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假面的告白

2020-09-07 15:22:00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李明尔壹“我就知道你喜歡他!”唐青筠一脸兴奋,用力地拍了一下梁悦来的大腿,“我以前说你还不承认,你说你是不是装!”“你轻一点。”梁悦来正一脸痛苦地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假面的告白

文/李明尔

“我就知道你喜歡他!”唐青筠一脸兴奋,用力地拍了一下梁悦来的大腿,“我以前说你还不承认,你说你是不是装!”

“你轻一点。”梁悦来正一脸痛苦地揉着腿,就听到唐青筠又大声地问,“你什么时候去告白?五月二十号马上到略。”

“我要你声音轻一点啦!”梁悦来瞪她一眼,“照你这么喊,整个操场的人都知道了。”

唐青筠立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笑嘻嘻地凑过去:“快说,要不要我帮忙?”

“我还没想好呢……”梁悦来甩开她的手,站了起来,“总得……”她边说边转过身去,本来想拉着唐青筠回教室去,转身之后却突然像是被定住。

开什么玩笑?林嘉余什么时候在后面的?

“走……走吧。回了。”梁悦来拽着不明所以的唐青筠,一路飞奔回了教室。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在她们后面的?他听到了多少?听到了她要跟人告白,还是听到了她有喜欢的人?还是在更早以前,直接听到了那个名字?

梁悦来写了两行方程解析,画掉之后一把扔下了笔:“现在到底怎么办啊,太丢人了。”

“哎呀,别丧嘛。”唐青筠拿过梁悦来的卷子,拿修正带帮她盖住画掉的两行,“你看啊,写错的东西拿修正带涂掉就可以再写一遍。我跟你讲,一不做二不休,你干脆正经地跟他讲算了。不管结果如何,总比‘道听途说’的好。”

“话不是这么说的。”

“可是你想啊,不管林嘉余听到了多少,他总归是听到了,要是他随便脑补一下……”

“你等一下!”梁悦来从唐青筠手中拿回自己的卷子,低下头去继续做题,“我……我考虑考虑。”

可事实是,她根本就看不进去题目。听说过作弊被发现,在小树林散步被撞见,可她这算什么嘛,暗恋被抓包?

“梁悦来暗恋你好多年了”这种话听起来就很丢人好不好,好像她有多(尸+从)有多没胆似的,喜欢人家憋了好几年都说不出口。“她每天还在教室里若无其事地走来走去,其实心里早就紧张死了吧,好会演哦。”一定会有人这么说。

梁悦来一边想一边拽头发,丢人,太丢人了。

所以说,唐青筠说得对,如果对方已经知道了,还不如好好告白一次,至少收场的时候也有一个完整的告白吧。

至少,不能(尸+从)!

梁悦来算了卦,看了星座,查了黄历,找了个良辰吉日。等到下午,他们班刚赢了篮球比赛,一群人开开心心地离开篮球场,各自回宿舍。看到目标人物没有背包,打算上楼拿东西,梁悦来赶紧往上跑了几层,躲到了转角处。

绝对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候。

看到一抹红色的球衣上楼,梁悦来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摸了一下红到发烫的脸颊,一鼓作气地冲上去:“我有件事跟你说……”她伸出手拦住了对方。

“其实我吧……”话一出口,梁悦来就懊恼了起来,准备好的腹稿明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临上场就又(尸+从)了?

“我那个……”梁悦来低着头,憋了半天终于喊了出来,“我……我……我喜欢你!”

她猛地抬起头,对上了男生一脸错愕的表情。

第二天——

梁悦来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唐青筠帮她占好了位置,一看她过来,唐青筠就一脸兴奋地凑过去:“喂,昨天……”

梁悦来却一本正经地说:“看书。”

“装吧你,讲到第几页了你知道吗?”

梁悦来听了,叹了一口气,放下书:“第几页啊?”

唐青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那你先告诉我,昨天……”她笑嘻嘻地问,“告白了吗?”

