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她与星辉相遇

2020-09-03 23:39:05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沈熊猫为什么这个世上有计算两颗恒星间距的公式,却无人能解人们突然心动的奥秘?1.“赵丹颜,你又在傻笑个什么?”朋友推了下她的胳膊,赵丹颜马上将手机翻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她与星辉相遇

文|沈熊猫

为什么这个世上有计算两颗恒星间距的公式,却无人能解人们突然心动的奥秘?

1.

“赵丹颜,你又在傻笑个什么?”

朋友推了下她的胳膊,赵丹颜马上将手机翻了过去,屏幕朝下摁在桌面上,双手还护得死紧。

“呀呀呀,是不是谈了男朋友?”朋友马上凑过来,一脸八卦地问道,还想抢她的手机来看。

赵丹颜笑了:“并没有啊,我只是看到维多利亚的秘密官网打折,七条内裤不到三百块,所以开心地笑了,要一起团购吗?”

说着,赵丹颜将手机屏幕亮给众人看,女生们“哇”的一下都围了过来。

大家的注意力全部被转移开,赵丹颜默默地叹了口气:还好还好,手机里的男朋友没有被人发现。

不知从何时起,网络上突然刮起了一阵莫名的热潮,叫作“手机里的恋人”。

在专门的店铺里,你可以购买属于自己的恋人,当然,恋人只会在即时聊天软件中出现。但是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挑选恋人。

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赵丹颜会加入这样的热潮。在大家的眼里,她可是最不需要恋人的人了。

她可以自己修灯、换网线,有的寝室跳闸了,她也可以去解决问题,把开水一口气提上五楼也不喘气……赵丹颜似乎从来不会感觉到孤独,好像一个人便是世界,她永远都可以自得其乐。

当然,赵丹颜也有想要两个人的时候,那就是每次去麦当劳或者肯德基里买饮料时,看到宣传广告上写着“第二杯半价”的时候。

但就是这样一个被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恋爱”的赵丹颜,居然会跟风玩起了“手机里的恋人”?

其实她也是偶然被朋友告知了这个神奇的业务。她本来只想随便看看,哪知其中一个“温柔学霸”将她虏获。

原因也简单得可以,因为学霸的特长一栏写着“天体物理”四个字。

当时她一拍大腿,二话不说就将他包月了。没办法,她也是天文系的学生,作业太难、学习艰苦,能找到一个外援是一个外援。

等到人群散去,她的手机又震了两下。她打开微信,“男朋友”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问的这个问题很简单。如果你要宏观描述辐射场的性质,需要引入辐射强度、辐射通量、辐射场能量密度以及辐射压等物理量。这个不太好用文字描述,你去看看恒星物理方面的书,会比我描述得清楚。”

他发来了书籍名称和作者,她默默记下,然后急匆匆地走向图书馆,准备赶去借阅书籍。

很不幸,赵丹颜想要的那本书被人借走了。她急得跺脚,好在图书馆前台帮忙的女生和她关系颇好。女生安慰她说:“你别急,我帮你看看你是谁借走了你那本书。”

赵丹颜伸着脑袋往电脑上看,只见屏幕上跃出了小小的两个字:左旗。

看到这个名字时,两个人都愣了。女生小心翼翼地说:“丹颜,要不然咱们还是算了,等他还回来再说?”

2.

左旗是何许人也,他可是X大天体物理系万众瞩目的奇葩系草,高赵丹颜一届。

他能当上系草,纯粹是皮相极好,不管是男是女,都会被他的外表吸引。他有张动人的脸庞,好像杂志上的模特一般,五官立体而深邃,一双棕色的眼睛如宝石般璀璨。据说他从初中时候起就有星探追到他家中,劝说他去当明星。

他不屑卖脸,主要是他的成绩好到无人能及。左旗以全校最高分的成绩考入X大后,就读于天文系。

可是他的脾气太坏,应付人时也缺乏最基本的礼貌。全校都知道,他和某男生为了一点小事争吵,他直接把那个男生扔进了学校的人工湖里。

从那之后,所有人见到他都绕道而行,也不敢与他进行什么直接的交流。

赵丹颜还是去了。她站在男生宿舍楼下徘徊了一万次,脚下的地面都快要被她磨得凹下去了。连宿管阿姨都看不下去了,说:“姑娘,你要见男朋友,就要趁我不注意溜上去啊。你这样晃来晃去的,有点不敬业啊!”

