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时离南槐路

2020-09-03 23:38:46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池薇曼00日光炎炎,娱乐大厦的电子屏幕上播放着新电影的宣传片。姜桃走进旋转门,迎面扑来的森森冷气,让她每个毛孔都在战栗。助理小甜抱来一大束卡萨布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时离南槐路

文|池薇曼

00

日光炎炎,娱乐大厦的电子屏幕上播放着新电影的宣传片。姜桃走进旋转门,迎面扑来的森森冷气,让她每个毛孔都在战栗。

助理小甜抱来一大束卡萨布兰卡笑嘻嘻地递给她:“姜老师,有人送花给你哦。”姜桃接过,小甜继续眼冒桃心地八卦道,“送花的男神长得好帅好高,他说他是姜老师的忠实粉丝,准备在附近办画展,顺带过来看看你……”

虽然姜桃参与编剧的新电影刚上映,但她在业界内还是个无名小辈。至今,她收到过公司或剧组送的花,却还真没有自称“粉丝”的人送花给她。因为接下来要商榷剧本的内容,所以她就将花束摆在了休息室,然后匆匆地赶往会议室。

结束会议是晚上七点,留在休息室里的花束香气浓郁,她发现花里有张对折的卡片。打开卡片,她顿时愣住了,那是一张她的肖像画,底部还有一行地址和号码。

——事隔多年,他总算发现她埋下的伏笔了吗?

01

时肇赶到南槐路的时候,游行队伍正沿着大道鱼贯前行。路对面穿小丑服的姜桃卖力地朝他招手,路人皆着奇装异服,他在其中显得有些违和。

喷泉的水花刺眼,姜桃热情地拉着他拍照:“阿肇,茄子!”

暮江市每年三月中旬都会举行狂欢游行,时肇通宵赶完插画,马不停蹄地赶来,此刻头脑还有些混乱。高中时期,时肇还是挺热衷这类活动的,但人的爱好会随时间改变,成为兼职插画师后,他更喜欢待在安静的地方。

但是姜桃喜欢。他很乐意陪她。

他们跟随游行队伍往前走,姜桃兴致勃勃地拍照,他提高声音嘱咐她:“别光玩手机,走丢了我可不去找你。”

“才不会,我又不是小孩子。”

话音未落,她冒失地撞向了前面的巫师,还好时肇眼快护住了她。巫师手里的权杖“咚”地砸在他头上,姜桃笑嘻嘻地踮起脚,替他揉了揉脑门:“真是个倒霉的孩子。”

“害我倒霉的人是谁呢?”

姜桃连忙哼着歌,假装在四处拍风景。

经过转弯处,奏乐声高昂,伴随着游行队伍的欢呼,无数顶帽子被抛向天空。时肇避开帽子雨,下意识地去拉姜桃,却抓到了一双不同的手。

——她还真的走丢了。

在人多的地方找人很困难。姜桃的电话打不通,时肇穿梭在队伍间找了好多个小丑,都不是她。

或许是通宵画画的缘故,又可能是被权杖砸中了头,他感觉恶心、眩晕。反正游行队伍要绕南槐小区一圈,他决定先回终点等她。

休息过后,他轻松了很多。这时,姜桃打电话跟他说她在失物招领处。

见到他,她擦掉额头上一片晶莹的汗,说:“我到处问别人有没有见到你,他们说没有,我还以为你……”

时肇如实答道:“我找不到你,所以先回到这边等。”

“我有那么难找吗?”姜桃站在广告牌下,一半脸庞被阴影遮挡,一半脸庞阳光明媚,“我昨天去染了头发,想给你惊喜,因为之前看电影时你说女主角的发色好看。每个人看到我后第一反应就是:‘你染发了?’结果阿肇根本没注意到吧?”

一个穿黑色斗篷的小男孩跑过来,踩中了水洼,溅起泥污,落在他的鞋子上。时肇想找个无人的角落弄掉污泥,于是他伸手去拉姜桃:“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姜桃后退一步避开他,站到阴影里,说:“阿肇,我们不适合继续在一起。”

喜欢一个人能让人变得豁达,也能使人斤斤计较,但她并非刻意找茬。游行队伍中途发生了小型踩踏事故,她刚好在找他,还以为受伤的人是他。直到奋力挤进去后,发现不是他,虽然这样知道对不起受伤的人,她还是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根本没有去找她,她的担心简直多余。

丢下他匆匆地跳上公交车后,姜桃收到一条新短信:“桃子,我不行了,你快回来。”

