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春过西冷喜欢你

2020-09-26 15:48:42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段风寻新浪微博|段风寻一愚人节那天,俞薇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推上了学校的风口浪尖。当时室友正抱着笔记本猛捶桌子:“哈哈李冰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春过西冷喜欢你

文|段风寻

新浪微博|段风寻

愚人节那天,俞薇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推上了学校的风口浪尖。

当时室友正抱着笔记本猛捶桌子:“哈哈李冰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冰冰!”而被喷得满是n ai茶的显示屏上,“表情包制作大赛”一行大字正在A大贴吧首页闪闪发亮。目前最火的表情包,主题名为“西冷牛排”,设计者的ID为“半分熟”,其获得的票数高居榜首。只是俞薇没想到,表情包图片取材,竟然来自李西泠!

此人是无事不管的自管会会长,平日里不苟言笑,冷若冰霜,江湖人称“李冰冰”。而参赛的表情包将他的冰山美男形象完全颠覆:冷笑、鬼脸……奇葩表情应有尽有,还配上了华丽丽的文字:

“好烦,每天都被自己帅醒……”

“给大佬递茶……”

跟帖多是对表情包设计者身份的猜测,譬如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高考前被抛弃的恋人……三观崩坏,脑洞大开,俞薇扶额叹气间,手机里便钻进两条消息。

“在不在?”

“你既然自封为A大解码界的扛把子,那请帮我一个忙。”

是李西泠!

以前他和她聊天,全是“嗯”“啊”“哦”单字回复,现在风格突变,看样子他气得不轻。

在室友幸灾乐祸的目光里,她有气无力地打字:“什么忙?”

很快,可怕的“嘀嘀”声响起。

“帮我查一查‘半分熟’的真实身份。谁让我愚人节不好过,我就让谁清明节不好过。”

俞薇拿着手机怔了三秒,才慢吞吞回了句:“我尽力。”

没想到对方还回了个微笑表情过来。

Y森森的表情在俞薇眼里不断放大,再放大,活了十九年,她在那夜第一次失眠了。

熬过愚人节,为了让自己显出很忙的样子,俞薇当上了“三院联合义务维修协会”志愿者,专门负责电脑系统的重装问题。

摆点那天长龙似的的队伍贯穿整条博学路,俞薇业务太多分身乏术,垂首重装系统之际,她好心提醒对方:“同学,以后少看点小电影,多看点有内涵的东西,否则电脑还会中毒的。”

弦弦柱柱的阳光透过树叶漏下来,她只看到一双骨节分明而又瓷白的手撑在了桌子上:“请问,什么是有内涵的东西?”

俞薇惊悚地抬头,差点撞到对方的下巴。

“李……冰冰?!”

可不就是李西泠!周遭的人已经自动以他为圆心围成直径一米的圆,谁都知道自管会招惹不得,否则那群“打手”随时会没收掉寝室里的电磁炉、热得快……

见他长眉微皱,俞薇立即心惊胆战地解释:“李冰冰不是演了部《风声》吗?我是说那个挺有内涵,不是说你……”,效果却适得其反,对方似乎对她的絮叨颇为不耐,只递来一个纸袋堵话:“喏,我妈让我带给你的。”

还是……宋嫂鱼……

俞薇定睛,发现这次纸袋里不只有食盒,还有一瓶娇兰一千零一夜香j ing,寓意长久之爱。李西泠咳了咳,耳根泛出可爱的粉色:“鱼是你的,香水,麻烦你帮我送给陆雪,行吗?”

陆雪是大三计算机系才女,也是俞薇班上的辅导员,她也不是第一回充当两人爱情的信使了。只是黯淡的食盒和j ing致的香水包装对比实在鲜明,扎得俞薇眼睛有些疼。

他一走,俞薇便把鱼全部分给了同学,大伙大快朵颐时不由得赞叹:“俞薇,好羡慕你哦,和冰冰男神青梅竹马哎……”

她盯着香水包装没吭声。

青梅竹马?呵,还真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她不好开口,如果她没有一个校长爸爸,如果李西泠的父亲不需要评教师职称,那么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交集。至于宋嫂鱼,只因某次在李老师家蹭饭她夸了两句,李伯母就以为她喜欢,总是做好托李西泠带来,而他自然不乐意。