“嗯。”

“他怎么说?”

怎么说……

“交作业了。”两个人的对话被人打断,林嘉余晃了晃手上的英语练习册,“等会儿第二节课要讲,老师让赶紧收上去。”

“哦。”梁悦来乖巧地点了点头,马上翻出册子递过去。

等男生走远了,唐青筠拿课本挡住脸,侧过头去看梁悦来的表情:“是不是答应了?看你这一脸乖巧的小表情,要是没答应你肯定尴尬得请假不来了吧。”

“我有那么(尸+从)吗?”梁悦来怼了一句,还是唉声叹气地趴了下去。

如果人生存失败后重来的机会,梁悦来一定希望把昨天那一段抹掉重来。

很多时候她都很怀疑,以自己的智商是怎么考进这所重点高中的。在“我喜欢你”之后,也就是梁悦来抬头看清对方的脸的同时,站在她面前的林嘉余说:“蔺晨把衣服忘了,回去拿了,我来帮他拿包。”

梁悦来果若木鸡地站在原地。林嘉余绕过她上了楼,未了又说了旬:“我什么都没听见哦。”俏皮的语气加看戏的表情简直让梁悦来恨不得从地面上消失。

当然了,她梁悦来也不是吃素的,在林嘉余上楼之前,她一把甩过书包去轻轻打了他一下,率先笑出来:“哈哈哈——哈哈!你还相信了?我整你呢。”

林嘉余白她一眼:“又玩什么呢?”

“那天和唐青筠说起毕业前都没有告白一次,有点……遗憾,然后决定玩一下试试,就是这样子。”

“你们女生真的是很无聊。”林嘉余说,“不过,你是想整我,还是蔺晨呢?”

这个话题在梁悦来和唐青筠之间以“你是不是瞎!这都能认错人”结束。梁悦来十分郁闷。在向好友坦白暗恋班里神出鬼没的男神蔺晨时,被自己多年的好“基友”林嘉余听到,这就算了。决心去告白,居然还能告错人。梁悦来觉得,林嘉余这个人一定是自己人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至于她和林嘉余的关系……怎么说呢,因为高中报到时提前相识,误打误撞从一开学就成了好哥们儿的关系,然后考进了同一所大学,还机缘巧合地分到同一个班。于是天天打打闹闹聊聊天,可就是再无话不谈也不会像女生那样去讨论谁喜欢谁的问题。这种事情,毕竟还是会尴尬的嘛。

梁悦来依旧十分乖巧,这几天她对林嘉余可谓是言听计从。他说去喝奶茶就去喝奶茶,他说去买汉堡就去买汉堡,活脱脱一个小跟班。林嘉余倒真的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这天收完作业又跑来跟她借英语笔记,走的时候却笑嘻嘻地说了一句“今天蔺晨过来哦”。

听到这个名字以后,梁悦来原本堆积的善意瞬间全部化为愤怒,以及一点点的紧张和不安。梁悦来满脸发烫,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可以想象自己的脸已经红成了什么样。

对于忙于艺术事业的蔺晨来说,上大学应该只能说是他的副业,偶尔才回学校来上几天课。所以经常会有小迷妹去问林嘉余:“蔺晨什么时候回来呀?”但他这样主动跑过来跟她说算什么啊,唯恐全班同学不知道她喜欢蔺晨吗?丢不丢人,丢不丢人!

梁悦来黑着脸转过身去,却发现唐青筠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看。

“你们的关系还真好。”唐青筠突然说。

“怎么?”

“正常情况下,一个男生被一个女生告白,哪怕是认错人,也会有点紧张,有点不好意思吧。林嘉余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哪有,你看他那表情,明显是自以为抓到我的把柄了,开始借此使唤我。”

正聊着天,蔺晨刚好伴着上课铃走进教室,教室里闹哄哄一阵。但为了避嫌,梁悦来连头都没拾,认真得像是要看穿面前的课本。

直到下课,梁悦来借故问题目往后门走去,路过蔺晨和林嘉余的位置时偷偷瞄了一眼。一个正在“哗啦啦”地翻着最新的体育杂志,一个正在勤勤恳恳地抄着笔记。

哎,字迹很清秀嘛,是哪个女生的?