又想故技重施骗她心软?她抬头看向天边,飞机驶过,留下一道苍白裂痕。飞机云不久后将消失,而人的关系一旦出现裂缝,就无法修复。

02

姜桃和时肇初次接触,是在她家搬到暮江市后。

新家附近有个花卉中心,那天她去买东西,撞见几个小孩冲出来。其中一位丢下一把花,姜桃捡起来打算追上去,却被人扯住。

跑掉的是偷花贼。姜桃手里拿着花,被当成是他们的同伴。花卉中心的老板娘长得彪悍,嗓门也很大,扯着她说要报警。

姜桃刚从香港过来,还不太会说普通话。她话说得磕磕巴巴,哪里是老板娘的对手,很快被吼得不敢反驳。

正巧,去体育馆打完篮球准备回家的时肇路过,他问清事情经过,将姜桃的原话转达给老板娘,后者不依不饶。他协商过后,将花买下。

少年把花整理好,递给她:“你的花。”

“不要。”

落日西斜,少年身后是万丈霞光,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时肇等她哭完,继续把花递给她,说:“你还是拿着吧,我都花了钱了,你当给我面子,收下吧。这是我第一次送女孩子花,被拒绝的话,以后我可再没有信心送花了。”

她听得“扑哧”一笑,接过花后,打量起他。

少年头发剪得很短,露出棱角分明的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无可挑剔地好看。他穿着宽松球服,裸露在外的四肢肌肉线条流畅。被她盯得不好意思,他将篮球挡在身前,耳垂发红。

想起袋子里有巧克力,她拿出来递给他:“给你,花的谢礼。”

遇见他,是她来到新环境后发生的唯一的好事。

姜桃再次看到时肇,是在她家新开的奶茶店里。他摊开一本素描本,安静地在角落的位置画画。她出去买柠檬,进门后一眼就发现了他。

少年有种沉静的气质,宛若黑珍珠,散发出内敛的光华。她调好一杯薄荷柠檬茶端给他,他头也不抬地说:“我没点这个。”

“送你的。”

他听了,抬头打量她。见他茫然,她指了指吧台,又说:“你送给我的花,我让妈妈做成了干花,听说叫做卡萨布兰卡。”

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让他想起她是谁。他眯起眼睛笑,挡不住眼底清澈的光:“谢谢你的茶。”

难得遇到熟人,嗯,见过一次面也算熟人吧,姜桃内心很欢喜。她家搬来暮江市恰好是暑假开端,过去一个多月,她还没交到任何朋友。每天除却来奶茶店帮忙,她基本都待在家里看电视。

黑白两色的世界里,他俨然一道鲜明风景,让她不禁想要靠近。

母亲下午要出门办事,叮嘱她看店。客人不多,姜桃跟时肇聊天,得知少年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他和她说话时,视线始终没离开素描本,看得出他相当喜欢画画。

她问他有没有在网站上投过稿。少年错愕地问:“投稿?”

和香港不同,这座城市网络不算很普及。时家的电脑放在父亲的书房,还设有密码,他少有机会接触。将自己的画作投稿到网上,是他从没想到过的事。

见他的视线总算离开素描本,姜桃拿过店里的笔记本电脑,搜索起那个知名的插画网站。她知道这个网站是因为香港的同学也在上面投稿。她告诉少年,这个网站上有世界各地的人投稿插画或照片,其中包括很多知名插画师。

“反正又不花钱,你就当是学习交流好啦。”

她从他眼里看到感兴趣的光,不由得暗暗高兴。

03

姜桃家的奶茶店有打印机,她帮时肇扫描素描本里的画,然后传到电脑上。注册账号、处理电子文件、上传投稿……他们两个门外汉边摸索边学习。

少年初投稿成功后,姜桃用她建的新账号给他评了十颗星。主页的浏览人数和收藏数慢慢在增加,她笑得眉眼弯弯:“等你出名了,记得给我签名哦。”

“签名太俗气,不如我给你画幅肖像?”

