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喜欢你,深深不朽

2020-09-07 15:22:14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小布爱吃蛋挞初晓暗恋林深湛的感觉像是吃了颗苦瓜味的糖,入喉苦涩,偶尔又有些甜。1下课铃响,大二的学生们稀稀拉拉地聚集成队,朝着体育老师鞠躬道谢,然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喜欢你,深深不朽

文|小布爱吃蛋挞

初晓暗恋林深湛的感觉像是吃了颗苦瓜味的糖,入喉苦涩,偶尔又有些甜。

1

下课铃响,大二的学生们稀稀拉拉地聚集成队,朝着体育老师鞠躬道谢,然后拍手解散。

初晓放好自己的球拍,背上书包,擦了擦额角的汗,催一旁磨磨蹭蹭的陈婷婷快些收拾。

陈婷婷喝完水把瓶子装进包里,一抬头看见门口登记处有个熟悉的身影,高兴地跳了下,喊道:“我哥!”

初晓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就看见门口站了两个高个子男生,都背着羽毛球拍。其中一人显然是看见了活泼的陈婷婷,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就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初晓的目光完全被左边那个穿着白色T恤和黑色短裤的男生吸引。他头发比毛寸长一些,看起来很是利落,戴着黑色金属边框的眼镜,眼神冷冷的,朝陈婷婷笑时却又温柔得仿佛眼睛里有星光。

“刚下课?”他随口问了一句。

陈婷婷点点头,又甜甜地朝着旁边那个男生打招呼:“昭哥好。”

昭哥微胖,看着特别和气。他招呼陈婷婷和他们一起打球:“这是你同学吧?一起一起。”

初晓都没搞清状况,就被陈婷婷拉着打混双去了。拿球拍的时候,她小声地问陈婷婷:“那个,白衣服那个,就是你的博士表哥?”

“对,叫林深湛。”

林深湛,还没搞清是哪几个字,初晓就觉得这名字真好听。

鉴于对陈婷婷的实力十分了解,林深湛拒绝跟自己表妹一组,而是选择了不认识的那个小姑娘。都要开球了,他拿着羽毛球忽然扭头问了句:“叫什么?”

初晓意识到是在问自己,慢半拍地答:“学长,我叫初晓。”

林深湛发球,像是笑了下,说:“叫湛哥就行。”

陈婷婷打球确实不行,相比较之下初晓打得就好多了,快攻严防,看着挺像那么回事。林深湛看不过去,给陈婷婷喂了两个球,结果被昭哥捡到机会反败为胜。换场地时,初晓愣愣地盯着林深湛,像是无声的谴责。

“小姑娘还挺较真。”林深湛对于自己放水的行为丝毫不觉得羞愧,“别气,一会儿请你吃冰棍儿。”

初晓又看了他一眼,攥着球拍,觉得有些脸红。

林深湛没食言,打完比赛果然去买了几根冰棍儿回来,是绿豆沙口味的奶棒。初晓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吃着,听陈婷婷跟昭哥说笑,眼神偷偷地瞄了林深湛好几次。

陈婷婷在寝室经常说她有个读工科的博士表哥,忙得不得了,年年拿国家奖学金。当时初晓想象的一直是个发际线堪忧的大叔,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才深刻地认识到:想象什么的,都是不靠谱的!

2

G大有夏季小学期,文科生会去做社会调查,理科生会去参加各种比赛,工科生就丰富得多,有焊收音机的,有用车床加工锤子的,有组装电路板的,统称“金工实习”。

初晓他们班和磨锤子的比起来稍微有点儿技术含量。他们要捣鼓出来一个会跳舞的机器人。核心元件是买的半集成品,他们只需要组接硬件,然后编两个小程序就行。

烈日炎炎,人就不由得倦怠。初晓坐在床边,看着寝室其他三个人都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着,心里很是动摇。

要不再眯一会儿?