听到这句话,赵丹颜更是欲哭无泪。她斗胆向宿管阿姨问了一句:“那个……天文系的左旗,是在309吗?”

话音刚落,阿姨振臂高呼:“左旗,有人找你。”

她顺着阿姨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生走了过来。

男生的五官端正帅气,一双眸子里透着利光。他的身上带着一种英武之气,放在古代,估摸是将军那挂儿的。

赵丹颜没出息地咽了口口水:是左旗。

阿姨一把将赵丹颜推了过去:“小左人很好的,当他的女朋友是你的福气啊!”

听完这句,本来就有些害怕的赵丹颜更加惊愕了,她一边摆手一边牙齿打颤地解释:“那个,不是不是,左左左左左旗学长,我,我……”

越是慌乱,越是解释不清,赵丹颜憋红了一张脸,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左旗打断了她:“找我有事?”

她点头。

“什么事?”

“借……借书。”说话时,她的牙磕到了舌头,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来来往往的男生往这边看到了,低声议论:“看吧,又被左旗说哭了。”

她赶紧抹了抹眼泪,准备向旁人澄清。左旗却问:“什么书?借书应该去图书馆啊,你找我有什么用?”

“有本天体物理书,我急用。图书馆里没有了,唯一的一本被你借走了。我知道有点唐突,但是……”

她话没说完,左旗便接了一句:“好啊,那本书我看完了,你等等,我上去拿给你。”

就这样?说好的脾气暴躁、不好接触呢?三句话就借书,还不让她自我介绍一下。

左旗将书递给她后,连一句嘱咐的话都没有,就走了。

赵丹颜呆呆地看着男生的背影,已然是目瞪口呆。

这和说好的画风不一样啊!

3.

赵丹颜再次遇到左旗,是在校图书馆的自习室里。

她在拼命地演算一道题目,但是怎么做,得出的结果都跟答案不符。本来她想发消息给“手机男友”,可是想到那人前一天说过了,下午要去图书馆自习,可能没办法回消息。

赵丹颜急得拿笔乱画一气,草稿纸都被她戳了许多个洞。这时有人看不过眼了,他抽出了赵丹颜压在胳膊肘下的书,还发出了一声轻笑。

“这一题用洛希模型就可以解了。”

说完后,左旗倾身,拿笔在草稿纸上为她写下了具体步骤。

“求子星另外的等势面要这样算。”

左旗怕她看不见自己的演算步骤,特地拖了凳子在她旁边落座。赵丹颜有些手足无措,她盯着草稿纸,心里有些紧张。

但是男生不徐不疾的嗓音安抚了赵丹颜的心情。她平和下来,循着他的声音,一步一步琢磨着解题步骤。

赵丹颜时而颦眉,时而发问。她的疑问很多,左旗耐心相待。男生英挺的五官在这一刻显得温柔。

真的很难相信,他这样的性格是别人口中相传的脾气差?赵丹颜忍不住晃了下脑袋。左旗问她:“没听懂吗?”

“不是不是,懂了。”

她连忙应答。

左旗又看着她再做了一遍,最后一步得出答案的时候,图书馆的灯熄灭了。

赵丹颜惊叫一声,左旗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好像是无声的安慰。

他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了过来,直抵她的心脏,带着种奇异的安定能力。左旗说:“又忘了时间了,刚刚巡查人员喊过两遍我也没注意。不好意思。”

她按亮手机,此刻已经晚上十点十五分了。图书馆十点关门,她居然也忘了。

难道今天晚上他们要借宿图书馆?赵丹颜简直不敢想。

这时,左旗打开了手机闪光灯:“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我带你出去。”

她忙不迭把草稿纸和书本塞到包里,全程不过一分钟。赵丹颜麻利地背上书包,对左旗说:“我收好了,顺便把你的书也塞到我的包里了。”

