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也曾拥有满天星

2020-09-03 23:38:23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沈熊猫新浪微博|沈熊猫_sephy1.“韶华,名额确定了,去国外学习的是想容。你落选了。”妈妈看着陆韶华,眼里是满满的失望。陆韶华重重地垂下肩膀,默默地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也曾拥有满天星

文|沈熊猫

新浪微博|沈熊猫_sephy

1.

“韶华,名额确定了,去国外学习的是想容。你落选了。”

妈妈看着陆韶华,眼里是满满的失望。

陆韶华重重地垂下肩膀,默默地走回了房间。

陆家世代都是调香师。所谓调香师,便是创造味道的人。他们并不仅仅在香水领域工作,同样还要活跃在洗发水、香皂、洗衣液等多种需要香味的行业里。而陆家,则是个中翘楚。

这一次陆韶华和堂姐陆想容争夺唯一一个出国交换学习的名额,陆老爷子要求两人制作出一款香水,模仿雨后清晨的味道。

于是陆韶华按照要求开始调制,却在最后点入醛香时发生了意外。

所有的香味融合起来,空气中浮现出了一个坐轮椅的少年。他坐在雨后的庭院里,身影寂寥,孤独地背对着所有人。

那样的画面太过逼真,好像她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少年的肩膀,让他回过头来。

陆韶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她惊呆了,甚至连捏着试管的右手都放松了。

“啪”的一声,试管坠地,碎裂。陆韶华的留学梦也随着试管一起碎裂了。

谁都知道,陆老爷子是最不能容忍有谁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

陆韶华拱手将机会送给了自己的堂姐。如果堂姐优秀那还好说,偏偏堂姐是个连牛奶香都会调成酸奶味的人。这样的比试本来毫无悬念,但偏偏出了意外。

天知道她为了调香付出了多少努力。陆韶华十几年来,不能吃辛辣的食物,不能吃太甜的食物,甚至连宠物都不能养,就是为了保护好自己金贵的鼻子,让它能够分辨每一种味道间细微的差别。

这么多的努力,都被今天突如其来的幻觉打败了。陆韶华很不甘心。

她走出了房间,走进了家里的工作室,准备重新制作一份雨后清晨的小样交给爷爷,再争取一次机会。

洗手,消毒,带上手套,陆韶华每一步都做得很认真。在最后滴入醛香的时候,空气中飘出了淡淡薄雾,那位少年的影像更加清晰了。

陆韶华双手颤抖,虽然害怕,但依旧稳稳地捏着试管。少年在花园里摇着轮椅来回移动,这一次,她看到了他的侧脸。

他的侧脸线条美好,高挺的鼻梁想让人伸手摸摸。晨光熹微,他美得像画。

雨天的庭院地面泥泞,他的轮椅陷了进去。无论怎么努力,他都无法使自己脱困。

少年先是气愤,后来变成绝望。他一下一下地捶着轮椅扶手,无声地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不知道为什么,陆韶华有些心疼,她就像看到了万般努力却把机会拱手让人的自己。她能理解对方的无力。

少年的倔强没有获得成功,他和轮椅一起摔进了草地。画面消失后,陆韶华觉得自己脸上微凉。她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居然淌出了眼泪。

陆韶华举着试管,大步往客厅走去。她知道爷爷还没有离开,她还有机会。

2.

她把事情的原委同爷爷说过后,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爷爷惊呆了。他仔细地问过陆韶华看到的画面中少年的模样之后,更是半天没有说话。

爷爷叫她先回房间,他需要好好想想。

这一想就是一周。陆老爷子再来陆韶华家时,为她带来了一丝生机。

原来画面中的少年真有其人,他叫冉哲彦,是冉家的长孙。

冉哲彦从小练习体操,参加了各大青少年赛事,斩获了不少金牌。就在去年,他去法国参加体操比赛时,在男子吊环比赛过程中出现意外,造成了脊柱损伤。

从那天起,他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冉、陆两家一向交好,陆老爷子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也倍感伤心。

但是谁也无法解释的是,陆韶华为何会在香味中看到冉哲彦,明明两人从未见过。

她向爷爷提出这个问题时,爷爷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说:“我们的香水是我们的生活、遇见的人和所爱的人的写照。当你能够完美地表达出你的情感时,便能调制出一款成功的香水,这只有少数人才办得到。能够看到画面,也许是一种天赋吧。”

听完这话,陆韶华觉得更迷茫了。

她问:“爷爷,你看到过这样的画面没?”