店里没什么客人,姜桃搬来她从香港带来的生石花做背景,端坐在沙发上。时肇认真地照着她的模样作画,笔尖摩擦纸张,沙沙作响,姜桃感觉他的视线像笔尖划过脸颊,痒痒的。

时肇给她画的肖像比她本人要好看。她笑问他是不是刻意美化了她,他摇头——

“在我眼里,你就是这样。我还担心我画工太烂,画不好你。”

简单的一句话让她心花怒放。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他把她画得这么美,莫非是……

时肇的初投稿入了日榜前一百名,他受到很大的鼓舞,陆续把他之前的一些画作带来,扫描投稿到网站上。

他并没有白白领受她的好意。每次来他都会点几杯饮料,有时还带人来消费。他人缘不差,等同于帮新开张的奶茶店打了广告。遇上姜桃独自看店,他还会帮忙招呼客人。

姜桃的母亲很开明,她不反对他们来往,甚至开玩笑说要付他工资,但被少年礼貌地回绝了。

时肇的所有插画投稿,姜桃反复看过许多遍。龙神、机械之城、冰封平原……他的想象力极其丰富。她曾问他,为什么他脑海里有这么多天马行空的画面?他望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告诉她,他画的是他眼中的世界。光怪陆离、遍地荒凉却不失恢弘,随时能将渺小的自己吞噬。

她望向门外,建筑物鳞次栉比,街道充满尘世气息,生活噪音不绝于耳……每个人都很普通,却充满生机。

她看不到他眼中的世界。这件小事让她沮丧。

姜桃个子不高,她没法坚持每天喝牛奶,却记得每天登录新账号给时肇的所有投稿评十颗星,再点收藏,宛若童话里善良的妖精,救下落难的王子后,全身心地对他好。每个喜欢上别人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妖精,哪怕她们的感情可能得不到任何回应。

暑假的尾声,时肇来奶茶店找她,说想带她去一个地方。

水族馆,游乐场,动物园……姜桃把能猜到的都罗列出来,但没想到他会带她去美食街。

当时美食街还没有列入城市规划里,环境有些脏乱差。小贩们的摊位随意地次第罗列开,人群熙攘,食物香气混合各种味道,让人安心。

“今天我请客,你不用客气。我们班上的人常来这吃东西,虽然跟高级餐厅没法比,但是味道绝对正宗。”

“虽然我每样都想尝尝,但是吃不下这么多啊。”

“你每样尝一点,剩下的交给我处理。”见她有些不好意思,他摊手,说,“我是我家的剩饭处理机,我妈总把她不爱吃的东西塞给我,说吃了才能长高,我早被锻炼出铜肠铁胃了。”

“我妈妈会将吃不完的东西丢给爸爸吃,有时候我想吃,却被她手快塞到了爸爸碗里。爸爸什么都会替她吃掉,她说这是她最喜欢爸爸的地方。”姜桃也说。

时肇嘴里塞满煎饼,含糊地总结道:“有这样的父母,我们都挺不容易的。”

语毕,他们相视而笑。这一瞬间的心有灵犀,让她心跳加速。

04

新学期,姜桃转学到一所寄宿制的私立高中。她跟时肇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有次放月假下课早,她到时肇的学校里找他。

“我有场球赛要打,打完我们一起回家。”他有他的生活,与她无关的生活,多姿多彩。

少女跟他去球场,引来全场注目。她穿着做工精致的制服,耀眼日光下的皮肤白得透明,瞳孔似琥珀般通透,在仰脸跟时肇说话时宛如洋娃娃一样可爱。大家都在起哄,有大胆的女生追问他们的关系,他笑说是邻居。

这一回答让她有些失落,她比赛看得心不在焉。

结束比赛后大家去超市里喝饮料,时肇递给她一瓶汽水。见她有些拘谨,他跟同学们告辞。一众朝气蓬勃的男生扯着大嗓门笑他重色轻友,少年眨眨眼,说:“你们妒忌我?”

姜桃脸上一片绯红,低头假装喝汽水。

凭借样貌,他很容易就能撩拨思春期少女的心,对谁好一点、说话暧昧一些,很难让人不喜欢他。可惜,时肇本人并没有自觉。

寒假里,时肇带来一个好消息,他投稿的插画作品被一家出版社相中,对方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们签约,成为他们的御用画师。前些天,出版社的主编来这边出差,特意跟他见面谈了签约的事。签约后,他以往的投稿将有机会集结出版。

对这件事,他还没给出正式的答复。他先来跟她汇报。

“阿肇好厉害!”她递给他一杯薄荷水,激动得让水面晃个不停,“你快答应他,等你的画集出版了我要买一百本送人。”。

他们年龄相仿,她一无是处,时肇却被出版社看中了。近在眼前的他忽然变得很遥远,她的内心有个小恶魔在说:“阿肇你别签,我们还要参加高考呢,耽误学习多不好。”

她将小恶魔的话藏进心底,选择支持他。

少年有些拘谨地笑了笑,说:“我的画真的会有人喜欢吗?”

