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新鲜美文

一男一女异性闺蜜称呼,他是我男闺蜜

2021-03-13 16:13:28美文铺子
一男一女异性闺蜜称呼,他是我男闺蜜




  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月牙弯弯的镶在上面,满天的星星围绕在弯弯的月牙周围,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而闪闪发光的宝石,调皮的在月光
一男一女异忄生闺蜜称呼,他是我男闺蜜




  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月牙弯弯的镶在上面,满天的星星围绕在弯弯的月牙周围,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而闪闪发光的宝石,调皮的在月光下眨着眼睛。

  落地窗的水蓝色薄纱窗帘在随风飘动着,掺杂着空气中细细密密的旖旎气息,舞动着。

  时尚简约却不失高端大气的卧房里,一盏幽暗的壁灯给房间更添几分氤氲,氤氲的让人看不清晰两个人的神情。

  唯美浪漫,简约沉静的水蓝色系的大床上,正在上演着一场越燃越烈的翻云覆雨。

  如被撕裂开来的疼痛瞬间贯穿了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疼痛让她倏然清醒,是的,清醒了,却还甘之如饴的沉沦其中。夜深,她像只慵懒的猫依偎在他的怀里,脑袋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即使已经麻了又麻,他还是一动未动,只怕扰到她的酣然入睡。

  夜色下,深邃如潭的幽眸望着她睡颜的眼神里,是无尽的柔情与纵容。

  她这张小脸从小就长得标志,肌肤更是白皙如雪,长而翘的浓密羽睫,每次在犯错误的时候,总是无辜的忽闪忽闪,让他做不到去惩罚她的错误。

  如熟透的樱桃般娇艳欲滴的小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他只要看到,就有一种忍不住亲上一口的悸动。

  他不禁笑了,幸福里也不免夹杂着这些年以来对她的无可奈何。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比她大一岁,从小学到高中,他都比她高一级,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同级了,不是他高考落榜,而且他任忄生的等了她一年,因为她身边有个男孩子天天追她,他不放心。

  他们身边的无论家人还是朋友,都觉得他们会是一对,其实因为两家是世交的关系,从仲立夏出生后,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

  所有人都以为到了恋爱的年龄,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可他们却偏偏违规了常理,他们恋人未满,却成了比朋友还要深一层的好闺密。

  每次想到仲立夏这个坏丫头和身边的朋友如此介绍他的时候,他都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他是我男闺蜜。”

  众人皆怀疑,“什么啊,一看就是男朋友。”

  “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我可是和他共ch u一室,亲眼见到他赤身*体自食其力那一幕都没觉得脸红心跳的好闺蜜。”

  “……”

  所以,他们身边的朋友无一不知道他明泽楷在那方面自食其力的时候被她仲立夏亲眼目睹过的事情。

  可那又怎样,所有人也都知道,在他明泽楷的字典里,仲立夏三个字和纵容这个词语是画等号的。

  他任由她为所欲为,任由她胡作非为,也任由她任忄生妄为,专横跋扈,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其实仲立夏在明泽楷的人生中,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

  很期待天亮她睁开眼睛时,看到身边的他,是怎样的一个反应啊?

  他抿嘴浅笑,闭上眼睛,睡觉。

  ……

  清晨的阳光,金灿灿的传过落地窗,透过水蓝色纱帘,耀眼的折s he到男人俊美无比的五官上。

  仲立夏微张着殷红的小嘴直直的盯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这张脸,绝对是世间少见,比稀释珍宝还要难得一见。

  帅,酷,俊,完美,无可挑剔,无懈可击。

  只是,为什么会这么眼熟呢?这男人除了她家男闺蜜明泽楷还能是谁啊。

  脑海里是昨晚零零散散的画面,她喝醉了,因为失恋了,不,是tmd的被瞎了dog眼的猪给甩了。

  后来,明泽楷就出现了,再后来,她非让明泽楷背着她回家,明泽楷最受不了的她软磨硬泡的撒娇攻略,再然后,到家了。

  她说要洗澡,结果在浴室里摔了一跤,他进门的时候,她就坐在浴室里又哭又闹。

  后来她说了什么啊?!她竟然主动要求他帮她洗澡……

  OMG的,她昨晚一定是喝傻了,再怎么着,也不能忘了他明泽楷也是个公的啊。

  脑袋突然切换到另一个画面,倏然,掀开身上的蚕丝软被,果然,一阵清凉……

  她缓缓的用小手堵住了自己张大的嘴巴,在看看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沉的明泽楷。

  真睡了!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玩耍啊,酒j ing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太容易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仲立夏是懊悔的想要撞墙啊,趁他还睡得沉,三十六计溜之大吉,等他醒来之后来个死不认账。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刚踏在软软的水蓝色地毯上,地面上散落一地的凌乱让她立马羞红了小脸,不自觉的咬住了吹弹可破的chun瓣。

  猫着身子,摄手摄脚的走出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合上了房门,她怎会知道,刚才她可爱又可恨的‘逃跑’,一双深眸早已尽收眼底。

  明泽楷一双深眸凝着水蓝色床上那一抹绚烂的红,如开在腊月里娇艳欲滴的花朵,迷人心扉。

  仲立夏洗好澡从外置浴室出来的时候,本来是想要去倒杯水喝,没想到餐桌上竟然已经准备好了西式早餐。

  明泽楷,他已经醒了?

