么办啊?”

郑薇薇听到需要三天才能治好,心里更加着急了,现在她的生活支出可是自己赚的,而且还要赡养自己丈夫的老母亲,这要是三天赚不了钱,家里连锅都要揭不开了。

一想到这,她的心里就无比烦躁。

看到郑薇薇这个样子,老赵也大概猜出了原因,要想让腰伤好的快一点,方法当然有,只不过需要推油按*一下......

一想到这,老赵就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郑薇薇,此时的郑薇薇一只手正扶着腰部,将硕大的柔软给挺了起来,绝美的脸庞看的老赵身下不由的挺立了起来。

老赵强压住心里的欲火,故作严肃的说道:“要想好的快一点,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怕方法你不能接受。”

“什么办法?赵叔,我知道你以前是县城里的名医,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郑薇薇立马急道。

“我听说你也在县城里待了两年,想必也听过推油按*了,如果由我帮你按一下,再涂上我配的特制药,腰伤明天就会有很大的好转。”

老赵眯着眼睛,暗自打量着眼前这个绝世尤物。

郑薇薇听完老赵的话啊,果然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在城里待了两年,懂得要比村里的人多的多,思想也开放的多,但是要让她脱了衣服让老赵在自己身上按*,却也有点难做出来。

可是自己家存的余粮不多,再担搁几天日子就过的更苦了,老赵是个医生而且年纪都跟自己父亲一样大了,想必也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一番纠结之后,郑薇薇脸红道:“叔,没事,你尽管在我身上施展就好了。”

老赵听到这话,欣喜若狂,可是表面还是一副老实的样子。

他走上前扶住郑薇薇,左手上摸着柔软无骨的小手,右手搂着细腰,让他不禁心里一颤。

与此同时,郑薇薇身子也不由的发软,郑薇薇自从丈夫去世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现在被老赵这么扶着,只感觉全身发软。

老赵将郑薇薇带进房间,让郑薇薇脱下衣服,并平躺在床上,看着花色长裙从郑薇薇身下缓缓褪下,老赵的渴望简直快要克制不住。

看着郑薇薇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的暴露在眼前,老赵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桌子上的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郑薇薇的后背探了过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