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甜蜜上旋

2020-09-03 23:38:11美文铺子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文/巫念顾“钟荧,快把你的天平偏向我吧,我不想等了。”1景区发生地震的时候,钟荧带队的学生会成员正在和当地的藏族人民跳锅庄舞。强烈的晃动中,人群里熊
美文铺子为您推荐阅读:

甜蜜上旋

文/巫念顾

“钟荧,快把你的天平偏向我吧,我不想等了。”

1

景区发生地震的时候,钟荧带队的学生会成员正在和当地的藏族人民跳锅庄舞。

强烈的晃动中,人群里熊熊燃烧的篝火也被疾风吹散,迸射着灼人的星火。还好他们正处于空旷的场地里,钟荧只觉在一片喧闹中眩晕得有些站不稳脚,等地动山摇结束之后,她才心有余悸地从地上撑坐起来。

在余震到来之前,工作人员已经尽可能地疏散游客,也是在被工作人员带到安全区域的路上,钟荧才知道刚才发生了7级地震,景区出入口的道路已经开裂,就更别说景区深处的瀑布了,估计都发生坍塌了。

一听到“瀑布”两字,钟荧很快回过神来,也不顾汹涌的人流,又重新挤回灾区。

网球社的都还在瀑布附近对决,听后面回来的成员说,又有大三的学长拉着刚进校的顾风PK,也就还有一大半的网球社社员留在那儿兴致勃勃地观看。

A大学生会每年初秋都会组织学生自愿出游,这是学生会促进校友情感交流(俗称联谊)的活动,钟荧作为大三在校的学生会高层被迫带头组织了此次活动,但她对于顾风也会参加这种联谊还是有些意外的。

等她赶到入口,给救灾的消防员看了眼电视台的实习证,消防员才放她跟着一同进去。

夜幕四合,前往瀑布的道路上已经积了许多的落石,再往深处走,路面越发危险。看着从景区深处不断用担架抬出来的伤员,不知为何,钟荧就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了心脏,连呼吸都困难,生怕下一个抬出来的就是顾风他们。

山区没有信号,快走到一半的时候,道路被一块巨大的落石近乎全部挡住,钟荧怎么拜托消防员,消防员也不再允许她跟着进去了。夹杂着泥土和血腥味的晚风中,钟荧急得都要哭了,然后就远远地看到以顾风为首、穿着蓝白社服的学生们背着受伤的同学和游客从道路深处走来。

顾风埋头走在最前面,挎了两个网球包,又背着一个大三的学长。社员们的社服都弄得脏兮兮的,可走出来却像是带着光。

钟荧喜极而泣,朝他奔过去,结果被尖锐的落石擦破了皮,直接吃痛地蹲在地上,眼泪汪汪。

然后上一秒还背着受伤学长的顾风,下一秒就把学长扔在原地快步跑上来,向来冷冽的男生在查看了女生的伤势之后便皱起了眉头,又赶忙抬头,叫住了从身旁路过的消防员:“麻烦给她消一下毒。”

钟荧和受伤的学长就这样被他们扶到了简陋的医疗处,钟荧觉得尴尬极了,本来还想去帮忙,反倒添了麻烦。而那个学长就很可怜了,被落石砸中了左脚,还直嚷嚷右肩也酸痛得抬不起来。

医生睨了他一眼:“右肩怎么了?”

“这小子毒啊,不让我输50个球,根本不放我走!力道还大得吓人,就是想摧毁我的职业生涯吧?”