陆老爷子摇头,说:“我没看到过,但并不代表不存在;科学不能解释的,也不能说明其存在就是不合理的。”

这时,陆韶华突然觉得自己的爷爷浑身充满了哲学家的光辉,虽然他所说的她一句也没听懂。

陆老爷子对陆韶华说:“这次交给你一个任务,完成得好,我便破格让你去留学,继续学习调香。”

一听到能够继续学调香,陆韶华听也没听是什么任务,便一口应了下来。

等她被送到飞机场,来到冉家的时候,她就有些后悔了。

爷爷交给她的任务是要让冉哲彦打开心扉,重新面对生活。但是这样的任务,她真的完成得了吗?

陆韶华真想仰天大笑。

她已经是个二十四岁的人了,和十七岁青春叛逆的少年有代沟啊!

3.

刚见面没多久,冉哲彦送了陆韶华一份见面礼。

冉哲彦故意弄坏了陆韶华房间里的空调,又借机调走了所有的用人。陆韶华找不到人帮忙,只能穿上毛衣,缩在被子里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她冻感冒了。

对于调香师来说,感冒是大事,就像癌症那样可怕。调香师的鼻子是很重要的,不能受到一点损伤。

但冉哲彦不分轻重。他又一次对陆韶华下手了。

他在陆韶华的清汤面里放了半碗胡椒。

她远远的就闻见味道不对,于是没有吃面。但让她气愤的是,冉哲彦和她相处不到一个月,每次出招都在针对她最重视的东西。

陆韶华本想着男孩年纪小,不跟他计较。哪知这时,他的宠物狗在她的箱子上撒了一泡尿。

这一瞬间,她终于崩溃了。

箱子里放的可全是珍贵的香水小样和各种器材,万一被污染了,她的损失可就大了。

她处理好污渍,确认器材完好后,冲到东厢小院去找冉哲彦算账。哪知刚入院子,一只大鹅不知从何处出现,冲着陆韶华扇着翅膀、张着大嘴就扑来了。

陆韶华居然忘了,这小破孩儿养了只鹅护院。鹅记性好,战斗力强,是看家护院的一把好手。

这时,大鹅向陆韶华迎面而来,她拔腿就跑。

一人一鹅在九曲回廊上斗起殴来,大鹅对着陆韶华的小腿一阵猛啄,让她隔着牛仔裤都觉得生疼。大鹅腾空而起,陆韶华躲闪不及,“扑通”一声坠入水中。

水池里的水不浅,她被呛了个半死。她游到岸边,起身,只觉得胸口处痒痒的。再一低头,有只红色的锦鲤在她的衣衫里甩尾。

看到这幅画面,不远处的冉哲彦笑得更大声了。

他的笑声点燃了陆韶华心中的一腔愤恨,她大步走到冉哲彦面前,伸手将衣服里的大鱼拽了出来,“啪”“啪”两下,抽到了冉哲彦的脸上。

锦鲤的尾巴被她死死地拽在手里,鱼身不停摆动,把男生打蒙了。

“再笑啊。”

“啪”的一下,锦鲤打在了他的胳膊上。

见那条鱼因缺水而翕动的嘴巴,陆韶华决定不要殃及无辜。她将锦鲤放回池中,转头便推着冉哲彦的轮椅来到水池边。她将轮椅推得后轮离地,男生忍不住大叫:“你给我停下来,你停下来,我命令你停下来!”