大概左旗也没见过做事如此迅猛的女生,他呆了三秒。

走廊上又黑又空,只有紧急出口的绿光还亮着,频频回荡的脚步声吓得赵丹颜汗毛都竖了起来。

两人走到顶楼。夜色深沉,赵丹颜忍不住抬起头,墨色的天空上群星闪烁,很是辉煌。

左旗伸手指向星空中几颗亮闪闪的星星:“这三颗组成了夏季大三角,这颗是织女一,它东边的那颗星是天津四,剩下那颗便是河鼓二,也就是牛郎星了。”

“你这么清楚?”她有些诧异。

“何止,它们的赤经纬度、径向速度、距离、绝对星等……一系列的东西我全部清楚。我还可以现编一道题出来给你做。”

本来很浪漫的星图科普,转眼间就变成了考试。她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要回寝室。”

左旗指着隔壁一栋教学楼的屋顶:“我们现在只用从这边跳过去,然后沿着那栋楼下去就行了。大门处有人,他们会帮忙开门。”

两栋楼之间有超过一米二的空隙,赵丹颜趴在围栏上往下一看,差点吓晕过去。

这么高,万一脚滑摔下去,那不是连命都没有了?

这真的能跳?赵丹颜表示怀疑。

等她再抬头,左旗已经站在对面那栋楼看她了。他冲着赵丹颜招手:“过来啊!”

“我怕死,我不敢!”赵丹颜喊得理直气壮,双手死死抠住了护栏。

见状,左旗只得又重新跨了回来。两栋楼之间的高度对他来说像是儿戏,丝毫没有任何威慑力。

“手伸过来,我们一起过去。”

左旗摊开手,半蹲下来,眼神中饱含鼓励。

赵丹颜在伸出手的那一瞬间,深刻地感觉到自己肯定是疯了。面对这种危险举动,她应该把对方劝下来,而不是跟着他一起失心疯。

但两人双手交握的那一瞬间,赵丹颜也不管不顾了。

左旗说:“看着你要抵达的方向,用上你全身的力气跳过去就行了。”

“那要掉下去了怎么办?”赵丹颜吼道。

“你要老想着失败怎么办,你一辈子都会失败。眼睛看向一处,心里不存后路,你试试,保证成功。”

满天星斗下的一口鸡汤来得猝不及防,而且还是长得这么帅的人说出来的,就更具有说服力了。

风声撕裂了她的胆怯,好像所有的勇气都来自和左旗交握的手。再等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到了她以为自己到达不了的地方。

那一瞬间,赵丹颜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个世上有计算两颗恒星间距的公式,却无人能解人们突然心动的秘辛?

4.

“手机恋人”的费用告罄,客服最后一次找赵丹颜确认的时候,正是校运动会期间。学校强制要求每班每人必须参加,赵丹颜先下手为强,挑了个扔铁饼的项目。

举行运动会的那天,她站着排队等着扔饼,空闲时掏出手机,正好看到了客服的提醒。

“亲,你还要续费吗?”客服问道。

一时间,另一头人声鼎沸。赵丹颜循声看去,便望见了左旗。

他们那边好像在进行两人三脚的比赛,一众人慌着蹲下身系绳子。只有左旗拿着绑带,站在那里很是孤独。

赵丹颜呆呆地看着他,心里有些难受。想到那天别人对他不分青白的点评,赵丹颜莫名有些惆怅。

她的脑子里还没做他想,身体先动了起来。后面的女生喊她:“赵丹颜,下面就是你扔啦!”

赵丹颜捧着三张铁饼,就那样径直冲到了左旗面前。

两人面面相觑,左旗率先开口:“你……这是干吗?”

“你们不是要两人三脚吗?你缺搭档,我来跟你组合。”她的语气诚挚。

男生有点意外:“那你的比赛呢?”

