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新鲜美文

优美的文章摘抄 只有苦有辣的人生 才是最真实的团圆

2020-05-15 09:23:46美文铺子
  优美的文章摘抄 只有苦有辣的人生 才是最真实的团圆  林妹妹,今日我在天寿园,听见清风吹来松涛,旭日映衬着晓月,照耀在你汉白玉上最纯真动人的光芒。我放下那一束桃花,送给

  优美的文章摘抄 只有苦有辣的人生 才是最真实的团圆

  林妹妹,今日我在天寿园,听见清风吹来松涛,旭日映衬着晓月,照耀在你汉白玉上最纯真动人的光芒。我放下那一束桃花,送给你,和红楼永远的梦境。你离开了十三年,每每,在你离开的这天,上千上万的影迷带着鲜花,用葬花吟的余音,来为你天上的灵魂请安。清晓,旭日缓缓东升,这多像你来时,上天送来的模样。

  缓缓地走上洁白似月的台阶,眼前的大门浸润鲜血一般的红色,天寿陵园这四个字镶在深邃的黑色匾额上,太阳也不愿与金色的字结为知己,让那几个字死气沉沉的立在那里。进门,向左。这条路走到一片茂密的林中,然后又突然间开朗的只剩下草地,偶有几棵树随着微风摇摆,却也显得老气横秋。

  雕像前已经排满很多人了。整齐地,没有一个人打破这完美的队列。走到你那一尘不染的汉白玉雕像前,黛玉侧身而坐,应该是听到《牡丹亭》以后的伤感镜头。每个人走过去,放下那一朵花,让它在你的脚边,点缀你的墓碑,同时也做成花冢,当“侬今葬花人笑痴”时缓缓低吟,这世界,真的难以完美——永远都会不舍,永远都会离别。

  柳絮与春风的知己早在阳关客舍走向茫茫安西,大地已带来了春的消息。完成了使命,便梦醒归去,只留下如弥天大谎一般的一往情深。我们都被尘世的网束缚,需要完成的使命,最后留下仲秋之夜的叹息。曾经,你也在昏黄的灯光下编好粗大的马尾,系上有情人的红丝带。从重工业的钢铁城市走出的东北人,却在自己规划的使命中走向金陵与荣宁,在十里仁清中走向梦里的大观园,在盛夏里看着花开花落,或落泪,或是千金一笑。

  我好荣幸,我和你是老乡。说起东北的时光,或许那种豪爽与峻朗是最真实的展望。但你不一样,因为你如同黛玉转世而来,生而有江南金陵姑苏的清雅明亮。但我还在懵懂之时,你却在幽深的佛门永远地离去,让我只记得你的名字,和潇湘妃子现实的容妆。

  我只是一个喜欢《红楼梦》的人。八七年红楼梦开拍之时,我的灵魂还在天上毫无定所。我只知道你用古装惊艳了时光,或许这时,你并不像林妹妹,你就是黛玉啊。后来,电视剧的播出,彻底轰动了人寰,每个人都觉得,这就是书中的林黛玉该有的模样。第一眼看见,我感觉年少的我已然被这似哀愁似深邃的眼神望穿了秋水。那个在我脑海中幻想的,飘渺的人影,倏忽间清晰明亮起来,光芒伴着历史的痕迹,带着永远的凝愁,存在。

  理了理那朵白花的花瓣,让它重新变得整齐的完美。俯下身,我把那朵花放在你一张已然泛白的照片。三鞠躬,偶然一瞥,我今天才发现,地上有一块石头刻着你的名字和生平年月。它是那么普通,几乎在鲜花中失去了外表。前方的白玉雕像那样纯洁精致,这块石头又是朴素自然。或许,这块石头比任何墓碑都适合这里,因为自然普通的人生,总是每个人在自然中最深的追求。如你的身影,在佛门中远去,却可以在花前月下,在芙蓉般清雅,月光般柔和的白玉中纯洁天真地归来,长存。

  玉带林中挂,潇湘馆中的人生是短暂的,却是完美的。目下无尘,只追随着真心,从芙蓉花中走来,在文墨之中归去,留下的是美丽的倩影。然而,这也是你的结尾。我只能感叹,缘分是真的奇妙。和黛玉结缘,意味着一种空灵精致的人生,却又意味着,你只有这一种命运可以走。这是一条完美却孤独的路,路途很短,仿佛一刻就能到达,伴随着竹林泛黄,桃花易落,瞬间就成为了过往与永恒。

  林黛玉在《红楼梦》中有一句话,“我只是一个草木之人罢了。”如草木般的人生,面对这自然,不愿意有一丝一毫刻意的修饰,只随着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伴随着命运的眷恋或捉弄自然的离去到来。我一时无法理解这种人生的观念,我是一个希望自己长寿的人,我盼望着能更多的看到世间的美丽。但是,你就是这样,你更想保留的,是完整的生命,你不愿意残缺,哪怕生命如柳絮一样短暂,孤独地淹留,也保持着完好的花朵,让香绪三分,再入梦遥。