哎,那张总结表格好眼熟,好像……是自己的笔记本?

梁悦来几乎是冲上去,站在蔺晨的桌子边上又害羞又急切地问:“这是我的吗?”

“是啊,刚才问林嘉余借的。”

“啊……这笔记有个地方写错了,我拿回去改一下再给你。”

“哪里啊,可以给我指一下吗?因为我马上要去办公室弄份材料,所以想快点抄完来着,毕竟马上就要考六级了,谢谢啊。”

蔺晨的语气非常诚恳,而且让人难以拒绝。梁悦来却一把抽出笔记本,装模作样地翻了一下:“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我再好好看看。若是你着急的话,要不先借别人的吧。”

这是一个非常拙劣且漏洞百出的借口,她甚至担心会不会给人留下“小气”的印象。但梁悦来仍旧像抱着宝贝一样抱着自己的笔记本,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上课嘛,难免涂涂画画一些小心思,让林嘉余看见就算了,怎么能让蔺晨看到。

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

蔺晨没有再来问梁悦来借笔记,她当然也没有什么要更正的错误,倒是林嘉余中午又跑过来要:“你拿回去干吗,我还没看完呢。”

“不借你了!”梁悦来故作气愤地说,“你干吗拿着我的笔记去给你家蔺晨献殷勤啊?”

“我明明是帮你献殷勤好不好!”林嘉余一脸无辜,“刚才蔺晨还夸你字写得好呢。”

“没有他好。”梁悦来没好气地说。

林嘉余完全搞不懂梁悦来为什么会突然生气,虽然是三年的好友,但作为一个直男,他从来也没搞明白过女生的脑回路。林嘉余不再纠结笔记的事情,班长提议再组织一次春游,但现在已经是大三,大家都是各忙各的事情,集体活动很难再有号召力,很多人都表示了不会参加。于是就把地点定在了省里最知名的大学,因为是很多考研同学的目标,可能会召集到多一些人参加。

“春游去吗?”他问。

“不去。学习。”她依旧冷漠。

“就你还学习?你双休日有把书包背回家过吗?”

“那是因为我在学校里就写完作业了好不好!”

“所以就去咯,反正你也不用写作业。”

很有说服力的理由,梁悦来顺着台阶就跳了下来:“好吧,那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去吧。”

其实刚才班长说完她就想去问林嘉余的,因为唐青筠已经率先表示太热懒得出门,却又怕被林嘉余说“你是想问蔺晨去不去吗”,纠结了半天的梁悦来总算如愿以偿,出去玩这种事情,她才不会拒绝呢。

“那周六早上我去宿舍找你。”

“妥。”

周六的时候,梁悦来起了一个大早,好好地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还带了相机。这是他们班第一次集体活动,必须好好纪念一下。

大学的活动不会再像高中时候那样拘谨,梁悦来想象了这次春游的无数种可能性,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出门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蔺晨。虽然大老远就听见林嘉余在哀号:“梁悦来你怎么这么慢!”但她在下楼后却一瞬间对上了蔺晨的脸。

笔记本的事情还没解释清楚,梁悦来尴尬地笑笑,问了一句:“今天没有活动吗?”话一出口又觉得自己好像在责怪对方不该来,她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懊恼,却也没有办法。

“请假了。”蔺晨指了指林嘉余,“他非拉着我来,说什么最后一次了。”

“是呢。”虽然笑着应了,但梁悦来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林嘉余已经完全把撮合他们当成己任,来问她去不去春游,完全是為了约上蔺晨一起吧。

与此同时,梁悦来迅速拿出手机给唐青筠发了一条短信:陪我去春游,江湖救急!快下来,在线等!