冉哲彦吓得脸都白了,他一个劲地往回缩:“陆韶华,你不敢的,你这样是犯法的。”

陆韶华轻笑。她将冉哲彦带回了安全地带,说:“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少年骄傲的神情颓败了下去,他沉默了好久,这才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陆韶华问他。

“那些恶作剧,我只是想赶你走。”冉哲彦将脑袋侧向一边,很不情愿地解释。

“冉哲彦,那些对你来说的恶作剧,对我来说是致命的,你知道吗?”

少年听陆韶华说完鼻子的重要性后,瞠目结舌地在原地看了她好久。他不知该做出何等回应。

因为他曾经失去过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他能够理解陆韶华的愤怒。

她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过分,真的。

4.

那天之后,冉哲彦再也没做过恶作剧。其实她知道为什么冉哲彦如此针对她,因为她撞破了他的秘密。

冉哲彦虽然坐着轮椅,但是每一日他都会锻炼身体。她偶然遇见过一次,冉哲彦十分艰巨地拖着下半身,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练习引起向上。

那样的姿势看起来很狼狈,他咬牙切齿,脊背透湿,模样远非平日里的光鲜。

他表面上装作不在乎,暗地里却在拼命努力,就像天鹅一般,浮在水面上的身体云淡风轻,水下的双掌到底划得有多用力才能保持平稳,只有他们自己才明了。

陆韶华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可能太过分了一点。毕竟对方是个十七岁的男孩,她居然拿鱼去抽人家的脸。

她正在反思,房门突然被敲响。

打开门后,陆韶华发现门外的人是冉哲彦。对方的膝盖上放着一个托盘,托盘里盛着一束鲜花,还有一只洋洋得意的大鹅跟在他的身后。大鹅看到陆韶华,忍不住又拍了拍翅膀。

陆韶华不想跟一只鹅计较,她把目光放在了花上。

矢车菊、玫瑰、满天星,还配上了两粒新鲜的松果。花束的丝带绑得有些粗糙,但搭配起来还是美的。

“我花了几天时间,试了好几种搭配,就这个最好看,最适合你。送给你,对不起。”

最后三个字听起来硬邦邦的,但饱含了十足的真意。他挑花朵时很是用心,避开了有大面积花粉的花,选用了香味较淡的。

陆韶华接过花束,说了声“谢谢”。

说起来,这居然是她第一次收到花,还是从一个小她七岁的男生手里。她的心里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温暖,坏脾气的小鬼体贴起来还是蛮可爱的嘛。

冉哲彦被她的目光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摇着轮椅,掉过头,说:“我走了。”

那样别扭的口气,分明是想要她说点什么。陆韶华知晓他的心声,却故意不留他。直到男生将轮椅移动到门口,她这才叫住了他:“想不想看看香水是怎么制作的?”

“女孩子的玩意,我不喜欢。”

虽然这么说,男生还是偷觑了几眼她桌上的材料。陆韶华拉过了他的轮椅,说:“我求你看看,可以吗?”

“勉为其难。”少年高傲的态度又回来了。

陆韶华戴上手套,为他演示调香过程。她转过头来看着他,说:“这次的主题,就是你送的花。”

冉哲彦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陆韶华的双手。他看着陆韶华将滴剂一点点小心地加入试管里,层次分明的香味蔓延出来了。

香味在空中蔓延,形成了一幅画。冉哲彦惊讶极了,他居然看到半空中浮现出了他送给她的花。

他惊讶得大叫,右手抓住了陆韶华的胳膊,问:“你看得到空气里的那束花吗?”

陆韶华当然看得到。自从她调出雨后清晨之后,便能在香味里看到画面。她一直以为这样的画面是自己的幻觉,哪知冉哲彦也能看到。

“你也能看到?”陆韶华有些诧异地反问。

“这么清晰,我当然能看见!”冉哲彦有些激动地说。

“那就不要告诉别人。这样的画面,只有你我二人能看到。说给别人听了,他们会以为我们疯了。”陆韶华说。

5.