“有啊,我就很喜欢。”

“你喜欢的只是我的画?我呢?”见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她不知所措,时肇扬起嘴角,又说,“我开玩笑的,你别紧张。”

“喜欢啊,我喜欢你。”少年近乎玩笑的话,像出现在溺水者面前的稻草,她想都没想便伸手抓住。

他喝了些水来缓解紧张,喉结滚动,说:“我也喜欢你。”

这一幕清晰得像发生在昨天。姜桃醒来时已是深夜,调成静音的手机显示有八个未接电话,全部来自时肇。

家里很安静,父母都不在,她躺在黑暗中茫然地睁大了眼。

感情有始亦有终,相爱并非等同永恒。她的父母就是再真实不过的例子。

父亲做生意失败后回大陆发展,母亲为他放弃编剧的工作,举家搬到暮江市。然而,枯燥的生活,将母亲对爱的向往和热情尽数消磨殆尽。

今天跟父亲提出离婚后,母亲告诉姜桃,她觉得很轻松。她要回香港,继续她热爱的编剧事业。

即使再怎么情投意合,恋人本质上不过是陌生人。随着时间推移、热情减退等等因素,最终不欢而散的人比比皆是。

姜桃以为,她和时肇能天长地久,因此她一直努力地经营着这段感情。

如今她再没有这样的自信,给她自信的是父母,他们却要分开了。

后来她每次和时肇出去玩,时肇都是应付式地陪她,像在履行义务。她其实也不喜欢这些活动,谁让她和时肇天生都不是积极的人,她不主动提出想见他,他就只会成天对着他的数位板专心画画。

人在消极时,想事情总会忘最坏的地方想。她想,她对他而言,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吧?

05

时肇和姜桃之间,并非没有发生过争执。每次姜桃说完不理他,等他去找她后,她就装作不经意地把搜罗来的美食传单或活动宣传摆在他面前。

他会意,说带她去好吃的,陪她去玩。她便笑逐颜开地原谅了他。她很好哄,让他觉得很轻松。

但这次姜桃似乎铁了心,不打算原谅他了。那天她独自离开,他才听说游行时有人受伤,姜桃肯定是担心他受伤了才会那么生气。他想跟她道歉,却打不通她的电话。

时肇查了她的课表,直接去教室堵她:“我们去吃日料吧。”

她眼里有犹豫,却没拒绝他:“好。”

时肇还记得第一笔稿费进账后,他问姜桃想吃什么,她说想吃寿司。少女其实是指面包店里卖的寿司蛋糕卷,但他会错意,带她去了日料店。他们都吃不惯日料,两人被芥末呛得直冒眼泪,一致决定下次不来吃了。后来他们吃惯了日料,总会定期来吃。

入座后,时肇拿出速写本,“唰唰”地飞快画着什么。暖灯光落在他周身,沉静而迷人,姜桃对他认真的侧脸毫无抵抗力。

食物确实能缓和人的情绪,每当生他气的时候,姜桃都会让他请她吃饭。今天他是不是觉得请她吃顿饭,他们就能回到从前呢?

想到这,姜桃苦笑着说:“都这种时候还顾着画画,你干脆和你的数位板、速写本谈恋爱去吧。”

他抬眼,黑眸似深潭:“桃子,我给你画幅画,你能不要生气吗?”

她接过时肇画好的肖像画,挡住了发热的双眼。每当她因为某些事而讨厌他时,很快又会从他身上找到其他喜欢他的理由。

“我没有生气……”她只是害怕,很害怕。

姜桃想,她要找个机会,告诉他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

五一小长假,时肇带姜桃去外婆家玩。上学前他被寄养在外婆家,过着半野生的生活,当姜桃听他说起童年趣事时,两眼放光,他答应有机会带她回外婆家。

赶上舅舅家的鱼塘干塘,时肇去帮忙捞鱼,姜桃也跟着下塘。

及膝深的塘泥里藏有不少鱼虾,姜桃踩中后,吓得哇哇大叫,逗得大家笑个不停。她可不怕丢脸,反正丢的是时肇的脸。

下午他们去帮忙拔萝卜。姜桃认不全蔬菜,时肇每样给她讲解,还教她辨认。姜桃听得很认真,生怕忘记,还拍了很多照片。

做晚饭时,姜桃积极地进厨房帮忙。见她跟外婆聊得很开心,时肇放下心来,但愿她能原谅他不够体贴。

回家的车上,见姜桃对着萝卜炖鱼的照片傻笑,时肇替她拢好凌乱的头发,说:“你真是积极,拍这么多照片很累吧?”

