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公馆,像司少帅这种人,看上了自然一定要弄到手

2021-03-09 20:56:58美文铺子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公馆,像司少帅这种人,看上了自然一定要弄到手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公馆
  “我是普普通通一个人,不合你的口味,你能否饶过我?”顾轻舟转颐,双
  司行霈jr顾轻舟公馆,像司少帅这种人,看上了自然一定要弄到手

  司行霈jr顾轻舟公馆


  “我是普普通通一个人,不合你的口味,你能否饶过我?”顾轻舟转颐,双眸被眼泪洗过,似月夜下纯净温柔的海水,泛出幽蓝的光。

  “我疼你都来不及呢!”司行霈笑。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chun上,她的chun很嫩,一颤一颤的说话,像玫瑰豆腐,软甜细滑。

  司行霈在她chun上轻啄了几下,这才将她抱回副驾驶座,开车送顾轻舟回到顾公馆。

  回到顾公馆,顾轻舟将自己反锁在房里。

  她没有经过情事,却也不傻,她知晓司行霈要她。喜欢不喜欢另说,想睡她是不言而喻的。

  什么时候吃了她,看他的心情,顾轻舟没有半点自主权。

  像司少帅这种人,看上了自然一定要弄到手;到手之后,大概是不会珍惜的。

  他挑挑选选还没有成亲,听他的话风,他是要一个家族权势滔天的女人帮衬他,顾轻舟没资格做正妻,她身份地位不够。

  预料到自己的未来,要么是给司少帅做小妾,要么是被玩厌了抛弃,顾轻舟用被子蒙住了头。

  她想回乡下了!

  她虽然是二少帅名义上的未婚妻,却至今没见过二少帅,和司夫人的关系也势同水火,嫁给二少帅希望渺茫。

  哪怕走了狗屎运,真的成功嫁到司家,就像司行霈所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他那么残忍,又在一个屋檐下,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偷顾轻舟的,到时候顾轻舟的下场更惨。

  这条路是个死胡同。

  顾轻舟连连吸气,总感觉屋子里沉闷,她有口气透不过来。

  腊月的夜风寒冷,摇曳着窗外梧桐树的虬枝,似鬼魅舒展枝桠。

  顾轻舟走到阳台上吹风。

  隔壁阳台的门轻微一响,她的异母兄长顾绍走了出来,手里拿了件他的大风衣,披在顾轻舟的肩头:“别冻了。”

  他的衣裳很宽大,顾轻舟被紧紧包裹着,暖流徜徉周身。

  “谢谢阿哥。”顾轻舟低声道。

  顾绍腼腆微笑,不善言辞的他,此刻不知该说什么,就和顾轻舟一样,伏在栏杆上,望着远ch u迷茫夜景。

  华灯初上的yue城,ch uch u都是灯火的海洋,远远还能听到靡靡乐声,那是舞厅的梵阿铃。

  “舟舟,欢迎回家。”顾绍看着远ch u的夜景,声音温柔。

  顾轻舟心头微动,这个家里,也只有顾绍能让她感受到真正的温暖。

  “早些睡吧。”顾绍拍了下她的肩膀,很快就缩回了手。

  从小没见过面的妹妹,很难产生亲情,顾绍倒觉得顾轻舟很纯美,像保存得很完全的古董,不染世俗气。

  他心头微动,转过来视线。

  “阿哥,陪我说说话吧。”顾轻舟倏然轻轻拉住了顾绍的袖子。

  顾绍一张脸就红透了。

  顾绍问顾轻舟:“你在乡下读书吗?”

  “不读,只认识几个字。”顾轻舟低声道。

  “那你整日做什么?”顾绍好奇。

  顾轻舟细皮嫩r,chun红齿白,不像是田地里劳作的,应该也是养尊ch u优。

  “我跟着一位师父学医术。”顾轻舟道。

  顾绍错愕:“医术?”

  “嗯,中医。”顾轻舟道。

  “可中医都是骗人的,现在学者们都在讨伐中医。”顾绍眉头蹙得更深,“你学中医有什么用?”

  “中医并不是骗人的,那是老祖宗的智慧。”顾轻舟道,“比如阿哥你,生气的时候会头疼欲裂,甚至倒地昏迷、口吐清水。吃了很多西药都不见效,若是我给你开方子,三剂药就能吃好。”

  “你.......你怎知我的顽疾?”顾绍大为意外。

  “中医便是可以相面而诊断。”顾轻舟道,“阿哥不是说中医无用么?”

  顾绍哑口无言。

  他自然是不敢让顾轻舟治疗的,只当顾轻舟是从旁ch u打听到的,讪讪笑了笑。

  他们兄妹俩说了一会儿话,

  顾轻舟只得先回房了。

原标题:司行霈jr顾轻舟公馆,像司少帅这种人,看上了自然一定要弄到手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