香味里的画面成了二人的秘密。因为这一份乐趣,冉哲彦的笑容多了起来,性格也开朗了不少。

冉家上上下下都为冉哲彦的改变而暗自高兴。冉妈妈抓着陆韶华的手,说话的时候哽咽了。她对陆韶华说:“韶华,你能不能劝劝冉哲彦,让他去上学,去多交一些朋友?”

虽然冉哲彦对她态度好了起来,但这并不能代表她能劝动冉哲彦做决定啊。

可是面对一个母亲的请求,陆韶华不忍拒绝。

冉哲彦每天窝在陆韶华的小屋里,看着她调制出各种各样的香水,香味又衍生出特别的画面,真是有趣极了。

有时候是海洋,有时候是公园里的人群,有时候是繁华的街道,有时候是日落的长桥……

每一帧画面都十分逼真,震慑人心,冉哲彦沉浸在这样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陆韶华看在眼里,心里有点焦虑。如果一个人长久地耽溺于虚假的世界,那么他该如何面对现实?

她想了很久,最后以没有灵感调香为由,把冉哲彦拐带出门,两人一起去采风。

冉哲彦对人群没有那么抗拒,他似乎也不太在意别人扫视过来的眼神。

可是有个路人的声音不小:“这孩子这么帅气,年纪轻轻就坐轮椅了,以后怎么办啊?”

听到这句话,冉哲彦调转轮椅的方向,往人少的地方去了。他的电动轮椅被他开得极快,一时间,陆韶华居然追不上。

等到她找到冉哲彦时,对方在小湖边坐了很久。她刚准备开口,冉哲彦就说:“我很好,你不用多问。”

陆韶华说:“冉哲彦,其实你没必要……”

“没必要什么?没必要在意别人的话,没必要管别人的眼神,没必要在意别人同情我的态度?”

冉哲彦突然爆发,他的右手紧握成拳,说:“我以前有多骄傲,现在就有多沮丧。你不知道我现在看到以前的奖牌和照片是什么感受!现在根本没有人会为我欢呼,大家只会同情地看着我,然后肆意地用他们那廉价的关心来打压我。这样的关怀,我根本不需要!”

所以他一味地将身边的人赶走。每一个人的关心对他来说就像一把匕首。被询问、关怀一次,他的伤口就要被撕裂一次。

陆韶华问:“那你最想要什么呢?”

“我想重新站回赛场,听到别人为我欢呼。这个愿望,神仙也实现不了。”

冉哲彦自嘲地笑了笑,声音几乎是绝望的。

只有见过光明的人才恐惧黑暗,只有闻过花香的人才惦念春天。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在这个世界上能体谅人或被体谅的东西,永远比我们想得要少。

除了体操,他什么也不会。大家都说他在体操方面的天赋是无人能及的,不出意外,他甚至可以斩获奥运金牌。

人人都吹鼓追求梦想,说那样的人生才算有意义的人生。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梦想破灭,该怎样回到人间?

听到冉哲彦的愿望,陆韶华叹了口气。她看着湖面,想说的何止千言万语。若是她在一夕之间失去嗅觉,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她和冉哲彦回到家中,他出门一天有些累了,便回房先睡了。这时,陆韶华找到冉妈妈,要到了冉哲彦之前比赛的录像。她翻来覆去地看过后,更觉神伤。

虽然她不懂体操,但是冉哲彦在镜头里的一举一动却深深地将她吸引。他那柔美矫健的身姿,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

曾经的冉哲彦确实意气风发,他的天赋确实让人艳羡,而且年纪轻轻的他,确实有无限可能。可上帝偏偏残忍。

想到这里,她只能更加努力,为冉哲彦圆一个梦。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6.