感觉只眯了五分钟,睁开眼就发现已经过了上课的时间,初晓吓得背上直冒冷汗,匆匆忙忙地穿上凉鞋、拿着实践表和碳素笔就往外冲。一路上,她不停地自责:明知道寝室那三个人和自己课表不同,怎么能贪睡呢!

跑到实验楼时,她已经气喘吁吁,于是偷偷地溜到教室后门转把手,却没转开。

她正想捂着脸从前门进去,透过后门玻璃窗忽然看见了讲台上站的不是之前那个好说话的师姐,是……林深湛!

她看见林深湛的同时,林深湛也正望向她。他简单地一瞥后,又开始继续讲课。

初晓心虚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整了整头发和裙子,急得原地踏步,最后还是小步挪到了前门,罚站似的看着讲台上的林深湛。

她透过玻璃窗看他,有一点点不清晰,静下心来,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清冷、简洁。

真好听。

站了十几分钟,屋里传来一阵闷闷的讨论声。林深湛走到前门,拉开门,朝初晓一扬下巴,说:“进去吧。”

“谢谢……湛哥。”初晓低着头匆匆进屋,随便找了个机位坐下,不懂的也不敢问林深湛,只能请教旁边一知半解的同学。

他们每堂课都要完成一部分功能,初晓来得晚,又漏掉了半节课的内容,做起来手忙脚乱的,调试的时候总出错,什么结果都出不来。

身边的同学陆陆续续让林深湛检查过后就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实验室里只剩初晓和林深湛。虽然初晓挺想跟林深湛单独相处的,但不是想要这种她笨手笨脚搞不出结果的尴尬氛围啊!

越急越容易出错,初晓看着坐在第一排看书的林深湛的背影,大刀阔斧地把程序删了几行,然后凭着自己看书的记忆换了一段程序嵌进去,接着插上机器人调试运行。

呼!机器人的眼睛亮了!“湛哥!我好了!”

林深湛听见声音,站起来走到她身边。这节课的成果是让机器人眼睛发光后鞠一个躬,鞠躬的程序是之前的课上封装好的,放进去就行,所以初晓都没测试,就让林深湛来看了。

亮着眼睛的机器人朝前点了下头,一个猛虎下山式磕头趴倒在地,然后趴着开始了循环鞠躬的动作。

“你是编了个伏地挺身的程序吗?挺有创意。”

初晓手忙脚乱地把机器关了,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林深湛站在她身后,俯身拿过鼠标,对着屏幕上的代码看了起来:“有一段控制角度的呢,删了?”

“那段一直报错……”

“报错就改,硬删怎么行?”林深湛示意初晓让开,自己坐在了她的位子上,十指纷飞地敲打键盘。敲完了,他问初晓,“看得懂吗?”

初晓嘴唇翕动,无声地念了一遍,然后说:“看懂了。”

“行,懂了就撤吧。”林深湛也没让初晓再调试,退了程序,关了电脑,起身打算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走廊上有空调吹着,显得阴冷,出了实验楼却被还没落山的太阳晒得眼晕。初晓猜她一定是被晒坏了脑子,不然怎么会在分岔路口追上林深湛的身影,一本正经地跟他说:“湛哥,加个微信吧?”

3

初晓不止加了林深湛的微信,还搞到了他的微博。他的微博头像是只胖猫,懒洋洋的气质和他本人一点儿都不像。

他的微博更新很慢,有时候会连着转发一些行业前端信息存着备用,有时候会隔了好多天忽然发一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鸟,说它在实验室窗边待了一天,也不怕人。

初晓就这样开始了她的暗恋生涯。

她想如果自己再勇敢一点,把心事说出口,那可能就不是暗恋而是失恋了。

她听过陈婷婷和家里人打电话,说起林深湛的时候总说他“特别忙”。有一次陈婷婷差点儿气哭了,好像是因为她跟林深湛约好了中午一起出去吃日式拉面,结果她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一个小时,打了无数个电话,林深湛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半分音信也无。等陈婷婷实在饿得不行,面都吃完了时,林深湛才给她打来电话,说自己去模拟现场了,手机落在了实验室。