“我听说是你缠着顾风PK的吧,你不惹他,他应该连和你PK都还不屑呢。”钟荧一想到刚才还是顾风一路背着他出来的,没想到他还反咬一口,不禁不爽地回呛了一句。

闻言,那个男生愣了下,一时说不出话,忽然想到他确实是无意间说了几句钟荧的坏话,顾风才像是吃了炸药地回攻他。他看了一眼钟荧,又看了一眼安静地立在她身边的顾风,忽然嗤笑了一声:“嗬,原来这小子暗恋你呀。”

原本还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顾风瞬间警惕地瞪了他一眼。

而钟荧的表情则是一成不变:“医生你看,他说话就跟没说一样,我都懒得听。”

顾风倚靠在门边,低头看了一眼毫无表情变化的顾荧,眸光跟着就凉了下去。

2

“啧,地震那个新闻我看了,原来小风也在啊。入校那天,我说抽个空来给他接风都被他拒绝了。”

返校之后,钟荧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刚刚升入网球国家队的顾屿然汇报情况,可是顾屿然来为顾风接风?恐怕是为了来挑衅自家弟弟,来场PK赛试探实力才对吧。

但是—“我见到了,开学那天,我见到他了。”

那时候的钟荧正抱着一箱文件夹横跨操场,准备带到学生会招新处。

9月的校园还很燥热,吹来的热风将女生的碎发贴在冒着细汗的额上。钟荧停下来吹了下刘海,接着便只察觉到一股迅猛的疾风似乎正在靠近自己的身后,等她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顾风已经纵身跳到了半空,用戴着护腕的右手手腕挡住了本将砸中她脑袋的足球。

足球被男生挡开弹落在地上,滚了很远。

男生把抬起的手腕放下,才18岁的年纪,却已经比她高出了一个头,他的目光总是明亮而冷静,用着还介于男生与男人之间的声线对她说了句:“我来了。”

女生这才恍然大悟:“你居然考的A大啊。”钟荧扫了一眼他空空如也的身后,“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嗯,现在在和室友比赛一千米跑。”

闻言,钟荧愣了一瞬,怪不得顾风已经换上了运动服:“那你还不快回去比赛?”

顾风拥有着很锋利的轮廓,他扫了一眼她拿着的文件夹,又揉了下她的头发才往回跑:“他们赢不了我。”

钟荧一直觉得他们两兄弟一个比一个骄傲,但是她和顾风还没熟到可以摸头的地步吧?

电话那头的顾屿然听完她的陈述,沉默了一阵后才问道:“话说小风平时参加学生会考勤?”

“没有吧。”

“那你平时有时间去学生会?”

“没时间呀,好不容易能去电视台实习,这次都是联谊会长趁我刚好休息又压榨我!”

顾屿然忽然在那头轻笑了一声:“那小子心里有鬼。”

“别提他了,说说你吧。”钟荧就像是屏住呼吸一样问了一句,“你和姗姗还好吗?”

“好啊,就是她还在省队,去看她得挤时间才行。”

是啊,他这个运动员比赛和训练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属于国家,剩下的自然就都留给最重要的人,那可以是顾风和姗姗,但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青梅。

3

钟荧这天特别激动,因为电视台竟然真的分配她去报道体育类新闻,当时问她个人意愿的时候,她还特地把从小拍的有关顾屿然,不论是私人还是小型公开比赛的珍稀视频交了上去,没想到还用在了之后的新闻报道中,她也破格直升为正式体育类主持人。

女生激动地拿着摄像机跑去操场转悠,就看到顾风和另外一个男生在打球。

钟荧鬼使神差地走过去,站在网球场门口摄像。

可能是因为之前把太多关注放在了顾屿然身上,所以即使门对门地做了十几年的邻居,钟荧对顾风的印象仍然很模糊。她也曾尝试留下顾风的比赛视频,但是每次拍完顾屿然,再将镜头转向顾风的时候,顾风都面色不善地走过来遮住了她的镜头,用着很冷淡的语气说着:“别拍我。”

后来她就不敢拍他了。

对于顾风,还有一件让她印象特别深刻的事。

高三暑假,顾屿然被招进了省队,钟荧早在得知他去省队的确切时间那天,就又哭又笑地让他记得最后一天陪她去自然博物馆。顾屿然去省队的前一天,钟荧在博物馆门口等了他两个小时,后来又跑去他家找他,结果从顾妈妈那里得知他老早就出门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钟荧记得那天很热,她一路跑回来,大汗淋漓,然后又陪着顾妈妈笑嘻嘻地看综艺节目,直到顾妈妈出去打麻将了,她才安静地坐在他家沙发上等他回来。

顾屿然在傍晚才拎着一个粉红袋子踏进家门,在看到钟荧的背影之后,十分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糟糕糟糕,对不起啊,荧荧,我确实忙忘了……你别不说话啊,我给你赔罪,我出去给你买你最喜欢的蛋糕!”