  阳光正好。春天最绿意的时候,走在这只有天上灵魂的地方。或者说,这里就是在离开中回来。每一个灵魂,只留下碑铭,带着活泼的人生远去,却把生命的传承留在了这里,所以花开叶泛,草长青,水长流,绵延而缓和。无论春夏秋冬,不论旭日晓月,生命的轮回总是完美的,带着满满的人生离去,再把纯洁清白如玉的灵魂带来,这就是永远。

  佛教给人最高的熏陶,或许就是忘记尘世,寻求来世而超脱。其实心在佛门,出家或犹在凡间是一样的,但对于你,那一场癌症必然是彻底放弃红尘,走向幽深的来生的直接原因。这是在尘世中的最后打击,皈依,对于你,这只是人生正常的修行,但对于每一片柳絮,这就是永别,那个真实的林妹妹从此随着桃花落而离开了一年三百六十日,前往了那香丘无处的天尽头。作为黛玉的你,随着红楼梦,一步一步,竟走上了贾宝玉的道路。虽然每个人都知道,林黛玉的结局总会到来,也即将到来。这不仅是怀念,不舍,更多的,是时人的不解与遗憾。但人生和身世已然抛尽,只留下如玉般天然去雕饰的灵魂,无法回归,承载着每个人渺茫的期盼。

  从你洁白无暇的雕像前走过,纯洁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前方,或许是掉落的桃花瓣吧。然这眼中却少了,那初晓的旭日照耀下的泪光点点,平静的只剩下纯纯的白,侧着身子而坐。我愿意在一无所知中去识谱,在古琴上奏一曲牡丹亭,虽然牵动的是寄人篱下的伤怀,却足以在晶莹的泪中,回到一颦一笑,一把团扇,一团鲛人泪的潇湘,隔着竹林听高山流水潺潺,轻轻的手把弦动,催着六安茶的香气充盈馆中,徜徉园内,让宝玉早起就匆匆赶来,轻轻叩响珠帘下的檀木门,却只是摇曳在清晓的柳枝回答,房中早已人去楼空,他发狂的奔向竹林中,望着犹有残月的天边,哽咽着,喃喃着,终于哭着喊出那声——“林妹妹,我,我回来了!”

  在香溪的彼岸,你撒下一绢桃花,每一瓣曾经光鲜亮丽的爱情,随着逐渐失去的阳光,在泥土的芬芳,算上辛酸的惆怅。我躲在竹林外,看着抽噎的肩膀颤抖上下,我不知是不是我恼了你。现在桃花零落,我在树下捧起些许花瓣,但你不在。我多么指望在让你恼我一回,即便是相互垂泪,我们也能相见。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是的,你就像那一个仙姝,虽然在世,却超然世外,那一片寂寞林是远方,是故事的结局。或许这里的树木有些少,应该多种一点湘妃竹,让绿蜡犹卷,散发脱俗的清香;或者增加一点水汽,至少不会让眼泪那么早还尽,只留下阆苑仙葩的空空美名。

  前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尽管现在当红的明星那么多,演过林妹妹的也数不胜数,但你演的,你用一生诠释的黛玉是永远的记忆。听闻你皈依的日子,癌症全身扩散,无法走动,拜佛烧香到剃度的最后几步,别人看你带着安详,别人的心中都是不舍,你呢?或许是默默地同最后的俗缘作别,或许只是在一步步的痛苦中想着超脱的彼岸。红楼梦后二十年,人生两至,如翩翩少年洗尽铅华。现在,你已在彼岸,如玄奘趟过了东流的尼莲河,向着西树几千秋的远方,向着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明月,等待着来世灵魂的回归。这里,每一朵花香,每一根梦甜香长,不知你能否细嗅,红尘中依旧的思念?或者你能否听见清晓的旭月,伴着春光的泪滴,对绛珠草生长的渴盼?

  这里的春光正好,远在郊野,褪去城市繁华的气息,仅用阳光,土壤,清风与细水,播下每一颗种子,等待着今生来世的发芽。这里的风景不仅是石碑与自然生物,而是在路上行走时,偶然拐进了一条小的石板路,可以去感悟发现每个人不同的生活。不论雕像静立,或者只是在肩并肩的壁碑中一个个被湮没地永生,这是一生的归结,也是一生的等待。不是天尽头的地方,这里香丘处处,花谢花飞,一度度质本洁来还洁去,让桃花片片,试看春残,已知侬身何日丧。

  “人生一世,草生一春,来如风雨,去似微尘。”一个人平常地走过,追随者本心,只要满足了生活的点点滴滴,就是圆满。或许每个人的人生观都不太一样,追寻完美的人永远不是期盼长寿的人生,因为完美让他们,让你不会错过任何的欢喜苦难,当发生所有的故事,都是坦然地面对,哪怕面对的就是人生的最后一刻,也要把那一秒变成一帧一帧的剪影,回想起一件件发生过的事,在瞬间将人生和人身都完全超脱于世外,迎接人生最后一次微笑。谢谢你,晓旭,你让我明白,即便你的身影走远,只有苦有辣的人生,才是最真实的团圆。