然后她抬起头对着两个男生笑了一下:“再等一下哦,唐青筠也来。”

“她不是不去吗?”林嘉余问。

“我去她就去啦。”梁悦来说着又怼了他一句,“难不成我会和你单独去吗?”她迅速撇清关系,却不知道是在解释给谁听。

还好唐青筠这天早就起来了,她很快赶了过来。看到楼下的阵容后,她悄悄地问梁悦来:“喊我来壮胆的?”

集合地点是在几公里之外的地铁站,为了快点赶到,两个男生是骑车来的,唐青筠的车也停在楼下。不巧的是,梁悦来的车昨天留在便利店门口没骑回来。比起三个人都把车丢掉,一起去打车,林嘉余提议说:“那么麻烦干什么,让蔺晨带你好了,我的车带不了人。”

梁悦来立刻拒绝:“没事啊,我让唐青筠带我好了。”

“你那么沉唐青筠带得动?”林嘉余说。唐青筠立刻乖巧地点头应和。梁悦来觉得,今天一定是个阴谋,他们一定是说好了的。

梁悦来坐在蔺晨的车后座上,努力维持着平衡。听到对方示意她可以抓一把之后,她才拘谨地拽住了蔺晨的书包。

前面的林嘉余一直在嘲笑他们:“快点,要迟到啦,梁悦来我就说你太胖了吧。”

蔺晨加快速度之后,整辆车更是摇摇晃晃的。如果是林嘉余的话,她应该会直接掐他一把,然后大喊“你骑那么快干吗,要摔死我啊”。

但她不会这么对蔺晨。梁悦来和蔺晨其实说不上熟悉。因为林嘉余的缘故,算是比其他同学多说过几句话。下课的时候去林嘉余那里蹭吃蹭喝,连带着和蔺晨聊过天。放学和林嘉余一起回家,连带着和蔺晨一起吃过冰激凌和鸡蛋饼。

在别人眼里看来的熟悉,却是自己知道的陌生。

陌生到没有什么话题好聊的。

“你平时活动那么多,学分怎么办啊?”梁悦来问。

“和学校商量了,期末考过了就行。所以要借你们的笔记。”

“外面一定比学校好玩多了吧?”

“我觉得还是在学校里有意思。”

“你不在的时候林嘉余天天想你呢。”

“看把他闲的。”蔺晨说完突然问,“笔记上的错误改好了吗?”

“啊?”

“再借我抄一下吧,林嘉余写的简直没法看啊。”

“哦,好啊……”梁悦来的手拽着自己的衣角,根本没有什么错误要改正,到时候应该会被发现吧。

“那本笔记他还没看就被我借走了。抱歉,你可能要再跟他讲一次了。”蔺晨一句话说出来,梁悦来整个人都僵住了。

居然……已经看到了吗?哪怕她第一时间发现,赌上全部的形象抢回了本子,居然还是被看到了。看梁悦来没有说话,蔺晨又说:“里面的字条是给林嘉余的吧?”

“没有,不是。那是我随手写的,电视剧的台词。”

“哪部电视剧这么有意思?”

“就是……最近在播的那部。”她继续嘴硬。

“我看了。”蔺晨打断她的话,“林嘉余这个人,情商特别低,傻得很,你说什么f也都会相信。什么隐晦啊、暗示啊、借口啊,他搞和懂的。”

果然是厉害的人呢,在学校里被称为“蔺神”的人。虽说现在还是学生,但其实是早就在瓷器界崭露头角的人,在大家还学习着书法和绘画的时候,他已经迈向了更复杂的领域,捧回了一座座奖杯。蔺晨大概是整所学校里,唯一一个不需要依靠考试和学历也能拥有璀璨人生的人。与之匹配的,是提前步入社会所带来的成熟与冷静,以及独特的洞察力。她藏了那么久,小心翼翼地守着的心里的秘密,却被蔺晨一眼就看透了。

是假的。

喜欢蔺晨是假的。

觉得他很厉害没错,可以说有些仰慕,有些佩服,但“喜欢”这种情绪并不会因为觉得对方很厉害而产生。

为什么会说喜欢蔺晨?