  只是……早餐旁边的药盒里是什么东东?好像在某个频道的c ha播广告上看到过。

  某男全身只在j ing壮有型的腰间,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慵懒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她冷冰冰的来了句,“b y药,以防万一。”

  b y药!

  仲立夏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她也看清了药盒上的那几个字,美眸怒瞪着已经站在餐桌另一旁的wbd。

  顿时火冒三丈还要高三丈,一把抓起药盒直接扔在了明泽楷的脸上,“明泽楷你大爷的,爽完了让本姑n ain ai遭罪。”

  明泽楷英气的眉毛邪魅一跳,弯身从地上捡起那盒药,毫无波澜的看着怒气冲天的仲立夏,语气淡漠,“不然呢?还想生个孩子不成,别闹了仲立夏,我现在这未婚妻还是你非常热心帮忙撮合成的,你是想让我为了你,毁婚不成?”

  仲立夏咬牙切齿的怒瞪着他,的确是,这药就算他不给她吃,她也会自己去买了吃,她还真能和他生个出来不成,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们两个人之间。

  “……”仲立夏从餐桌上拿起药盒,拆开,憋着泪生吞了两片b y药。

  她当然也没注意到,她将要送进嘴里的那一颗,明泽楷眉心间的紧蹙。

  仲立夏想都没想,直接将明泽楷递给她的那杯水泼到了他那张英俊到无懈可击的脸上。

  她现在都有种扑上去撕了他的冲动,可这人偏偏是个妖孽,妖怪转世,什么时候,无意之中就会有蛊惑她神志的本事。

  清水顺着他完美的俊脸露珠一般的蜿蜒而下,仲立夏小心脏莫名咯噔一跳,喉咙发紧。

  那个……仲立夏使劲的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那个今天以前,怎么都没觉得他身才这么的完美呢?

  话说,竟然有种投怀送抱的感觉,她一定是被他下了蛊,鬼迷心窍了。

  还有,他明泽楷就不能把她仲立夏当成个异忄生来面对啊,天天在她面前,能少穿就不穿的瞎溜达。

  仲立夏胡乱的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嗓音干涩,“明泽楷,你去穿好衣服再来吃饭。”

  明泽楷不以为然的低头看一眼自己,她要是不说,他还真打算去穿衣服的,这个暴脾气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还往他脸上泼水!

  现在她让换,他还偏不换了,就喜欢和她唱反调,看她不能拿他怎么样而抓狂的样子。

  “我全身上下你那里没看过啊,麻烦,赶紧吃饭。”

  仲立夏想看又刻意的不看,一双大眼睛一直不停的乱眨巴,“……什么叫被我看过,明明都是你主动让我看的。”

  明泽楷冷哼一声,很不屑的态度,“昨晚我可没主动,仲立夏,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不懂得矜持一点儿呢?”

  矜持?!那两个字怎么写?她仲立夏的字典里,有吗?

  不过……心虚的问他,“我怎么对你了?我很……狂野吗?”

  明泽楷不紧不慢的转过身去,把自己的后背给仲立夏看。

  仲立夏的大眼珠子瞬间都快瞪出来了,天了个噜噜,昨晚他是被老虎袭击了吧!

  “我干的?”绝对不可能,她那么温柔的一只小猫咪软妹子,绝对干不出这种事出来。

  明泽楷指着他腰间的一圈牙印,“你咬的。”

  仲立夏一时语塞,膛目结舌,小脸通红,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虽然经过昨晚已经酒后失身变成小女人了。

  但一颗少女心还是满满的纯真好不好。

  现在……

  只能耍赖,反正绝不负责,“我喝醉了,你也喝醉了不成,就算是我非缠着你,你也……”

  他干嘛这样直勾勾的凝着她,她都忘了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她不说了,明泽楷到直接问了,“我也怎么样?”

  “你也不能就配合了啊。”就不相信,她一个弱女子还能强了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不成。

  明泽楷冷冷的凉笑着,“仲立夏,你真的该找个男朋友了,不然我怕你下次还会趁着喝醉酒对我乱来。”

  仲立夏气的全部血液都往脑袋上冲,真的有种快要晕过去的感觉。

  特别是看他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就想直接掐死他。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