陆韶华想要为冉哲彦制作一瓶香水,她要还他一个冠军梦。

实验初期,她失败了无数次。因为求胜心切,她居然还犯下了低级错误,在加热浓缩溶液时把自己烫伤了。陆韶华随便擦了点药就继续制香。

跌倒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爬起来的次数永远要比跌倒多一次。

画面渐渐成形,但陆韶华总觉得缺点什么。她想了许久,终于知道了。

陆韶华查好路线,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去五十公里以外的小溪边找树去了。

长途巴士上,人群各异,气味感人。陆韶华本来就对味道十分敏感,现在更是觉得痛苦极了。虽然她提前准备了口罩和香水,但在这一瞬间,她还是败了。

她靠在椅子上晕晕乎乎地想,可能以后生个儿子,自己也不会如此尽心。为了满足这个十七岁的小鬼一个愿望,她居然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她都要被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下车后,陆韶华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山里赶去。她拿着罗盘东挑西找,不小心一脚踏进了浅浅的溪水中。

“哎哟”一声还没来得及叫出口,陆韶华就听到身后有人惊叫。那声音实在熟悉,她转过身去,看到了冉哲彦。他的电动轮椅卡在了石缝中,怎么都出不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小鬼是怎么翻山越岭地跟了她这么远啊?

陆韶华瞪着他,半天发不出声。

冉哲彦尝试许久,终于将轮椅从石缝中挪出。他对着陆韶华粲然一笑,面上挂着罕有的忐忑。他忍不住问:“你……不在我们家住了吗?”

这几日陆韶华忙着研制香水,早出晚归,连冉哲彦也没见几次。少年有些忐忑,他几年来第一次交到朋友,生怕因为那一天他的突然发作让陆韶华远离。

陆韶华一时惊愕,接着又笑出声来。她伸手抚上男生的手背,说:“我只是来找点东西,很快就回你家。倒是你,弄得一身伤,值得吗?”

她翻开了冉哲彦的手掌,上面有着几道新伤。山路难走,她自己爬上来就已经够呛了,更不敢想冉哲彦是怎么跟上来的。

“不是就好。”

男生一脸笑意,紧紧地握住了陆韶华的手。

两人往溪涧走去,陆韶华抬头辨认着树种。她好不容易找到了月桂树,却因为刁钻的位置犯了难。

这树长在什么鬼地方,往前一脚是小河,往后一步是山崖。陆韶华自恃四肢不勤,上去了也只有摔死的份儿。她站在树下,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犯难之际,冉哲彦突然出声:“是那棵月桂树吗?我可以试试。”

“你?”

话一出口,陆韶华就后悔了:这不是摆明了不信任他吗?

可男生没有介意,他从口袋中找出护掌,套在手上,接着攀上树桩,一路顺利地挪上了大树。

尽管姿势并不灵活,因为他的下半身依旧是个沉重的负担,但冉哲彦不服输,爬一段路便歇一段路,终于成功地挪到了月桂树边。

陆韶华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知道男生要做什么,他想模仿曾经的双杠动作,将自己送到隔壁那棵树上去。

“太危险了,冉哲彦你回来!”陆韶华喊了起来。

“相信我。”

伴随着话音落下,冉哲彦做足了准备。他好像又回到了赛场上,眼前便是双杠。他的双手攀在粗壮的树枝上,转体两周,一跃之下,竟然真的落到了月桂树上。

冉哲彦长长地舒了口气,平日里的艰辛果然没有白费,他的努力终究是有回报的。

那一瞬间,陆韶华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不是感动的,她是扎扎实实地被冉哲彦给吓哭了。要是稍不留神,男生估计就直接摔下山崖了。

冉哲彦从树上下来了,手里拽着满满的一把月桂叶。等待他的不是陆韶华的拥抱,而是当头一个爆栗,就这么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陆韶华边哭边骂:“独断专行,一意孤行,不可一世,从不听劝!你知不知道我要被你吓死了,你知不知道!”

男生被打得抱住了脑袋,她的热泪溅到了他的脸颊上。冉哲彦偷偷地尝了一点,他小声说:“嗯,你的眼泪是甜的。”

这样的讨好根本没用,他的胸口又挨了陆韶华一拳。

7.