每次他送鱼的那副表情呀……

俞薇想,她吃的不是鱼,而是鹤顶红。

众望所归,“西冷牛排”表情包斩获特等奖,据说获奖者不仅有丰厚奖金,还有校级荣誉。在颁奖现场,天才设计者“半分熟”却迟迟没出现。

我又不傻!坐在最后排的俞薇腹诽,没错!“半分熟”ID就是她的小号,但天地可鉴,制作表情包的创意和荣耀,都属于那个天杀的盗号者。她浏览完网友呜呼哀哉的留言,默默关掉网页看向讲台。

灯光下,李西泠长身玉立,一身银灰西装衬得他容颜俊逸如天神,优秀如他,大二便被导师提拔做课题。当讲座到达提问环节时,台下“嘭”地炸开了锅,尤其是女生,她们争先恐后地举手想借此吸引男神的注意力,但博得他青眼的只有一位。

众人只看到前排一个娉婷身影站起,声音软糯动人:“我想请教,关于纳什均衡中的囚徒困境理论,是否可以运用到爱情里去?若无互信,谁也不愿迈出第一步,沦为囚徒,二人都得不到幸福。”

这不是她家辅导员陆雪吗?秀恩爱跑到这种场合,不怕遭雷劈?讲座结束后,俞薇等在一边在心里垒俄罗斯方块,陆雪的调侃还是钻到了她耳朵里:“伯父怎么给你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害得我每次给你寄东西,都写成‘李西冷’”

李西泠的声音温润如山间泠泠泉水:“来自一句诗,鹤飞不带箫声远,春过西泠第二船,辨识度是不是一下提高了?”

她有些心酸,明明最开始,他也可以这么对她。

十五岁时,他被李老师强压着给她补课,她和他套近乎:“你叫李西冷?是因为伯母怀你时很爱吃西冷牛排吗?”

而他很没幽默感地把练习册摔到桌上:“我爸要讨好你爸,并不意味着我要讨好你。现在离补习结束还有一小时五十七分钟,你赶紧抄,抄完后你玩你的,我不管。”

那时俞薇以为是自己太唐突,他一个眼高于顶的优等生看不起走后门的也很正常,而现如今他对别家女孩解释名字时仿若chun齿留香,她才知道不是他冷情,只是因为他想暖的女孩,不是她。

最后是陆雪先注意到她:“薇薇,你也对经济学有兴趣?”

俞薇心虚地看了一眼李西泠,她其实是来向他交代表情包恶作剧的,但她再不解风情,也懂得要在他女神面前维护他形象的道理。

见她点头,陆雪眼睛一亮:“正好,这周五你有空吗?西泠的自管会要举办一日情人节,他说自己女生缘太差,你可以替我去吗?”

女生缘太差……这借口真绝了。

但俞薇心善,为了顾全李西泠的面子,她一口答应下来。陆雪走后,她看向一边整理文件的李西泠,笑得有些谄媚:“我们不会真要去参加那个什么情人节吧?”

李西泠眉眼一凛:“我是该身先士卒的自管会会长,你说呢?”

一日情人节设在“5·21”表白日,校园里是粉色丝带和气球的天下,弥漫着恋爱的酸腐味。活动主会场里,李西泠依旧顶着一张万年冰山脸,只是手心滚烫,俞薇被他攥着浑身不对劲。没想到后面的互动一个比一个肉麻:合咬面包圈、情话对对碰、对视六十秒……简直就是一个变相的相亲趴。

俞薇在对视得快成斗j眼时,终于忍不住吐槽:“谁想出的这些损招?真是个撩妹狂魔!”

对面的李西泠揉了揉眉心:“是我。”

诡异的尴尬笼罩过来,她试图打破冷场的气氛:“上次你要我查的那个表情包ID,已经有线索了。”

他眸中似有流星划过:“谁?”