说到这里,赵丹颜才意识到自己怀里还拿着什么。她直接将怀里的铁饼往旁边的草地上一扔:“去他的,不管了。”

赵丹颜空出的手接过了男生手里的绑带,她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两人的腿绑在了一起。

缠起来的带子如同命运,把从前毫无关联的两人联系在一起。

各就各位,旁边还有同学问左旗:“你这是从哪里骗来的小学妹,小心别把人家再推湖里去啊。”

左旗不说话,赵丹颜伸长手臂捡起了旁边的铁饼。她示威一般把它拿在手里,对那位男生说:“讲话注意点啊,小心我一张铁饼拍死你。”

男生缩了下脖子,什么也不说了。

大概是碍于赵丹颜的威力,连在一边协管的学生会成员都不敢让她放下武器。

枪响之后,一票儿男生的两人三足中,一对男女特别明显。他们相互搂着对方的腰冲锋陷阵,女生还在一边喊:“都让开,挡在我前面的,铁饼伺候!”

他们势不可挡地冲过终点。赵丹颜的同学在一边为他们鼓掌。旁边的裁判说:“这不算,这从一开始就违规了。”

赵丹颜挥舞着铁饼指着学生会的裁判,说:“你再说一次。”

对方马上改口:“恭喜你,恭喜左学长,你们是名副其实的第一。”

赵丹颜骄傲的表情让左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问赵丹颜:“你现在这大义凛然的,你当时看到我的时候怎么那么怕?”

“我说出来你别生气。”赵丹颜抿唇,有些羞涩地说。

左旗点头。

“一来,我不会游泳,我怕你一生气把我扔水里;二来,我恐高,那天晚上从这栋楼跳到另一栋楼的举动,是我这辈子都不敢想的。”

他给了赵丹颜飞跃天堑的勇气,还让她平安着陆。那时,她居然想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才有的浪漫。

不用了,什么虚拟男友都不考虑了。她想要的可能是眼前的这个大活人。

她的额头上还凝着汗水,眼睛亮闪闪的。那样璀璨的光芒,比星光还要耀眼。

这一瞬间,左旗听到了自己陡然增速的心跳声。那样的鲜活,是他二十一年来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受。

5.

“手机男友”的任务结束了。删除好友前,赵丹颜给对方发送了最后一条感谢消息:“谢谢多日以来的照顾,没有你我真的写不完作业。”

等对方发送了一个笑脸后,赵丹颜便把他删除了。

这时,班上闹哄哄的。她刚准备问是怎么回事,便看到教室门口正站着左旗。他踏入教室之后,整个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通知一下,下周六晚上七点,三号教学楼下集合,出发去天文台观测宝瓶座流星雨。班长跟我出来,现在去阶梯教室开会。”

左旗转身出去,赵丹颜立即跟了出来。她踮着脚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走廊上的光线昏暗,他的影子被拖得很长。赵丹颜仿佛孩童,一步一步地踩着他的影子跳跃。

大概是玩得太欢脱了,一时忘了看路,赵丹颜狠狠地撞上了前面的人,砸得鼻根都是酸的。

“赵丹颜,你在干吗?”

熟悉的声音响起,赵丹颜抬头,看到了左旗的一张俊脸。

隔得太近,她甚至都快看不清他了。男生棕色的眸子看得赵丹颜不能思考,她说话时差点又咬到舌头:“没事啊,不是来开会吗?”

“你又不是班长。”左旗说。

“班长要我代理,不行吗?”

其实要说,她也不算代理,那是赵丹颜刚刚掐着班长的脖子换来的机会。班长在断气的边缘翻着白眼答应了她。

左旗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赵丹颜小心翼翼地偷偷拽上了他的衣角。她的动作很轻,手腕随着他的步伐摆动,心里仿佛住着一只正在歌唱的云雀。

赵丹颜本以为她的小动作得逞,哪知左旗猛地一回头,赵丹颜被吓得不轻,手上更是用力攥紧了。

左旗身上的棉质T-shirt发出了“哧啦”一声。他的衣服被她扯了个大豁口,挂在那里像张坍塌的嘴巴。

两人面面相觑,赵丹颜尴尬得无以复加,她垂着脑袋,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孩。

哪知就在这时,左旗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他默默地将自己的破掉的衣角塞回到赵丹颜手里,然后对她说:“牵着,免得走丢了。”