起因只是上课往后看了一眼,大概看得有点久,被唐青筠的一句“看谁呢”问得心慌意乱,在对方问出“蔺晨吗”之后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噢。”反正大家都喜欢他。

她就这么默认了下来,到后来越说越像真的。在好友“毕业前一定要告诉我你到底喜欢谁”的胁迫下,她说出了蔺晨的名字。

反正是大神,喜欢那么优秀的人也没有错吧。

而真正喜欢的人,被她藏在这块挡箭牌之后,深深地埋了起来。

她每天早上第一节课会一边看书一边偷偷喝牛奶,因为那个人来收作业的时候会因此笑话她“又在偷偷吃东西”。

每一次的英语笔记她都记得很认真,因为那个人的英语很烂,每次下课都要问她借笔记抄。

每一周都会在一下课就写完所有的作业,这样他周末来找她问题目的时候,就不会再出现“还没写完”的状况。

会期待,会在意,有时候也会讨厌,会气愤,懊恼他傻兮兮的,听不懂自己话里的意思:也会嫉妒,会吃醋,会见不得他对别的女生笑。这样活生生的感情,才叫喜欢。

埋在心里那么那么久,在唐青筠说“毕业之前真的要让自己心怀遗憾吗”之后决定去努力一把。

原本敢拿课本敲他脑袋的人,在这种时候怯懦得不行,紧张到不敢抬头。但绝对不会弄错人。

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我……我……我喜欢你”,猛一抬头对上林嘉余一脸纠结的表情,感觉他正在努力组织措辞。

为什么到今天还是不肯说。

為什么认识那么多年,喜欢那么多年,熟到不要不要的还是不敢说。

暗恋之所以称为暗恋,总有它不能说的理由。

不仅现在上大学在一个班,还是曾经的高中同学,住在邻近的小区。过分重叠的社交圈,怕一句话说错了,从此见面就会尴尬。不仅要就此分道扬镰,还会惹上一身的流言蜚语。

所以早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她就想好了后招,在一瞬间换上惊讶的表情,立刻表现出“认错人”的表情,然后再接上“一个玩笑”和“一个赌注”之类的说辞。

自以为聪明绝顶,一个表情就确定了对方的心意。

在“我是在帮你献殷勤”和“林嘉余一定拉着我来”之后,很清楚地意识到他是在帮自己牵线。果然就是哥们儿吧,梁悦来想。果然,他并没有喜欢我的意思。

但她在此刻却被告知——“你说什么他都会相信的。”

是听到了。体育课那天听到了她跟唐青筠说自己喜欢的是蔺晨,所以他十分笃定她喜欢的人是蔺晨,甚至出于多年好友的情义想要帮她一把。

梁悦来突然觉得十分心酸。

春游的行程果然画风十分清奇,大家先在附近的餐厅大吃了一顿,到了下午才去了学校活动。班里不知道谁传出来“买这个学校的校徽就能考上”这样的谣言,大家一股脑儿地挤进了学校的商店。

梁悦来买了一个幸运星的挂件,是单纯地觉得好看罢了。付账的时候店员却说:“粉色是主桃花的哦,一定要把这个送给喜欢的人。”

听到的时候她叹了一口气,蔺晨却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你买这个干什么,你要送给谁?”

他故意大惊小怪的声音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其中也包括林嘉余。

“没有,随便买买。”

“马上就考试了,不能败人品,怎么能把幸运值丢掉。”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蔺晨带的梁悦来,林嘉余说有事先走了。他真是千方百计给她找机会,可梁悦来和蔺晨却并没有什么话说。

“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啊,都是转瞬即逝的,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有时候执拗一点,固执一点,坚持一点,以后才不会后悔。”蔺老师课堂如是说。

“帮我送给他吧。”梁悦来把幸运星递给蔺晨,像递出一个烫手的山芋,“就说……祝他考研顺利!”