“一个……无聊的键盘侠,我……已经把他的电脑给黑了。”

她没注意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因为很快主持人又分发“爱神”胸牌,要求情侣们为对方别上。在为李西泠扣别针时,她只听到他浸染着温柔夜色的“告白”:“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即便这只是互动的一个情节,她还是不争气地手抖,却不小心被别针刺伤,细小的伤口凝出颗血珠,在他的白衬衣上晕染出一朵妖冶的红花。李西泠似乎欲言又止,但所有的话到嘴边只化作一句叹息,他解下绑着二人臂弯的丝带,没入人海为她去买创可贴。

俞薇看着手上的细小伤口,因为这个意外,她算不算在他胸口烙下了一颗朱砂?

但她等到月上中天,李西泠还未出现。互动已经到了最后的双人华尔兹阶段,宛转的爵士乐里,有人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同学,我叫张寒,你也被放鸽子了?要不咱们凑一凑?”

难道她看上去很悲凉?俞薇气愤地扬了扬手中的丝带:“我有临时男友了!”

刚说完,手机铃声就响起来,电话里李西泠的声音有些喘,他只说有些急事便匆匆挂了电话。俞薇握着手机在原地呆愣片刻,随即她拿起一打啤酒,直直站到刚刚那位男生面前。

“你叫张寒?比惨吗?来啊!”

后来俞薇才知道,李西泠放她鸽子,是因为陆雪急忄生肠炎发作,在危急时刻打了电话向他求助。被女神召唤,谁还记得住角落里的她?

探病那天,俞薇提着水果抱着鲜花,带着全班同学的慰问信,在病房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李西泠给陆雪削苹果时眼底的温柔,陆雪抚了抚他的刘海,二人便相视一笑,毫无那日自己和他玩“对视六十秒”的尴尬。最后她是被护士拽进门的,李西泠表情依旧淡漠,只在看到她的果篮后表情才有了波澜:“怎么买了猕猴桃?她有胃病,不能吃。”

俞薇尴尬得低头找地缝,听到病床上的陆雪娇嗔着责备他不懂事时,她开始怀念十五六岁时,不善言辞的少年跟在她身后的模样。那时琼花向晚,hu ang昏下,二人相融的影子多么温柔。

平复好情绪,她乖乖传达班长口信:“这学期的班级活动,大家决定去清远,学姐你要不要一起?”陆雪听到漂流立马起了兴致,俞薇还未来得及松气,就看到她看向李西泠:“到时候,西泠,你也陪我一起?”

五道天雷轰隆隆砸了下来。

半个月后,清远玄真。

蜿蜒的峡谷水悬在山间,浩浩荡荡,九曲连环。俞薇笨手笨脚地穿上救生衣,怎么也系不好带子。她本想叫李西泠帮忙,扭头却见他正和陆雪谈笑风生,她的心一下就沉到了冷冰冰的江水里。

不知何故,她忽然很烦躁,便情不自禁地吼出声:“张寒,过来!”

踌躇着不肯上漂流艇的张寒只好上来,世界太小,放他鸽子的女生就是陆雪,患难与共后,两人关系已经升华成了铁哥们儿。看着他翘着兰花指细心地打蝴蝶结,俞薇忍不住赞叹:“谁以后要娶了你,真是有福气。”

这戳到了张寒痛ch u:“薇薇,你故意的……”

“哈哈,怎么会!我是真心觉得你好!现在暖男很抢手,那种冰山男,只活在小说里!”

她没心没肺地大笑,偏头去看李西泠,正好触及到他来不及收回的冰冷视线。

漂流船顺着激流呼啸而下,一路上,张寒抱住俞薇的手臂狂叫不止。好不容易到了下游,大家纷纷跑上大船去抢陆雪手里的毛巾擦头发,俞薇为了最后一条毛巾和张寒大打出手,却还是惜败。江风一吹,她冷得上牙打下牙,频率是每秒三下,直到李西泠挡在她身前。

男生黑发微湿,凌乱搭在额前,在薄暮微光里有蛊惑人心的味道。

然而下一秒这种暧昧的气氛便立马消失,他把毛巾扔过来,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的笑:“你眼光真差。”

被毛巾糊了脸的俞薇哑口无言。

游船时船舷边不知起了什么冲突,听到“扑通”落水声后,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俞薇在不经意瞟到浮起水面的黑色背包后立马慌了神。那是李西泠的,她来时便听他提起他正在做Econometrica(计量经济学)论文,草稿已打印好,只等着交上去给导师批改。现在包掉进江里,那论文岂不是前功尽弃?