两人的指尖相触,赵丹颜只觉得有微弱的电流穿过身体,小臂上不自觉地冒出了鸡皮疙瘩。

她晕晕乎乎地牵住了他的衣角,两人进了阶梯教室,惹得旁边的人纷纷投来了目光。赵丹颜本该走到台下坐好,哪知她就这么跟着左旗上了台。

台上的教授正好是赵丹颜的主课老师。老师打量着她,又看了看左旗,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他问赵丹颜:“你跟着左旗上台来做什么?”

被老师一说,赵丹颜这才如梦初醒。她往下一看,一双双眼睛正在打量着她。那一瞬间,赵丹颜简直要被“尴尬”二字埋没了。

这时,左旗塞了一沓打印纸给她,说:“帮忙下去发给每班的班长。”

赵丹颜看着他,左旗颔首,这算是为她解了围。她赶紧接了任务,发完报告后,就在台下落座了。

台上说了什么赵丹颜根本没听清,她只是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左旗。每次两人四目相接,本来讲话流利、迅速的左旗总会莫名停顿,仿佛是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说到最后,左旗干脆不再看她。因为每次对上赵丹颜的视线,他的脑子里总是一片空白。

6.

周六,天文系的全部学生整装待发在教学楼下等车。左旗背了个大包走来,旁边的人窃窃私语:“专业第一就是不一样啊,设备都带这么多。”

听到这话,左旗回头,往赵丹颜的方向看来。

他明明只是无心一瞥,却惹得周围迅速寂静了下来。赵丹颜看到了他的视线,忍不住报以微笑,男生点了点头,罕见地笑了。

这一笑倒是把周围的同学都笑愣了,即便同为男生,都有人忍不住小声赞叹:“左学长不笑则已,一笑倾国啊。”

到了天文台,别人都陆陆续续进去了。左旗跟带队教授说了一声后,便要拽着站在队伍最尾端的赵丹颜离开。赵丹颜被拉得转了个圈,问:“干吗?”

“我们换个地方观测,这边人太多了。”左旗说。

她跟着左旗上山,沿路遇到了不少前来观测流星的人。已经有人拉开了架势,在搭着望远镜和单反,还有人一直在喊“怎么还没有流星”。人群中只有左旗最淡定,连赵丹颜都忍不住问:“你怎么就不往天上看看?”

“它们经过的时候,我自然会抬头。就像你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一定能感受到。”

左旗就在离他几步之遥的高处,一边往地上铺着防潮垫,一边说着。他气定神闲,好像万事尽在掌握中。

赵丹颜却被他的话震慑得有点失神,她站了很久。左旗铺好防潮垫之后,又拧开了一个保温瓶,招呼她:“你过来喝点热的,要不然寒气下来了,你会受不住的。”

她依言坐下,双手捧着咖啡,心里暖洋洋的。

这时,左旗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选天文?”

“你真想知道?”赵丹颜说。

“嗯。”

“填错专业代码了。”

“嗯?”

左旗一顿,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赵丹颜。

“真的,本来我报的是金融专业,手一抖填错了。后来上课时,全程都听不懂,第一次期末考试,专业课还考了个倒数第一。我那时候都想转专业了。”

“后来怎么坚持下来了?”

“后来在网站上找了个手机男朋友,就是因为他的特长一栏写着‘天体物理’。我天天找他给我看题、写作业、开书单,成绩慢慢上来了,也就没那么想转专业了。”

听到这话,左旗神色复杂。他看着赵丹颜,似乎有话要说,又有些踟蹰。哪知这时,左旗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摁掉之后,把赵丹颜拉到了望远镜前。

在他们说话时,身边一直有人惊呼,看来是Eta流星雨早已抵达。只是两人谁也没有主动起身,直到现在,左旗才动身拉了赵丹颜一把。

赵丹颜蹲在望远镜前,一只眼睛透过镜头向天空看去。

人类浩渺,岁月洪荒。天体自有起落,时光在它们身上有着短暂的永恒。

宇宙中自有属于它的浪漫,这是她从左旗那里获得的感慨。两人常常在图书馆相遇,赵丹颜抱着书坐在左旗身边。男生的研究范围明显更广一些,他便常常给赵丹颜科普一些宇宙里的瑰丽画面。