钟荧早在看到那个粉红袋子的时候,脑子里就已经是一团糨糊,然后一直在心里呢喃:为什么呢,是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我怎么还是失去他了?

钟荧很不甘心地拿起沙发上的网球朝顾屿然狠狠地砸去,可是顾屿然多机灵,一个侧身就躲过,然后才上高一,刚刚踩着夕阳的余晖放学回来的顾风顺势用手腕一挡,网球就精确地反弹回投掷点,砸得钟荧一下子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见状,顾风神色一紧,快步凑上来,明明是常年在操场挥洒汗水的小男生,肤色却极为白皙,又穿着宽松的蓝白色校服,身上无一处不透露着干净而纯粹的少年感:“钟荧,你别哭……我拿球砸我自己好不好?”

那时候窘迫又觉得尴尬的女生没能听出小男生语气中的心疼和束手无措,抹着眼泪就推开他跑回家了。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钟荧还是觉得好丢脸。

反应过来打完球赛的男生正在朝自己走来,钟荧赶紧一个激灵扣上镜头盖,十分后怕地连忙摆手:“……我没拍!”

顾风的额上布满了一层薄汗,已是十月中旬的秋天,男生还穿着蓝白色的夏季社服。他走过来,抽走了女生的摄像机,看了她一眼又看着摄像机。钟荧只能埋下头,用脚踢着石子,任他看着回放,只希望他别把视频删了就好。

但也是刚才他逆着风走过来的时候,钟荧才发觉顾风的眼睛竟然漆黑得发亮。

“对我说几句话,我在录制。”

闻言,钟荧诧异地抬起头,便见顾风真的持着摄像机面对着她。喧闹的操场中,女生一下子就紧张了:“……我好看吗?表情会不会好僵硬?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随便给你们录视频了……但是顾风,你真的变了很多啊。我们家刚搬到你们家对面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是真的抱过,妈妈还给她讲过,只是她不记得了。

等回过神来,男生已经靠她很近了,他的右手就搭在她的后颈处。距离骤然被他拉近,钟荧诧异地抬头看向他,就见他正低着头眸色沉沉地看着她,湿热的呼吸喷在她的左脸上,声音就像揉了滚烫的沙:“那要我抱回来吗?”

此时的他们是他一勾手就能把她搂入怀里的姿势。

“要不要?”顾风还在眼角含笑地问她。

“……不用不用!”推开他跑走的时候,钟荧竟然觉得自己心乱如麻。

4

录音课结束的时候,一众学生蜂拥挤出教室,钟荧只觉教室外传来一阵不小的轰动,等她收拾好背着包出去的时候,就见顾风正挎着网球包倚靠在门边,他眼眸微微一抬:“等你很久了。”然后就拉着女生的手腕往楼下走,“去看我比赛。”

“现在?那你比赛前热身了吗……”女生最后两个字说得有些飘,因为她低头,眼睁睁地看着走在前面的顾风拉着她手腕的手直接向下滑,握住了她的手心……

“嗯,等你的时候顺便来回跑了五次楼梯。”

“很重要的比赛?”钟荧红着一张脸,想要挣开他的手。

“是我进国家队之前最后一次在学校里的私人赛。”男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声音有些哑,“希望我赢吗?”

国家队?顾风这么快就能进国家队了?!而且还是私人赛?信息量太大,但愣怔了一瞬后的钟荧还是记得点头的:“当然啊。”

闻言,顾风低头笑了一声,脸上带着一抹“他就知道”的神色:“那就别松手。”

“……”为了顾及钟荧的步伐,男生放慢了脚步,而女生只能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儿地用空出来的左手给自己发烫的脸颊扇着风……单身21年来,钟荧还从来没被人牵着手在校园里瞎晃悠过。

然后在远远地踮着脚透过围拢的人群,看到在网球场内等着的竟然是顾屿然的时候,钟荧很快地抽回了自己的右手,心情十分复杂又不太愿意相信地问道:“和顾屿然比?”