冉哲彦十八岁生日那天,陆韶华带着他去了体操馆。

空无一人的体操馆里格外安静,她打开了调试了一个多月香水——Champion(冠军)。

转眼之间,冉哲彦好似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站在赛场上,做出了最后的谢幕动作。观众们全部起身,齐齐欢呼,掌声雷动,几乎要掀翻屋顶。

那是曾经最璀璨的自己啊。他忍不住挥手向观众致意,眼泪却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他再也回不去了。但是这个美好梦境的创造者,却是花尽了一切心思,才织就出他如此辉煌的曾经。

可这样的画面,远不及那日在山野溪涧的树丛里,他的纵身一跃。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观众只有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给他的也不是褒奖赞美,而是一顿拳头。

但冉哲彦明白,那样的场景,远比这种虚幻里的冠军,更加动人。

体操并没有因为身体的残缺离他远去,他只是暂时被曾经的辉煌迷了眼。

一个人如果一直沉溺于过去的辉煌的幻想中,便不会成长。生活一直在继续,爱的人一直在身边,只要走出围墙,便能看到光明。

冉哲彦垂下双手,陆韶华却放了个东西在他的脑袋上。他取下来看,发现是一顶用月桂树的枝叶和花编织而成的桂冠。

“奥运冠军都有桂冠,而且这一顶桂冠还是你自己亲手摘的,意义盛大。那天忘记跟你说了,你很棒。你做到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

这是陆韶华的真心话。她亲眼所见,冉哲彦越过了自己内心最大的障碍。

男生点头,泪水落了下来。他倔强地侧过脸,只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啪”的一声后,便是久违的春暖花开。

不管以后的路怎么走,冉哲彦知道,别人的眼光不足为惧。只要他下定决心,就能越过崇山峻岭。

此时此刻,陆韶华似乎和冉哲彦心意相通,她能够感受到对方激荡而又复杂的心绪。这一秒,她突然明白了爷爷的话。

香水是我们的生活、遇见的人和所爱的人的写照。

她所调配的不仅仅是一瓶香水,更是记忆和感情的复刻,是一个珍贵的故事。

而这些东西,只有心灵相通的人们能看得到。这就是为什么她能感觉到冉哲彦的不甘和愤恨,也能感觉到他现在的释怀。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能看到香味里的画面。

8.

陆韶华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她终于可以前往国外去学习调香了。可是陆韶华觉得,经过这大半年的生活,她的收获,比她之前小半生的都要多。

她亲眼见证了一个冠军的涅槃重生。陆韶华觉得爷爷说错了,并不是她让冉哲彦打开了心扉,其实冉哲彦同样让她收获了许多。

临别送机时,冉哲彦突然开腔:“陆韶华,你还记得原来给我调制的一款香水吗?”

“哪款?”陆韶华问。

“天使。”他说。

“当然记得啊。”陆韶华笑道。

那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故事。妈妈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天使。痛苦流泪、难过失意都是短暂的,那是守护天使暂时离开了,它马上会带着爱和希望重返人类身边。

为了让冉哲彦重新振作,她便把这个小故事调制成香水,让他看看天使的模样,希望他能开心起来。

明明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却被他记住了。陆韶华莞尔。

“嗯,我会也记住的,一辈子都会记得的。”

冉哲彦说完这句之后,握了握她的手,说:“要登机了,你快走吧。去了国外也不要忘记我。”

嗯?他突然说起这件事是为什么?

陆韶华在匆忙之中被带上飞机,居然忘记询问被他岔开的后话。

不过冉哲彦是永远不会告诉她的:在陆韶华调制天使的时候,他居然从香味弥漫中看到了小时候的她。

打着卷儿的头发,一张粉嫩的笑脸,白色的小裙子。乍一看,真的很像天使。

冉哲彦突然觉得那个骗小孩的童话故事可能是真的。寂寞流泪,只是天使暂时离开了。而她会出现在他身边,一定是天使美丽的安排。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