他告诉赵丹颜,天琴座外的M57环状星云,其实是演化到了生命末期的恒星。恒星即便走到了终结,也会酝酿出别的美丽。宇宙中的尘埃途经地球,也会成为一种让人心愿达成的象征。

星空里的一举一动,都是让人痴迷的。

眼前的流星划过,赵丹颜看得目不暇接。此时,左旗突然出声:“生日快乐。”

赵丹颜愕然抬头,左旗捧出了一个盒子。她接过来一看,里面是一片璀璨的星空。所有的主星都是以细小的水石镶嵌在黑丝绒中制成的,星座间被银色的丝线相连,整幅星图美不胜收。

“我想不出来要送你什么,就送你一片你出生的时候的星空图吧。自己拼的,手工有点粗糙。”左旗说。

漫天流星下,赵丹颜的感动无法言喻。

你知道银河在哪儿吗?等它升起来,你就知道那是银河了,不需要任何人言说。

你知道爱在哪儿吗?等它降临到你身边,你就知道那是爱了,不需要任何提醒。

7.

没过几天,手机里的“温柔学霸”突然出现,重新加上了赵丹颜的微信。她向客服说明此事,客服说:“这是特别福利,免费赠送一日。”

她信以为真,哪知加上对方微信没多久,那人发了条语音消息。这是“温柔学霸”第一次给她发送语音消息,赵丹颜有些意外。

她点开一听,感受到了来自宇宙之外的冲击。

“赵丹颜,学校月明湖见。”

这声音,居然来自左旗。

赵丹颜捏着手机,不知所措,难道从一开始,那个“温柔学霸”就是左旗?怪不得那人如此精通天文专业的课题,而且圈点出来的参考书全是学校图书馆里已有的。更有甚者,他还猜中了几道期末考题。

如果是左旗,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太巧了,这样的缘分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若是错过了,赵丹颜觉得自己要后悔一辈子。

她换好鞋子飞奔出门,也不管宿舍是不是快要关寝了。赵丹颜在路上飞奔,心脏几乎要从喉咙管里跳出来了。等她赶到月明湖时,左旗已经站在了那里。他微微笑着,不发一言。

果然如他所言,只要她出现,他就能察觉。

赵丹颜有些羞怯,她不敢迈出步子,站在原地半天没动。左旗轻轻摇头,朝她走了过来。

“你怎么会去客串什么‘手机恋人’?”赵丹颜忍不住问。

“哎,我姐开发的业务,人手不够,我就去代理了几把。谁知道会遇到同专业的你。”左旗解释。

“学霸我认,但‘温柔’两个字……你之前不是还推人入水吗?”

“哦,那是因为我室友的女神是游泳队的。那天她在湖边散步,我们正好遇到了。他要我佯装吵架,把他推到水里,让他的女神来救他。最后他们在一起了,我就变成了全校闻名的坏人。”

赵丹颜目瞪口呆,说:“你傻不傻啊?要是以后你一直被人误解怎么办,没有人喜欢你怎么办?”

“你不是来了吗?”

左旗又笑了,那样的笑容比群星更璀璨。

那一瞬间,赵丹颜觉得他像是恒星散发出来的一束光芒。他穿越了漫无边际的星际空间,穿越了尘埃和考验,穿越了层层星云,终于抵达她的身边。

而她的一双眼,恰巧只接收到了他的星辉。

爱是与一个人真正的相逢。

二十光年的距离,双手交握的温度,终于将这一夜的天空点亮。

左旗看向赵丹颜,说:“不管是武仙座M13的光晕,还是天鹅圈星云的蓝色烟雾,抑或者土星背面的翠绿,都不及你。”

“学长,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我喜欢你。”

“那好,以后的‘第二杯半价’终于有男朋友跟我一起买了。”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