她划动屏幕的手指顿住,说:“阿肇,我根本不积极。一日三餐吃什么,我都很随意。但自从有了你,我会想着要和你去吃好吃的,会关注上映的电影想和你去看,甚至买衣服也会寻求你的意见……是你让我变得更积极。”

他预感到了什么:“怎么突然说这个?”

“做个积极的人很累。我累了,不想再主动喜欢你。”

剩下的旅途一片寂静,她借着微弱的车灯,看到他投影在车窗上的落寞侧脸。

下车后时肇来追她,他把装炸鱼仔的饭盒递给她,这是她喜欢吃的。他的声音似水,似要将她溺亡:“桃子,以后换我来主动,好吗?”

她没回答,转身躲进了夜色里。

姜桃将和时肇有关的微博一条条地删除掉,他们间相处的点滴,从未轰轰烈烈,谈何刻骨铭心。即便如此,念及余生没有他,她的内心还是塞满了绝望。

06

社团评估在即,摄影社组织成员到影视城里拍摄,一到影视城,大家便四散开活动起来。阵雨来得猝不及防,姜桃到附近的亭台避雨,和副社长蔺致垣狭路相逢。

两人相视一笑,蔺致垣从包里拿出毛巾给她,说:“你用这个擦擦头发吧,干净的,小心感冒。”

“谢谢。”

感受到一道熟悉的视线,姜桃抬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时肇。他的头发湿漉漉的,衬得眼神越发幽深,略显清瘦的身影映在雨雾背景里,显得分外哀伤。她拉下毛巾挡住眼,不看他。

时肇偶尔会来影视城研究房屋构造,姜桃陪他来过不少次。但今天他会出现,想必不是偶然。

沉默蔓延,蔺致垣先开口:“我们摄影社来这边拍照,你也是过来拍照的吗?”

面对他人时,时肇从不失态:“是的,我看到有道人影像桃子,没想到真是她。我拍好了,不打扰你们。”

他走过来,把伞放在她身边的石椅上,转身冲进了雨幕深处。

等他走远,姜桃才拉开挡住视线的毛巾,嘴唇哆嗦个不停,不知是冷,还是难过。

爱一个人的方法需要学习,但伤害一个人可以无师自通,前提是你得做好两败俱伤的准备。

边上的蔺致垣关心地问道:“你还没和他和好吗?”

他是姜桃在大学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姜桃时常会跟他提到时肇,有时欢喜有时埋怨。狂欢节那天,她跟时肇闹分手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我还在考虑。”

那天晚上时肇说以后换他来主动,她没有回应他。这些天,他确实比以往还要积极地来找她,但她始终对他冷处理。

“不想和好就不用勉强自己跟他和好,你不用如此卑微。”蔺致垣看着她,声音不大,说的话就像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我不认为他有多在乎你。感情里付出更多的一方只会被无限索取,不会得到对等的回报,但我不介意为你付出。这样,你会选择我吗?”

姜桃对上他的眼神,她想,她当初在时肇面前说喜欢他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的眼神。

故作镇定,却藏不住卑微,让人心生怜悯。

她摇头说:“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事。”爱与被爱,都很费力,她实在没有精力考虑。

结束社团活动,姜桃回了一趟家。

她高中刚住校那会儿很恋家,每次回学校前都要偷偷地哭好久,像面临生死诀别,在父母面前时却又装得若无其事。她觉得父母幸福就好,她委屈一点没关系。

可他们并不幸福。房间的书桌上放着个大信封,是母亲回香港前留下的。她说,她不要求女儿也跟她走,但是她随时欢迎她来到她身边。

母亲走的那天,姜桃送完机,问父亲为何不挽留母亲。中年男人憨厚地笑笑,说他拦不住下决心要走的人。

她如鲠在喉,想起母亲在机场里懊恼地跟她说:“你爸竟然不来送我,我提出离婚,他也没有任何异议。”

看似心灰意冷的人,多数仍在等待被挽留,期待被珍惜。

这些天时肇的改变,她尽数看在眼里。在亭台里他给她送伞的时候,如果他抱紧她,她绝对会动摇。

但他没有。

07

至今为止,时肇自认做得最好的两件事,一件是画画,另一件则是喜欢姜桃。如今他发现他并没把姜桃喜欢得多好,否则,她怎会对他如此心灰意冷?