  人们都说你的人生是宝黛两个人的人生,或许,你的人生还可以算作晴雯的人生。不只是晴为黛影的典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晴雯叫了一夜的娘,听说你也一样。但比之于晴雯,你的呼唤绝对更深情,更残酷,因为那是割断红尘的莲藕,却最后连着红尘的那零星的几根若即若离的丝,微弱,却依旧倔强,惦念着尘世中最亲近的人。这种牵念,即便是断发赤脚,已被一僧一道加持而去的宝玉,也要在高歌青埂峰之前,对曾经自己最害怕的父亲磕头问讯,作为十九年下落凡间的感谢。但这也太过残酷,阴阳两隔前却已无法相见,仿佛只是一场梦幻,又在哪里,来得永远的感情?

  “什么一往情深/梦醒之后/不过是一场弥天大谎罢了”。或许,香蜜一样的人生,却也只是灰烬之后,如霜一般的冷沉。对于完美而精致的人生,那香烧尽之时,便是残缺的开始,完美的终结。一个人的完美是什么呢?或许不是一生的那种追求,而是在偶然中发掘的,对生命的依恋。如你,如黛玉,不能说一生在追寻着什么,而是在桃花飘落的的刹那感悟到了什么。那是什么?如同一种突如其来的压力,把人融入了自然,融入了落红无情的伤感。这也是为什么完美很短暂,因为这种感受在社会中,在人际中会被倏忽间脱离,留下一丝记忆,对感悟细细的回味,然而却早已不真切。

  青草伴着花香阵阵,芬芳徜徉充盈,装点着这本无生气的陵园,装饰着每一个远去的梦。这大约就是香绪三分入梦遥,伴着灵魂,行走在葳蕤绿树中,仁清长巷里,潺潺细水间,生命便不会凋零,不会归去,不会流走。会藏在潇湘竹林间,会游于金陵姑苏上,会浸入弱水三千里,或似芙蓉,或如碎雨,或若青石,用清白、微凉、纯净,等待一人近距离欣赏,等待一人凝望的泪光,等待一人只取一瓢饮。

  这般,红楼的结局仿佛被你写尽,尽管这部书并不完美,但梦犹在,天上掉下林妹妹,每一片柳絮都会期盼,下一次,你能带玉回归,让宝黛真正有缘,不要让花落人亡两不知,成为笔上、纸上、人间,最无奈的结局。即便是最不完美的残缺,也期盼着破镜重圆;即使是最难达到的完美,也要用残缺去成全。我愿相信,未来的,美好。

  书中黛玉,影上黛玉,人间黛玉。三玉相遇,乃有晓旭。“如果我死了/你是否失掉一些欢乐/为了我/是否会让你哀伤/在心头上停留片刻/在灯火辉煌的舞会上/你是否会感到孤独/在朋友们热烈交谈中/你是否会在角落里沉默/在甜梦萦萦的仲夏之夜/你是否会感到一丝凉意/在冬日雪花纷飞的清晨/你是否会感到寂寞/当世人已将我名字淡忘的时候/你是否会在心底/悄悄地为我/唱一首忧伤的歌”。你的名字,又何时会被淡忘?想到了红楼就想到了黛玉,想到了黛玉就想起了你。你留下真实的黛玉,哪怕只有一瞬,哪怕人生只留下这一瞬,这就够了,这就足够了。

  一朝入梦,终生不醒。一曲梦红楼,惟愿那里,那寒塘冷月之下,多一首枉凝眉,多一曲葬花吟。你问我会不会为你在心里唱歌,我一定会回答——会的。放心吧,黛玉,安心吧,晓旭。柳絮会,翠竹会,每个怀念你的人都会。

  在你的雕像前,我却没有三鞠躬,或许,你虽离去,但黛玉尚存,因为黛玉从你到来的那刻,便注定永生。你没有离去,只是从地上到天上,继续去演绎,去经历黛玉的木石前盟,绛珠前生了。清风吹过了每一朵雕像前的花,却没有一瓣凋落,都在熠熠生辉,盎然盛开。我默默的向你告别,沿着原路,走到拐角,回首,远望,再看你一面,栩栩如生,纯洁素面的容颜,在尘世中,在旭日晓月的变幻里,平静,安然,却格外显眼。

  晓旭,黛玉,今日在你的雕像前,我看到日月如梭,我听到清风安闲,我怀念四月的圆明园。转瞬之间,梦里三年,已是秋天。曾上红帆几回,玉洁花落绣成堆。我愿在在清旭中,在晓月下,手捧一块宝玉,等待着林妹妹,等待着你,等待着——

  清晓旭月带玉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