不知哪来的孤勇,俞薇当机立断跳下河,下游水流缓慢,她很快就拿到包,游回时却出了事。

该死,抽筋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陆雪,她一脸焦急,及时把在舱内改论文的李西泠叫了出来。被救护员和李西泠捞到甲板上时,俞薇还不忘举起手里的包:“这个……我拿上来了……”

她想,他起码会说一句谢谢。

结果李西泠却寒着脸把头一偏,倒是张寒扑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薇薇,你对我太好了啊!”

俞薇莫名其妙,张寒小声解释:“那包是我的,里面东西不值钱,没想到你会为它去跳江……”

她瞬间觉得,世界崩塌了。

经此一役,俞薇感冒了,烧到四十多度,整个人头重脚轻,所以她也分不清,那场和李西泠的争吵,是现实还是梦境。

白天大家都去游天鹿园,朋友圈转发的照片里,李西泠搂着陆雪的肩笑得一脸灿烂。俞薇躲在棉被里,一张一张地浏览,然后将李西泠的照片一一截图保存。

这样她的图库里,也有他的微笑了。

那夜更深露重,迷迷糊糊陷入黑甜的俞薇被敲门声吵醒。她睡眼惺忪地打开门后,李西泠径直走进来把棉被扔到她床上。她觉得惊奇,那年高二她在学校感冒,李伯父让他陪她去打针,他的脸甭提多臭了,现在竟然来给她送温暖!

俞薇来不及感动,就迎来李西泠劈头盖脸一阵嘲讽:“你还真是一往情深,为了他的一个包,连命都可以不要。”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讽刺白天那个乌龙事件。

也许是因为起床气,也许是因为积怨已久,俞薇愤愤地说:“我一往情深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爸还是我哥?国家主席都不会像你一样管这么宽吧?”

李西泠没想到她会顶嘴,她看着他墨色翻涌的眼,胆子忽然大起来。

“李西泠,其实我非常讨厌你,非常非常!我讨厌你在我面前那副高人一等的臭屁样!讨厌你被逼着对我好时的虚伪表情!讨厌你漠然、冷淡、清高的忄生格!讨厌你带的宋嫂鱼,讨厌你的一切!”

吼着吼着,她就哭了出来。

时间静止了,二人对峙良久,李西泠才冷笑一声:“彼此彼此。”

开门时俞薇急匆匆地抱起棉被塞回去:“把它拿走!我知道,是李伯父打电话过来交代你的。不过现在,你可以解脱了,以后我会告诉我爸,你很照顾我!”

说完之后,俞薇如释重负,很好,以后两个人都不用伪装得那么辛苦。

但洒脱的下场是重感冒。俞薇躺在床上觉得忽冷忽热,昏昏沉沉间,有滚烫的掌心贴过来,她像是数九寒天里的跋涉者找到了一盆炭火,无比依恋。因为她总觉得,掌心的主人,会是李西泠。

但醒来时,她只听到张寒的咆哮:“薇薇你终于醒了……我的手都被你压麻了……”

她不清楚那股失落感从何而来,看见张寒翘着兰花指将一碗药吹得全是口水,她连忙一把推开。

本来一场愉快的漂流之旅,却闹得不欢而散。当然,这只是针对李西泠和俞薇,其余同行的人,都有自己的收获。

其中收获最大的便是辅导员陆雪,湖光山色里,她竟得遇良人,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俞薇一直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神通广大的一个人物,才能把陆雪从李西泠手中抢走?毕竟从客观角度评价,李西泠当起男友来可以打满分。

她一边进行着各种天马行空的猜测,一边拿起菜单遮住脸,露出一双j ing灵般的眼睛。

螳螂捕蝉,hu ang雀在后,此时油烟弥漫的小餐馆里,最前面坐着陆雪和她的新男友,再隔两桌,便是戴着棒球帽的李西泠。见到他时她还很诧异,这么一个高冷死要面子的人,也会玩偷窥的把戏?转念一想,他喜欢陆雪啊,为了陆雪,他什么不会做?