类似的事情还有好多。陈婷婷觉得她哥这种不靠谱的男人找对象完全是祸害人家姑娘,他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初晓躺在床上听着陈婷婷的抱怨,翻着林深湛的微博,觉得他这样多好啊,忙得都能让女朋友不用担心他会出轨。

大概是为了弥补“拉面事件”对陈婷婷造成的心理创伤,林深湛买了两张电影票带她去看最新的迪士尼大片。那天初晓听见了陈婷婷讲电话,于是打开手机软件找到学校附近的那家电影院看起了场次,还装作无意地问陈婷婷:“你明天也要去看兔子那个电影吗?我也买了明天的场次哎,你是几点的?”

陈婷婷惊呼:“下午两点的,你怎么没说要去看啊?”

“哦,一个高中同学约的。太巧了,我也是两点那场。”初晓滑动屏幕,看着那几个空座位,“我好像是七排。”

“我买的是六排的。”陈婷婷不见外地邀请她,“明天一起吃中饭呗?”

“不了,你们吃吧,我和同学一起。”初晓心里遗憾六排已经没座了,接着选好座位付了钱,并为自己耍的小心眼略感不安,又隐隐有些兴奋。

隔天一大早,初晓就打扮得美美地出门了。因为假装和高中同学相约,她怕在图书馆待着会碰见熟人,索性跑去购物中心找了家咖啡馆一边逗猫一边看书。咖啡馆里的书都是些有着文艺少女气质的,她看了一上午,没看进去什么内容,大脑放空,想着一会儿见到林深湛要怎么解释。

她编了一肚子理由,可见到那兄妹二人时并没有用上。她只说了一句“我同学临时有事”,林深湛就点点头让她跟陈婷婷去旁边坐着等开场,然后去给两人买了可乐和爆米花。

进场以后,林深湛跟初晓换了票,让她跟陈婷婷坐一起,那是两个中间的位子,视野更好。他自己则坐到了后一排偏右的位子,只带走了一杯可乐,将两桶爆米花都留给了她们,还逗小孩似的告诉初晓:“别跟婷婷抢吃的,她疯起来自己人都打。”

初晓点点头,捧着爆米花坐在原本属于他的位子上,抓了两颗放进嘴里,觉得甜蜜的感觉都快溢到心里去了。

趁着场内灯光昏暗,初晓肆无忌惮地偷偷回头看林深湛,只看见他撑着下巴,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屏幕上热闹地播放着影片,观众也很给面子,鼓掌大笑。又是一阵笑声满堂,初晓回头就看见了林深湛被笑声吵醒、正揉眼睛的样子,而他,也适时地望了过来。

初晓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匆忙地扭过头去。手机轻轻地震了一下,她低头,解锁看消息。居然是林深湛发的:“怎么了?看什么?”

初晓紧张地咬着嘴唇,不敢让陈婷婷看见,小心地回了条:“刚才看见你在睡觉。”

“昨晚熬夜看文献了,有点儿打盹。”

“哦哦,你接着睡吧。”

发完这一条,林深湛就没再回复她了。初晓看了好几次手机都没有信息,也不敢再回头看他是不是又睡着了。

煎熬到电影散场,全程认真观看故事的陈婷婷兴奋地和初晓讨论着剧情:“听说还有第二部,第二部里兔子和狐狸结婚了!不知道他们生的是小兔子还是小狐狸啊?”

初晓认真地回她:“兔子和狐狸有生殖隔离,他们什么都生不出来。”

“噗——”林深湛端着可乐跟在后面,听见她的话差点笑喷。

初晓迷茫地看向他,问:“我说得不对吗?”