“对。”不知道是看到了网球场里的对手,还是女生松开了他的手的缘故,顾风的表情不再像刚才那样轻松。

“为什么要和他比?你们现在不都是国家队的吗?我记得之前他怎么挑衅你,你都不愿意的啊?赌注又是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冒了出来,钟荧看不出这场比赛的意义在哪里,至少在她看来,顾屿然生来就是打网球的,而顾风也即将跨进国家队,不论谁输谁赢,在她看来都不像是个好结果。

“现在看到对手了,你希望谁赢?”顾风仍然像在对她笑,但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为什么要有这场比赛?”

两人已经一前一后地来到了网球场门口,顾风的神色又变回往常的锐利和冷漠。

他把立起的拉链拉下,准备脱下外套入场,清俊挺拔的男生微微张了张嘴:“你觉得呢?”

5

还好这是私人赛,也很少有人知道竟然连钦点两人先后进国家队的教练也在现场,否则一定会把网球场围得水泄不通。但是显然教练却对这场剑拔弩张的比赛格外感兴趣,留着点胡楂双手抱臂,眯着眼笑:“队友之间的友好切磋很正常嘛,而且他们两个之前也还没有过正面交锋吧?光是赌上之后巡回赛的首发位置就足够他们在今天拿出充足的实力了。”

钟荧在教练旁边听得瞠目结舌,没想到他们的赌注竟然是巡回赛的首发位置!

有人在旁边问,“是谁提出的赌注?”

“小风呗。”

钟荧应声望向场上的顾风,每次他一上场,她都很难琢磨他的态度,他就只是用手拍打着网球。网球弹起又落下,因为低着头,阳光下细碎的短发为他的眼前蒙上了一层阴影。

钟荧曾一直以为这样的顾风带着一股戾气,后来她才清楚这不是戾气,而是与他年纪不相符的冷静。

而反观对面的顾屿然,则是永远的气定神闲。

阳光碎在场地上,比赛正式开始了。钟荧焦灼地看着他们两人,不知何时,她的手已紧攥成拳。她咬了一下嘴唇,心里涌出一股担忧。不论结果如何,最后她都要好好说一顿顾风,这个赌注太轻率了!而且不负责任!

顾屿然因为年少就进省队,参加的比赛自然就比顾风要多得多,他心态放松的时候特别危险,就像现在。第一局顾风先发球,才过10多分钟就出现了两次1:1平的局面。

在短暂休息之后的20分钟,竟然再次出现了2:2平!

双方互不相让,态度强势,这最后一局便显得尤为紧张。

最后一局还是顾风先发球,可是第一球压线,顾风又在地上弹了几下网球,随后将网球抛向半空,凌厉地打了出去。顾屿然险险地接住球,两人开始了耗费体力的来回接球。

顾风的反拍节奏相当快,他在试图逼迫顾屿然切球或者慢节奏地接球,可是顾屿然不给他机会,而是用反拍反弹的力道打出了距离,让球直接以直线穿过了守在前端的顾风,让他无法接球,拿到了第五局的第一个15分。

钟荧在这头看得眉心都拧紧了。

网球是个极耗体力的运动,两人在场地中来回奔跑,通过网球划过半空带动的风声都能听出选手是有多用力地在进行这次比赛。

两人皆大汗淋漓,比分已经达到了40:40,最后的一个球,两人还在相互接球,顾屿然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想斜线转直线,快节奏地接球。

可是顾风非要剑走偏锋,他尽可能把上旋拉得更充分,最后看到他后仰着跳起来接球的时候,钟荧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因为后仰时看不到场地,他必须有清晰的方位感来判断球是否会压线和对手的方向。

最后随着一道网球重重落地的声音,顾风打出了从右上角到左下角的完美弧线!