“不行。”蔺晨一口回绝了她,“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

直到晚上回到家,蔺晨才发现梁悦来不知什么时候把幸运星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还有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字条:拜托!

大四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有的人忙于面试,有的人忙于实习,有的人忙于考研,宿舍里长期空空荡荡的。连毕业答辩都波澜不惊地过去了,直到大家都回校领毕业证,班长组织了一顿散伙饭。此时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到后来就没剩下几个人,凑了一桌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

能留下来的人去处都还不错。所以气氛很欢乐。继在店里大喊“我是傻子”和吃芥末饼干的大冒险之后,被抽中的梁悦来选择了真心话。

“我丢不起那个人!”她说,“你们就问吧,随便问!”

“那你就讲讲你买的幸运星送给谁了吧。”

她一愣,被兴奋冲昏的大脑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什么嘛,你还相信那个。”赶紧糊弄过去,梁悦来想,就算想不后悔,想勇敢一次,也不该是在这样人声鼎沸的场合。

“送给蔺晨了吧?我那天看到他拿着哦,粉红色的。”

梁悦来转过头去,看到林嘉余泰然自若的神情。

就这样……结束了吗?

两年后,从日本进修回来的蔺晨跑去林嘉余家蹭吃蹭喝:“快给我烧个红烧排骨,想死我了!”

“喂,你找我做菜算是怎么回事啊?你女朋友呢?”

“刚入职,忙着呢。”蔺晨说,“你呢,上了两年研究生连个对象都没找着?”

“怎样?我也没像你这样饿死啊。”

“梁悦来呢?”蔺晨问。

在厨房里忙碌的林嘉余愣了一下:“梁悦来怎么了?”

“你们在同一所大学又念了两年……她不会还没有跟你说DB?”

“说什么?”

“201 3年的5月20号,她跟你说什么了?”

林嘉余回过头来:“你怎么知道?”

“‘是5月20号,不是4月1号。’她那时候在英语笔记本上写的。”蔺晨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想想应该是她骗你什么了,不过……5月20号还能骗什么。”

——“我……我……我喜欢你!”

她紧张到不敢抬头,抬起头却是一脸弄错人的表情。

‘‘而且我走之前都把幸运星给你了,搞了半天你还不知道?”蔺晨说。

——“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你。”

毕业那天,他去柜台拿饮料,回来的路上遇到她。她拉着他说了这句话,他却笑嘻嘻地说:“你玩大冒险又输了?”

因为他没有相信,蔺晨给他幸运星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梁悦来已经送给了蔺晨”,而蔺晨因为不喜欢梁悦来,所以转送给了自己。

“我当时就跟她说你这个人很傻的,一骗就会相信。我还以为她后来会找你说清楚呢。”

“可是她明明说喜欢你啊,她跟唐青筠说的是她喜欢你啊。”林嘉余十分气愤地說。

“女生的话你也信啊,‘没事’就是很有事,‘没关系’就是非常生气,‘超喜欢的’那是明星,‘就还好啊’那才是真爱。”

“你很懂嘛。”林嘉余瞪着蔺晨,“那你干吗不早说?”

“我怎么知道你那么辰?”

——你到底在畏惧什么?

——真正重要的人,因为怕失去,怕唐突,所以不敢说出口。不仅不敢走近一步,反倒一直往后退,一直掩饰,装腔作势地维持着友情。

你这样想,对方也这样想。

“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啊,都是转瞬即逝的。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蔺老师课堂如是说。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报考同一所学校?因为友情吗?”

“因为买了徽章,所以都考上了……”

“我要打电话给梁悦来,告诉她你考那么好是因为徽章,而不是因为她的幸运星。”

“蔺晨你找死!”

“好好好,不说不说,我就喊她来吃排骨。”

“等一下!”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我是说排骨焦了!”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