林深湛朝她比了个“赞”:“很对。”

4

那次在电影院发的几条信息,初晓看了好多遍。平时没什么事,她也不敢打扰林深湛,到小学期上完就回家歇暑假了。

她头一次无比盼望着开学,虽然不能天天见到林深湛,可是在体育馆、食堂碰见还是有机会的。现在她回到了南方小镇,离学校十万八千里,走个三天三夜也不可能跟他偶遇啊。

心里一急,急中生智,她翻出期末作业,找了一篇自己得分最高的论文,认认真真地修改了一遍,比考试还用心。

改完了,她先找陈婷婷,说自己想投期刊,没经验,看她能不能帮忙问一下林深湛。

陈婷婷大包大揽地给林深湛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又把林深湛的电话发给初晓,让她自己联系他。

其实初晓有林深湛的电话。那次他给他们班助教的时候,把电话号码留在黑板上了,只是她一次都没打过。

不等她打电话,林深湛直接给她发了微信语音,让她把论文发给他看一下,接着又甩过来一条期刊信息汇总的链接让她看想投哪本。

在初晓的印象里,林深湛特别特别忙,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热心。这让初晓鼓足了干劲儿,还小小地幻想了一下他可能是挺欣赏自己的。

可惜幻想都是用来戳破的。林深湛用了十几分钟看完她的论文以后,甩过来好几条链接,然后发了条声音懒洋洋的语音:“查重,降重,改格式。”

初晓“好好好”地应下,照着他的要求全部改完,沾沾自喜地想着这论文如果拿来交作业一定能拿满分。

林深湛拿着她修改后的论文,又帮忙改了几个地方,加了些新理论,接着找了家非核心期刊的联系方式给初晓:“发吧,应该没问题。”

果然,很快就收到了杂志社的稿件录用函,初晓兴奋得一个人干掉了一整个大西瓜,最后撑得平躺在床上,路都走不动了,一嗝气都是西瓜的味道。她高兴,不是因为发了一篇论文,而是她这篇论文是在林深湛的帮助下发表的。

四舍五入,这可以看作是林深湛喜欢她……吧。

初晓蒙着头傻乐了好几天,总算等到了暑假结束返校的日子。她没事就往体育馆跑,蹲守偶尔去打球的林深湛,蹲了一个星期,总算把人蹲到了。

跟林深湛一起打球的昭哥还记得这个小姑娘,便笑着和她打招呼:“婷婷没来啊?”

“没,没。”初晓握着拳头给自己鼓劲。她都十九岁了,好不容易喜欢个人,说出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找林深湛说事。”

昭哥揶揄地看了一眼林深湛,拿着球拍先进了场,留下这两人独处。

林深湛疑惑地望着初晓,问:“什么事啊?”

初晓从包里掏出一瓶可乐给他,可乐的标签纸不是原装的,是后来贴上去的。林深湛看了一眼,就笑了:“哪里搞的假可乐?”

他还没笑完,翻过瓶身看见了标签红红的底子上白色的三个大字“喜欢你”,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初晓怯生生地望着林深湛,也没勇气再说什么了。

林深湛咳了一声,拿着可乐的手垂到身侧,有些无措。他跟初晓算不上多熟,突然被告白,吓了一跳,又怕伤了小姑娘的自尊,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初晓等了半天,没等到林深湛的回复,于是小声地问:“你不喜欢我啊……”

林深湛觉得那瓶可乐沉甸甸的。他把可乐放在身后,背着手,像个老师一样语重心长地跟初晓说:“我喜欢论文写得好的,你论文吧……写得实在太菜了。”

5

情场不顺就罢了,居然还被取笑了学业。“学霸”初晓不干了,歇了追林深湛的心,微博、朋友圈不翻了,校园里遇上了他假装看不见,缩成鸵鸟状,再也不想跟林深湛有交集了。

陈婷婷还是没心没肺的,什么都没发现,约了室友们国庆小长假去青岛玩:“就住我家!省住宿费了!”