顾风3:2胜。

四周传来激烈的欢呼声时,顾风第一眼就看向了角落里的钟荧。

顾风颠颠地跑到她身前的时候,还在轻微地喘着气,一米八五的大男生为她挡住了刺眼的阳光,目光落在她身上,闪着灼人的光:“我现在回答你为什么。”

男生静静地欣赏着钟荧因为他而变得失焦的目光和呆愣的表情:“这个程度我离开了,你才会想我吧。”

闻言,随着自己身边传来暧昧的起哄声,钟荧的脑子才“铮—”的一声猛然炸开,炸开了一片名为“顾风”、威风凛凛又万分温柔的领土。

钟荧又害羞又惆怅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顾风真是笨死了,在他快要离开的时候才让她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他。

6

顾家两兄弟都进入了国家队,让钟荧感到万分孤单,她每天都在电视台主持着不大不小的体育类节目,空闲的时候顺带将当时偷偷录制的顾风的视频送到了剪辑室。她心里还是有点小小得意的,如果说顾屿然是天才,那么顾风就是打败了天才的那个人啊,他一定会变得更加耀眼!

国家队的训练异常辛苦,钟荧记得她第一次有想要给顾风打电话的冲动时,握住电话的手心都在冒着细汗。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顾风像在低头失笑:“这么快就想我了?”

“……”钟荧羞得下一秒就想要挂电话。

“我很高兴,阿荧。”男生顿了一下,干净的声线再次响起,就像在纠正刚才的措辞,“只有你才能让我这么高兴。”

天哪天哪,快来个人压制一下她想要飞奔的喜悦。

“你们什么时候才有比赛啊?”她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下个月有一场公开赛,我等你。”

从那之后,钟荧就开始盼望下一个月的到来,她还老早就给自家父母搞到了公开赛的门票。

可是临到了比赛的前一周,领导丝毫没有让她准备去采访公开赛的消息。不应该啊,她是台里对网球最熟悉的主持人。虽然她心里有些着急,但还是只能按捺住心情等通知。

直到确定了电视台让另一位女主持人去跟进的时候,钟荧才不死心地去找领导说理。

领导却只是很复杂地扫了她一眼:“你不适合。”

她追问原因,领导却怎么也不愿意再多透露。

公开赛那天,钟荧还得主持一档有体育明星参与的综艺节目,偏偏嘉宾在现场还频频失误,等整个录制结束,已过晚上九点。钟荧还穿着主持时那条单薄的长裙,也不顾及形象就跑到电视台的楼道口窝着,点开了网球比赛视频。

看到顾风跟在顾屿然身后出场时,钟荧竟然对着泛着白光的屏幕痴痴地笑了。

原来顾风还很适合红色的运动服啊,他把外套拉链拉到最高,衣领立起。即使观众席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清俊的男生也只是闲闲地扫了一眼场内,波澜不惊地和队友交流着什么。

这种没把外人放在眼里的淡漠一直持续到比赛结束,女主持人热情地在赛场外采访他们的时候,顾风都只是全程安静地听队友说话,不是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时不时踮踮脚,就是偶尔摸摸鼻子,眼神空空地看向一边。

钟荧后来知道了那个女主持人是领导的侄女,不甘心了好几天,但是看到最后的采访不如意,估计这条消息只能以新闻快播的形式播出,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畅快的。

晚上给顾风打电话的时候,女生把放在心里很久的小心思问了出来:“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呀?”

闻言,男生顿了一下:“高一运动会,你在广播台念了很多给我的加油稿。”

“可是,那都是你的同学给你写的啊?”

“我知道。”他当然知道,但是在那个无风又燥热的下午,他在自己的场地一遍又一遍地弹着网球,听到女生温润而细软的声音出现在广播里,对他说了很多句“加油”后,他立起身子看向了很远的广播台。距离真的太远了,他没办法辨别哪一个才是她,可是那些加油稿由她说出来才变得有意义。

原来男生喜欢上一个人可以这么简单,钟荧竟然有些怅然若失:“而且我也给其他选手念过。”

“对,所以我不喜欢你为其他人加油,也不喜欢你每次拍完顾屿然才想起我。”即使是亲哥哥,顾风也嫉妒很久了,他在还不懂什么是喜欢的年纪,就行动快过意识,知道了他在乎她。