那她又为了什么?俞薇迫使自己不去深究。

男人带点沧桑的俊气,和陆雪谈笑时举止未逾礼,他胜过李西泠的不仅是年纪,还有那股风趣魅力。

俞薇看着李西泠攥紧的拳头和暴起的青筋,只怕他会冲上去把情敌掀翻,所幸直到他们结账离开,他表现得还算有些定力。

只是没想到李西泠的反侦察能力太强,在一个拐角跟丢人后,俞薇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冷不防被人从后头拎小j似的拎住。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跟踪了?”

被李西泠抓住后领,她只好艰难地扭头瞪他:“我哪有在跟踪?大街是你家开的?不准我走了吗?”

触到女生颈间滑腻的肌肤,他下意识松了手,害得她往前踉跄了一下。

俞薇理着衣领气急败坏地转身:“我是在帮你!那个男人是个摄影师,劈过三次腿,你放心陆学姐和这种人在一起?”

李西泠压低帽檐,又恢复了那张臭脸:“不放心。但你的事我不管,我的事,你也不要c ha手。”

俞薇沉默了,守护是最长情的告白。她一直知道,“守得云开见月明”是李西泠的座右铭。

陆雪出事已经是一个月后。

那天张寒不死心地约陆雪去看电影,结果被拒,转头他却在酒吧碰到了她。她喝得烂醉,被男人搀扶着离开。听到男人对司机报出酒店地址时,张寒胆战心惊地打电话通知了俞薇,她咬着冰激凌还有些漫不经心:“你不是喜欢她吗?好歹也是个男人,上去揍他!”

结果张寒太孬,俞薇一气之下抖掉了n ai油。在赶往酒店时她犹豫再三,没再顾忌什么脸面,拨了李西泠的号码。

他正在上宏观经济学大课,听到陆雪的名字后,他立马慌了:“我向老师请个假,就来。”

等他赶到现场时,酒店房间已是一片狼藉。暧昧的香水味里,陆雪被床单裹成了一个茧,而摄影师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惊魂未定的俞薇颤巍巍地举起手里破碎的啤酒瓶:“他……不会死了吧?”

她没想到,李西泠的脸上竟会出现愤怒与厌倦的表情:“俞薇!我不是说过不让你c ha手吗?什么时候你才可以消停?”

俞薇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张寒怎么也叫不动她。在看到李西泠心疼地把陆雪抱起时,她才忽然了悟,原来不知不觉,她竟跳进了自己最恐惧的陷阱:她喜欢李西泠。自欺欺人也好,后知后觉也罢,她就是喜欢他。

而越是明白得透彻,她就越是强烈地想保留自己最后的自尊。

“对不起,是我犯贱!”她狠狠摔下酒瓶。

李西泠在大三那年收到英国爱丁堡大学的offer(录取通知书),拿到全额奖学金,攻读钱途无量的MscHRManagement[什么意思?]专业。

收到消息时,俞薇正在一家软件设计公司实习,已经有一年零二个月又一十八天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某天校长老爹喝着茶看报:“老李真有雄心,一把年纪了,还学年轻人开公司。”她才惊觉,李老师一家不知何时已经搬走了,从此她和他更是遥遥不可望,眼不见为净。

俞薇始终记得那个摄影师顶着一头绷带来学校闹事的情景。当时她从图书馆自习完回寝,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对方趁她不备把她拖进Y影里,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威胁她,她真的乖乖就范按时取钱交给他。后来有一次,摄影师把她骗到了一个偏僻的出租屋,在被撕破衣物的那刻,有人把门一脚踹开,伸手狠狠将她拉进怀里,又暴打了渣男一顿。

那是她和李西泠相识的崎岖岁月里,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拥抱她。他的心跳就在耳边,俞薇来不及回味,头顶上是他厌烦的声音:“俞薇,你是不是傻?”

事情还没完,恼羞成怒的男人把她校外伤人这件事添油加醋捅到了学校。陆雪顶不了流言压力,申请了交换生名额飞去了英国。俞薇浑浑噩噩地耗日子,却迟迟没等到ch u分通知下来,直到某天室友笑她:“你当什么圣母?人不是李西泠打伤的吗?”