寝室的几个女孩子都想去看海,算了算路费也不太贵,纷纷应和。

临出发了,陈婷婷她妈忽然跟她说楼上漏水把她家淹了,这几天在装修,她爸妈已经住到爷爷家去了,陈婷婷和同学们可能得去她小姑妈家住。

陈婷婷无所谓,那两个同学也都可以,只有初晓的心里直打鼓:那不就是去林深湛家住吗?这速度可以啊,恋爱没谈成,就去见他家长了。

好巧不巧地,过年回家都待不了几天的林深湛居然在这个国庆节回家了!

陈婷婷一行人前脚回去吃了顿大餐歇了一晚,隔天晚上林深湛就背着个书包回家了。林深湛他妈一看家里睡不开,撵着林深湛去外公家住。林深湛把书包一扔,指指客厅的沙发,说:“我睡这儿。”

原本就拘束的初晓更无措了。

她跟陈婷婷睡林深湛那屋,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爬起来上厕所,路过客厅发现沙发旁的小射灯亮着,林深湛正在玩手机。

初晓放轻脚步,尽量不引起他的注意。结果林深湛忽然放下手机,转头和她打了声招呼:“上厕所啊?”

不然呢!这还用问吗!

初晓脸一红,撒丫子跑了。

进了厕所,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是来“大姨妈”了。她揪着头发郁闷得无以复加,在寝室的小群里发了信息,求人给她送片姨妈巾。群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在睡觉。

初晓纠结了半天要不要给林深湛发信息求助,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丢人的念头,只抽了厚厚的纸垫着,夹着腿飞快地蹿回屋里翻包包,然后又一阵风似的跑回厕所,最后才松了一口气地往回走。

林深湛看她来来回回这么多次,关心了句:“拉肚子吗?”

闭嘴!闭嘴!你话怎么那么多!

初晓轻声说了句“没有”,赶紧躲回屋子里了。

因为初晓的临时状况,原本第二天要下海的计划暂时延后,几个人去景区逛了逛就早早地回了家。陈婷婷翻出来四副扑克牌,拉着室友玩《保皇》,人手不够,就拉林深湛来凑数。

五个人围坐成一圈,林深湛坐在了初晓左边,两人打牌时总抽到一边。林深湛会算牌,和他一边基本上稳赢不输,玩得其他几个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林深湛把牌撂了,起身离开,说:“你们玩麻将吧,我给你们弄点儿喝的。”

再回来时,他手里端着个托盘,三杯西瓜汁,一杯红糖水。初晓看了林深湛一眼,自觉地把那杯红糖水拿走,心跟那杯糖水一样又暖又甜。但转头想起来这个男人才拒绝过自己不久,那点儿甜蜜瞬间又成了苦涩。

林深湛坐到原本自己坐的位置上,看初晓脸色不太好,就问:“输牌了?”

初晓喝了口糖水,点点头:“不怎么会打麻将。”

林深湛拖了椅子坐到初晓身后,说:“没事,湛哥会打。”

陈婷婷不满地敲着桌子说:“哥!谁是你亲妹妹啊!”

坐陈婷婷旁边的女生悄悄地踢了她的小腿一下。陈婷婷不解地看向那女生,终于慢半拍地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闭上嘴不说话了。

初晓一无所觉地低头认真算牌,一心想着不能再让林深湛把她看扁了。

6

初晓生理疼,早上起床时跟陈婷婷说了声晚点儿出去,又趴倒继续睡了。等她醒过来时,家里好像没有人,只有闷闷的电视音响声。

初晓穿着睡衣跑去客厅看了眼,看到林深湛正歪在沙发上看电视,这让她莫名有种居家感。

“醒了?”林深湛无聊地换着频道,说,“婷婷她们去超市买东西了,你饿不饿?下面给你吃?”

初晓脑子一抽,问了句:“你在开黄腔吗?”