而钟荧在电话这头久久说不出话来,她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我现在要了,想要你抱回来。”

她……想要和他拥抱。

7

网球巡回赛紧跟着就要开幕,钟荧在电视台更加卖力工作,因为她想要重新获取专访网球类的主持和采访。她和领导磨了很久,领导也确实发觉之前公开赛的采访太过平淡。为了收视率,领导开始松口了,还意味不明地向钟荧交代了一句:“那你让顾风到时候收敛点。”

收敛?收敛什么?上次公开赛,顾风一个字都没说,还不够收敛?钟荧一脸震惊。

领导咳了一下:“上次你交给我的关于顾风的视频你没看完?”

“那是我拍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关于“抱不抱回来”的那条视频,她还没傻到上交啊。

“盖上镜头盖后漆黑的那十多秒,你没听过?”

“……”顾风那时候抢走了摄像机还对着它很蠢地自言自语了?

好奇心实在太重,钟荧回家就迫不及待地翻出视频把进度条拖到了最后。果然,在安静无声了两秒之后,男生熟悉而淡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钟荧,快把你的天平偏向我吧,我不想等了。”

“……”钟荧心跳得飞快,整个人红得跟一只煮熟了的虾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么私密的话竟然还被剪辑师和领导们听见了!

确定了自己可以采访网球巡回赛之后,钟荧很不好意思地给顾风打电话过去:“巡回赛我去,但是领导希望你在采访时收敛一下……”

“收敛什么?”

“……对我的喜欢。”钟荧光是说出这句话都觉得好羞耻……

果然,电话那头愣了一瞬就“扑哧”一声笑开了,他答应得还算爽快:“我尽量。”

然而到了比赛当天,顾风就比较放飞自我了,因为之前在校园里赢了顾屿然,获得了首发位置,这一次就连进场时,桀骜的脚步都带着迅疾的风。

他眼里带着笑,就连和国外选手对决时都要不羁了许多,甚至在比赛后半场打出了堪称经典的借力打力。原本是国外选手反拍斜线先打开了角度,但是顾风竟然借力打力,接到了对方的大角度球,然后勾出了更大的回击角度,让对方措手不及,硬生生地看着网球滑过自己身边却无力接上,观众席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热烈掌声。

钟荧也在场边鼓掌,手心都拍红了。

势均力敌的比赛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顾风领先对手几分,率先进入了巡回赛的后半程。一天的比赛结束,钟荧红着脸上前采访的时候,还特意避开顾风,把更多的采访留给其他队员。

偏偏顾风笑得如沐春风,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还不时抢答,就连摄像师都免不了多看他一眼,记得两个月前他还一字千金来着。

男生显得很温顺,还特别配合,甚至在说完了今天的感触后,还似笑非笑地看着钟荧:“这样,我在镜头前教一下主持人简单的打网球姿势,这样,热爱网球的市民也能有更好的了解。”

闻言,钟荧连呼吸都忘记了,她瞪了一眼大男生,大男生却一副“国民好弟弟”的笑容:“这个建议不错吧。”

所以在顾风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握住她拿住球拍的手微微往上提的时候,钟荧整个身子都绷紧了,清晰的心跳声在耳朵里回荡,可是男生还在用手示意她肩膀不要打得太开。

顾风的气息离自己这么近,被他触碰到的肌肤在一点一点地发烫,她不自觉心猿意马地抬头看他,正对上他漆黑发亮的眼眸。他扬了下嘴角,压抑着某种涌动的情绪,低哑着声音对她说道:“别紧张,我是真的想抱你,也是真的想教你基本动作。”

而且,在他看来,运动员和体育记者谈恋爱,是一件多么积极向上的事。

这是属于他的战场,眼前人是属于他的女孩,他不会再做过多不合时宜的举动,这一寸独属于两人的光阴,就已经足够。

他相信她。因为再没有谁,会像这个傻姑娘,将满满的心意和真心全都给他。

本站图文内容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作学习交流。如有侵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