他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主动去教务ch u自了首。一群导师为他求情,而肇事者声誉糟糕,让他意外地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

他的执著终于有了回音,现今漂洋过海,他终于和所爱在一起了。

此后岁月悠长,他的风花雪月,再写不进她的故事。

三年后,成为一名3D特效师的俞薇接到了某个朋友的特效制作邀请,对方即将订婚,想为自己和未婚妻的相ch u视频加入浪漫城堡的动画效果,给对方一个惊喜。俞薇拍着桌子大呼“虐狗虐狗”,但最后还是欣然答应。

只是在观看视频时,她发现,新娘不是别人,正是陆雪!

那……他呢?

俞薇费尽周折要到了陆雪的电话号码,对方在听出她的声音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原来,你还不知道。”

咖啡馆里,陆雪拉过俞薇的手说:“那时因为父亲生意上的失败,家里负债累累,我差点就因为交不起学费退学了。是李老师一家及时伸出了援手,资助我读完了大学。他们一家待我如同家人,我和西泠一直以来都志趣相投,关系比亲姐弟还亲。

“西泠这个人,看着骄傲嚣张,却胆小得很。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他一直没有勇气表白,经常冷着张脸,差点把人都吓跑了。”

所以,在送香水时他会临阵退缩,荒唐地说这是给自己姐姐的。

在一日情人节时怕对方拒绝,他只好想出那么个馊主意,第一次牵手时没出息地紧张得手心全是汗水。

看到她和别的男生亲密,他心里妒忌,只能借啃书疗伤。

在她发烧时他陪到深夜,却以为她想倚靠的是张寒,硬是去把酣睡的男生拉到了她床前。

为了从出租屋里救出她,他匆匆赶来时却出了车祸,连自己脾脏出血都要硬撑着。

……

“那现在……他在哪里?”俞薇的声音有些发颤,泪水结成帘幕,让视野所及之ch u都模糊成了被水浸染的油画。

“在这里,以后,也会一直在你心里。”

身后小提琴乐音戛然而止,俞薇回头看着那个西装笔挺、剑眉飞扬的男人,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后来的某天,俞薇又到李家吃饭,李伯母端出了宋嫂鱼。她尝了一口,发现甜酸口味没以前重,她问起时,李伯母却一脸疑惑:“我没让西泠捎过鱼啊。”

似乎明白了什么,李伯母笑了:“那是西泠自己做的,他学了一个暑假呢。我让他做鱼不要放那么多白糖,他还不听,原来是因为你喜欢吃甜的呀。”

那日大雪纷飞,她在楼下等李西泠去取车,她心血来潮翻出手机摆弄,登上好久没用的“半分熟”ID。

少年表情历历在目:冷笑、轻蔑……全是二人被晴光浸染的青春。俞薇看得出了神,没注意到后面站着的李西泠。

她头疼地解释:“那个……ID是我的……但我发誓,表情包真不是我做的!”

李西泠扶着车门,笑容闲散:“我知道啊。”

半晌,俞薇尖叫起来:“是你?!”

没错,是他。

和俞薇待在一起那么久,他早就知道她有个小号,只是装作不知罢了。某日听室友侃大山,说有些没心眼的女生,爱拿自己和暗恋男生的生日做密码,当时不屑一顾的李西泠,当天晚上便试了一试。

不曾想,这一试,竟然成功了!

他窃喜着浏览图片,心底渐凉,里面竟然全是他的糗照!

于是“李冰冰”一时冲动,制作了这么一套毁三观的表情包,一是想戏弄她,二也是想刺探她的心意。

后来再登录,账号就莫名其妙地被病毒攻击。他不用猜也知道,是那头的俞薇为了毁尸灭迹在搞鬼。

知道她正志愿维修,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找她告白,却又在关键时候临阵脱逃。

如果世上真有时光机,李西泠很想穿越过去,给躲在香樟树下偷看女生的自己一拳。

快去告诉她啊,懦夫,你很喜欢她,很多很多年。

睡前小故事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