林深湛低笑,穿上拖鞋往厨房走,路过初晓身边时,在她脑袋上敲了下:“小东西。”

初晓换好衣服坐在餐桌前等早饭,林深湛还真的给她下了面,清水挂面。他从瓷罐里挖了两大勺肉酱拌在面里,把碗推到她面前说:“我妈自己炸的酱,挺好吃的。”

初晓尝了一口,端起碗来“呼噜呼噜”地往嘴里扒,很给面子地几口就吃光了:“好吃!”

“还吃吗?”林深湛已经站起来要给她盛。初晓按着碗拒绝:“饱了饱了,不吃了。”

“客气什么,多吃点儿。”

“真不吃了!”初晓一把拉住林深湛手腕,不让他进厨房。她拉住以后,反应过来不太妥,没等脸红,就先摸了摸他手腕,说,“你胳膊,胳膊还挺滑的。”

林深湛蹙眉,憋着笑说:“好吧,那不吃了。”

下午终于去了心心念念的海边,其他小伙伴都穿着泳衣下海了,初晓只能在沙滩上赤着脚闲晃。她远远地看着林深湛靠在阴凉处的躺椅上吹着风听歌,感觉很是惬意。

初晓走到休息区,绕到闭着眼睛的林深湛身边想吓唬他,却被他敏捷地先一步发现。她沮丧地坐在旁边。他笑着从兜里掏出钱包,吩咐她:“帮我买瓶饮料去。”

初晓听话地接过钱包,问:“要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林深湛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才说,“上次你送我的那瓶假可乐,哪儿买的啊?”

初晓听他这么说,有些恼火,把钱包摔到他怀里起身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别走别走,聊聊。”

“有什么可聊的。”初晓扯回自己的手,羞愤得想哭。

“你那天忽然……我当时有点儿蒙。”林深湛确实像陈婷婷说的那样,很忙,忙得根本没空去关心自己表妹的同学的心路历程。直到那天被表白,拒绝了小姑娘后良心不安,他才想起来一些蛛丝马迹——关于她喜欢他的。

他发现自己的每条微博和朋友圈小姑娘都点了赞,发现自己常去的食堂离女生宿舍其实有点儿远,发现陈婷婷她们这学期没有选修羽毛球。这种感觉有些微妙,当林深湛感觉到初晓已经开始躲着他的时候,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听他妈说陈婷婷领着同学住在他家后,他抛下了还没完成的课题,买了最近的高价机票就飞回来“度假”了。这几乎是他充满了计划性的生活里最冲动的一次了。

直到在家里见到初晓,看着她笨拙地掩饰着不安,他心里的不舒服瞬间就没有了。他以为自己跟她不熟,却发现她偷瞄自己的眼神,早就被他当成了习惯。

初晓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站在林深湛面前,说:“你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嫌弃我写论文很菜吗!”

林深湛仰靠着躺椅,半分心虚也没地答:“你那天跑太快了,没听我说后半句。”

初晓带着几分期待,又佯装不在乎地问:“什么?”

“你论文写得太菜了。”林深湛抬手握住她的手,说,“我觉得我得用个几年来教教你怎么写。”

初晓手被握着,动弹不得,听着他的话心里小鹿乱撞,仿佛溺水挣扎的人忽然接触到空气,能大口呼吸了,却又带着几分不踏实的感觉:“教个几年是什么意思,我论文写得好了……”

“你论文写得好了,那就最好了。”林深湛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的眼睛,笑着说,“不是说了吗,我最喜欢论文写得好的女生了。”

初晓还有些反应不过来。陈婷婷抱着游泳圈在海边朝着他们招手,初晓正要过去看看,手被林深湛拽了下,于是整个人“扑通”跪在细沙上。

“你……”初晓刚要指责他,林深湛凑过来一板一眼地说:“初晓同志,你的稿件已被林深湛杂志社录用,请勿另投他社。”

他说完,在她脸上飞快地亲了下:“盖章生效。”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