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司行霈疯狂的很见面就要顾轻舟_顾轻舟吓得魂不附体,亲吻是什么滋味?

2021-03-09 20:55:35美文铺子
  司行霈疯狂的很见面就要顾轻舟_顾轻舟吓得魂不附体,亲吻是什么滋味,她事后一点想不起来

  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
  老太太没有多想,道:“也好,你送送轻舟,以后是一
  司行霈疯狂的很见面就要顾轻舟_顾轻舟吓得魂不附体,亲吻是什么滋味,她事后一点想不起来

  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


  老太太没有多想,道:“也好,你送送轻舟,以后是一家人了。”

  出了老太太的屋子,顾轻舟几乎是一路小跑,想要赶紧摆脱此人,去司公馆的门口叫hu ang包车回去。

  司行霈双腿修长,步履随意,也能跟得上顾轻舟的小跑。

  他不说话,薄chun微微抿着,眼角有淡淡笑意。

  到了大门口,顾轻舟张望,发现没有hu ang包车,心下一急时,司行霈已经拽住了她的胳膊。

  “你做什么!”顾轻舟挣扎,“松开我!”

  她力气不及司行霈,已经被他推上了他的奥斯丁汽车的副驾驶座位。

  司行霈自己开车,一路上沉默不语,开出了司公馆约莫十分钟,在一ch u僻静的马车边上,他停了车。

  顾轻舟后背绷得紧紧的,双手攥紧。

  司行霈却一把将她抱过来,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

  他呼吸清冽,凑在她的脸侧问:“我的小贼,几天不见你就成了我弟弟的未婚妻?之前不是还说,要做我的女人么?”

  顾轻舟往后躲,不小心压到了方向盘的喇叭,汽车刺耳的嘶鸣了起来。

  零星的行人纷纷侧目,往车上看,顾轻舟一瞬间脸色惨白。

  这要是被人看到.......

  顾轻舟收敛心神,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我从小就是你弟弟的未婚妻,你若还有人伦,就松开我!”

  司行霈凑在她的颈项,轻轻嗅了下,笑道:“我吻过你,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不答应,我的女人不会嫁给任何人,也不会是任何人的未婚妻!”

  顾轻舟倒吸一口凉气。

  可那时候顾轻舟吓得魂不附体,亲吻是什么滋味,她事后一点想不起来。

  顾轻舟沉下心,声音冷锐:“你不是要娶个身份尊贵、容貌倾城的女人吗?我可不尊贵,也不倾城。”

  司行霈哈哈大笑。

  他的chun,几乎要贴在她chun上,轻轻掠过:“我说的那是正妻。怎么,你想做我的正妻?”

  顾轻舟大窘,尴尬且难堪,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太抬举自己了,司少帅说他的女人,而不是他的妻子。

  他的女人何其多!

  “正妻有什么好的,那只是摆设!没听说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么?”司行霈低笑,“你要是真嫁给我弟弟,我照样偷你!”

  他说罢,一双手捧住了她的脑袋,深深吻住了她的chun。

  亲吻是什么滋味,顾轻舟现在懂了。

  司行霈的气息炙热温醇,与女孩子的馨香不同,他浓郁的男忄生清冽,紧紧包裹着顾轻舟。

  他强悍撬开了她的chun齿,温热的舌在她口腔里游荡,似个八面威风的将军,一寸寸巡查自己的领地。

  她挣扎着推他,=然后再次撞上了汽车方向盘上的喇叭,鸣笛声尖锐刺耳,顾轻舟的心被那一阵阵刺耳声悬得老高。

  “别这样,别这样.......”她软了,无计可施的她,软软求饶,像只无助的猫儿,从chun齿间呢喃,眼泪顺着白皙面颊滑落。

  司行霈尝到了眼泪的咸苦,听到了她呢喃的哽咽,心头起了怜悯,松开了她。

  顾轻舟一哭就停不下来。

  “为何要欺负我?”顾轻舟哭道,“我虽然偷了你的手枪,也救了你一命,我把枪还给你就是了。”

  司行霈气息微喘,额头抵住她的,轻笑道:

  “傻孩子,就是你救了我一命,我才要报答你啊!”

  “你这是让我万劫不复。司督军和老太太知晓,会将我扫地出门,我需要司家的帮助。”

  顾轻舟眼泪止不住,

  “没有你这样的报答。”

  “我自然要报答,我r偿给你。”

  司行霈低喃,猛地撕开了自己军装,扣子脱落,露出j ing壮的*膛。

  寒冬腊月,他却只穿了件单薄的军衣,军衣里空空荡荡。

  顾轻舟眼睛微颤,使劲转开头。

  司行霈握住了她的手,纤细嫩白的小手,指甲修剪得整齐干净,指端粉润,贴在他的*口。

  “轻舟,你会喜欢我的,没有女人不喜欢我!”他笑声磁醇,在顾轻舟耳边吹气。

  顾轻舟的眼泪渐渐流干了,再也挤不出来。

  她茫然望着车窗外。

  街景凄凉,干净的柏油大马路上,方才的路人走过,此刻没有半个行人。

  “我不喜欢,我永远不会喜欢你这种变态!”顾轻舟咬牙,“你若是真心报答我,就装作不认识我,离我远远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