月底他回家给母亲庆生,被问到怎么不带姜桃过来。他苦笑着说:“她不舒服。”

“是吗?你可要多关心她,她父母刚离婚……”

后面的话,他再也听不进去了,立刻赶回学校想找姜桃。联想到她近期种种反常的表现,他恍然大悟,她一直在向他发送无声的SOS,偏偏他不懂。

他找到姜桃时,她正在池塘边喂锦鲤,边喂边小声嘟囔着什么。时肇走近了,才听清她说的是“我要回香港”。

“你在练习跟我告别吗?如果是的话,就不必了。”他在她旁边坐下,自顾自地说道,“你家里的事,我听说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桃子,你并非不再喜欢我,只是要找个理由把我推开,对吗?”

姜桃垂眼道:“我本来打算跟你说的。”

“那为什么不说呢?”

“你不是也有重要的事没跟我说吗?去你外婆家那天,我觉得你是在乎我的,才会带我到你出生的地方去。”见他愕然,她接着说道,“你打算去意大利学建筑的事,我听外婆说了。我本来想告诉你,我父母离婚了,我想回妈妈身边照顾她,我想问你,我们一起去香港好不好?但是啊,你有你的规划,前途光明,何必陪我颠沛流离?与其被你拒绝,不如我亲自来放弃你。”

她要先成为不爱的那一个,不爱,以后就不会恨。她强迫自己远离他的温暖,回归一个人的生活,她做到了。

时肇语塞,留学的事他本想确定后再跟姜桃汇报,给她一个惊喜。他没料到会在那之前失去她。

“桃子,你是我唯一喜欢的人,过去是,未来也是。如果你不想跟我去意大利,能不能等我几年,等毕业后,我立刻去找你,我们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他不会说为她放弃去意大利,因为知道她讨厌被怜悯。

灰姑娘只需等王子来迎接,白雪公主沉睡着,等着被王子吻醒,她只需要等时肇来接她,这多像童话里才有的剧情。她早就不信童话了,因为时间会没收掉童话里的剧情,只留下残忍的现实。

她回以他近乎透明的笑,道:“知道吗?十年前我妈妈当编剧的那部电视剧,大陆这边今年有公司翻拍了。我打算毕业后,去香港跟她学写剧本……你要去意大利就去吧,蔺致垣会照顾我的。”

言下之意,是她不需要他。时肇是有自尊心的人,她的话,让他眼里的光渐渐熄灭。

能真正伤害到一个人的只有他所爱之人,这一刻她深切地体会到,他是爱她的。

童话剧情般的爱情,或许现实中不存在;童话里美人鱼走在刀尖上的痛楚,却是存在的。

08

时肇毕业后并没有留在意大利。几年来,他确实遇到过不少优秀的女孩,却始终难以对谁心动。

比姜桃更好的人,他想,这世界上是没有了。

同龄人不少都结婚生子了,唯独他孑然一人。有人问到,他就说:“我在找我的真命天女,她还在等我呢。”

想要珍惜的人说不定还在等他,他要找到她确认清楚,往后再也不犯同样的错。

——此生他犯过的最大的错,就是轻易地放弃了姜桃。

时肇留学期间住在米兰一栋华人聚集的公寓里,和他住同一层的男生时常会带女朋友过来。有次他取材回来,恰好遇上他们在客厅里看华语电视剧。女生拿着盒装纸巾,对着电视屏幕哭个不停。打过招呼后,他粗略地扫了眼剧名,发现是姜桃的母亲担任编剧的那部电视剧。

时肇还记得,有次去姜桃家的奶茶店,她恰好在看剧,眉飞色舞地指着出现在屏幕上的名字说:“看,这是我妈妈的名字,她是编剧哦。有空阿肇也看看吧,我很喜欢这部剧。”

出于好奇,他回房间后打开电脑搜索了那部剧。当他浏览到大结局的剧情时,心跳骤然加速,然后猛地醒悟告别之际姜桃为什么会跟他提到这部剧。

当地的华人圈里有人认识蔺致垣,时肇要到他的联系方式,打电话问他:“姜桃过得还好吗?”

电话那端的人沉吟片刻,答道:“她不在你身边吗?当年她说你们和好了,她要跟你去意大利生活,让我放弃她。”

她还对他抱有一丝留恋,他只要再向蔺致垣确认,就能揭穿她的谎言。

在爱情里,害怕因为孤注一掷而满盘皆输的人,注定得不到幸福。所以,这次他要压上余生去找她。

当我找到你时,你是否会相信,这世界上确实存在时间也没收不了的童话?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